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二九


  高大管事一径来到馆前,只见负责王爷近卫的李铁池等数人,闲走厅下。

  彼此都是熟人,见面抱拳互道恭喜之后,李铁池拉了他一把,转向一角,小声关照说:“老高,你可小心着点儿,今天的情形不大妙,主子兴头儿不好!”

  “又是怎么回事?”高大管事弄了个一头雾水。

  “现在说也说不上!反正你进去就知道了。”李铁池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小心回话,可别顶撞了!”

  “这个当然……”

  里面已报了他的名字。

  一个当差单手打着帘子,大声道:“大管事的,王爷招呼您进去呢!”

  高大管事应了一声,拍拍身上,理了理头上的巾帻,迈步而入。

  堂屋里生着两盆炭火,金丝猴、豹皮铺陈,点缀得一派富丽堂皇。

  王爷朱华奎着便服居中而坐,下首的沈知府,白皙高颀,一身四品穿戴,正襟危坐,倒也气势轩昂,文采斐然。

  磕头问安之后,待将站起。朱华奎咳了一声,指着沈知府说:“见过沈大人!”

  “大人……”

  大管事的待要叩头如仪,却为沈大人快步下位搀起:“大管事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要照平日,仗着王府的威望,他眼睛里还真不大瞧得上对方这个四品的知府,见面打上一躬已是难得,更别说磕头问安了。沈知府达练人情,当着王爷也不敢实受对方的大礼参拜。

  高大管事站是站起来了,却不敢向王爷正面直视,垂着头。表情不大自然。

  “你这个差事是怎么当的?糊涂透顶!”朱华奎圆睁着两只眼厉声道:“我这个王府倒成了贼窝了,你是干什么吃的?混账东西!”

  打从跟王爷干侍卫头子起,直到如今,这么多年,还极少见王爷当着人前,如此声色俱厉地向自己喝斥。

  高大管事既惊又怕,当着各人面前,脸上尤其挂不住,真恨不能有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跟从王爷久了,当然知道主子的脾气,那就是在他盛怒的时候,无论如何不能出言辩白,只能听着。“是……小人该死!”

  说了这句话,后退一步,自动的便又跪下了。

  朱华奎用力地拍着椅把子:“这是什么事!大过年的你给我来这么一手?你不要脸,连着我也面子上下不来……你说说,你该不该死!?”

  这么一说,下首的府台大人也坐不住了,慌不迭由位子上站起,深深打揖说:“王爷息怒,是下官冒犯了……下官太冒失了……”

  “关你什么事,你坐下……”

  “是……”沈知府作了一揖,才敢就座。

  看着沈知府这个样,朱华奎才自警觉到自己的火气太大了,停了一下,口气略为和缓地道:“要不是沈大人来说,我还真不知道,外头已闹成了这个样,你这个王府大管事,知情不报,该当何罪?你说!”

  高大管事脸上一阵子红一阵子白,王爷盛气之下不敢顶撞,只把一双眸子,向沈知府望去,“这件事……小人诚是不知,请府台大人明示……”

  “大管家多多包涵……事情是这样的……”沈大人转向王爷抱拳道:“这位管事先生也许并不知情,容下官向他说明,王爷万请暂息雷霆……”

  “好好……你跟他说清楚了!”

  “下官遵命……”沈大人转向高管事道:“事情是这样的,这几天地方上一连发生了好几起失窃的盗案,本府所属各县衙门,已尽全力缉拿……终是拿不着这个胆大包天的正经主儿……”

  高大管事的“哼”了一声,跪着说:“这又干王府何事?大人又怎么断定这个贼藏在我们王府里?”

  “大管事说的极是……”沈大人抱拳赔着一张笑脸说:“本府也不敢莽撞,这件事是经过几次三番的仔细追查,并且有人三次亲眼看见……”

  高大管事不等说完,便顶撞道:“三次亲眼看见?哼哼……这个人是谁?”

  “大管事承问,”沈知府咳了一声:“这人是敝府衙的三班捕役向冲,向头儿……”

  “是他!?”高大管事点点头说:“我认识他!”

  王爷哼了一声,唤着他的名字道:“高庆麟!”

  高大管事才知自己的失态,慌不迭垂下头来。

  沈知府咳了一声,转向王爷道:“请王爷恩准下官召唤向冲晋见回话,还有……请赐高管事站起来说话……”

  朱华奎点点头答应,再向高管事吩咐说:“站起来吧!”

  高庆麟叩头站起,心里的别扭可就甭提了。

  外面已高声宣道:“传向头儿!”

  向冲早已侍卫中庭,闻声进来叩头。

  “武昌府三班捕役,小人向冲参见王爷、大人——”一面各自叩了个响头。

  沈知府大声说:“当着王爷金驾,向头儿你要小心说话,王府的高大管事在这里,你只把所见所闻,据实回报,小心着回话,知道吗!?”

  “小人……知道……”转向高庆麟直腰抱拳,不自然地笑笑道:“高爷……您好!”

  沈知府说:“给王爷磕头,你站起来吧!”

  这是对手下的特别恩典。

  向冲遵命又磕了个响头,才敢站起,垂首后退到与高庆麟并位而立。

  高大管事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抱拳说:“向头儿,这又是怎么回事?”

  “高爷您多包涵……”向冲低声下气道:“事情实在是兜不住……才敢冒犯……”

  高大管事冷冷道:“不是前几天在东城头上还见着了你吗?向头儿你或是公事太忙,当时什么话可也没有说呀!”

  言下之意,似在责怪对方的不懂交情,这种事应该私下给自己打声招呼,说明了就得了,何至于请出府台大人,尤其更不该惊动王爷,简直太不懂过节,不落门槛了!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