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三〇


  高庆麟眼睛里直冒红光,恨不能把眼前向冲一口生吞下去。

  向冲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这人瘦高的个头,两肩高耸,大手大脚,黄脸膛,扫帚眉,一脸的风尘事故,一眼即能看出,天生的六扇门里出身,是干捕快的这个行当的。

  这个向冲,在武昌地面上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一身功夫也是好棒的,干他们这一行,能爬到抚台衙门三班捕头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已到了头了,往后再无发展。说白了不过是个皂隶头儿,也和高庆麟一样,充其量是个奴才头儿,却因为仗着抚台衙门这块招牌,在地方上极吃得开,又因为他这三班捕头的差事,负责着地方上的绢私治安,情形可就更非寻常,黑白两道上都得买他的面子,走到哪里,都风光八面,像今天这个窝囊场面,诚然还不多见。

  “高爷有所不知!”

  当着王爷与抚台大人面前,向冲可不敢言语花哨,语涉轻薄,只得实话实说。

  “这个贼忒也大胆了,仗着住在王府,弟兄们不敢冒犯,他就为所欲为,还伤了我们的人……最后竟然连抚台大人的府上也失窃了,才会……”

  这话不啻明白地告诉高庆麟说:不是兄弟不讲交情,实在是上面先问下来,才不得不实话实说。

  一听抚台大人府上也失了窃,高庆麟才自不吭声,转而怒哼一声:“什么贼这么大胆?竟敢公然进出王府?老弟台你看清楚了?”

  向冲摇摇头说:“这人是蒙着脸的,功夫极好,尤其是轻功,高来高去,没有人能跟的上!”

  高庆麟冷冷地说:“这么说,你是没有看见他的脸罗?”

  “这……是这个样!”

  “那么,你亲眼看见他进出王府?”

  “这……个……”向冲点了一下头:“他走的是王府的方向,这附近没有别人居处……所以,小弟大胆猜想,他是掩藏在贵府上。”

  听到这里,一旁的沈大人怒声道:“向冲,你可仔细着回话,把话说清楚了!”

  “是——大人!”向冲躬身抱拳道:“小人确是看清楚了,他进出的八道楼子,是王府的禁区!”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追下去看个清楚?”

  “小人追下去了!”向冲苦笑着道:“只是王爷禁区戒备森严,没有进出的腰牌,不得擅自出入……小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擅自闯进……”

  “你就该投帖求见,把这事向王爷门上说明……”

  “小人也试过了……”向冲苦脸笑道:“只是行不通……”转向高庆麟抱拳说:“正打算找一天求见高大管事,查个水落石出,却不知那贼又偷了抚台大人府上,接着大人就追问下来……”

  “可恨的东西!”

  朱华奎忽然手抓椅把骂了一声,瞪着高庆麟说:“这件事你给我查清楚了,要不然,哼哼!我可是饶不了你!”

  “是!小人遵旨!”高庆麟深深打了一躬。

  沈大人见状不敢久留,慌不迭站起请辞。

  朱华奎哈哈一笑,站起来说:“你公事在身,我就不耽误你了,这件事你只管放心,我这府里无论如何也不能窝藏贼人,是真是假,过几天一定给你个回话,你就去吧!”

  “下官遵旨!”

  沈知府待行跪礼,却被王爷搀住。

  “用不着!”朱华奎却又想起一事,啊!了一声道:“还有件事,我忘了问你……马都督的行驾可决定了?”

  沈知府躬身道:“说是十五号到,到时候下官代王爷安排路迎,错不了,王爷请放宽心。”

  朱华奎点点头说:“好吧……”心里却不禁暗自忖思:这个贼早不闹晚不闹,单挑这个时候,莫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吗?

  沈知府又行了大礼,随即同着向冲转身步出,由高庆麟护送直出。

  高老大这个牌九推不下去了。

  整整一个下午,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茶饭不思,左思右想,心里仍自盘算不定。

  王爷那边话已经交代下来了,这个贼要是拿不着,他这个王府大管事的可就别想再干下去了。

  嘿嘿,好一个大过年,向冲这小子算是把自己给害苦了。

  快吃晚饭的时候,王爷的侍卫头子李铁池来访,直接进到了他的屋里。

  高老大正歪在炕几上抽烟,一眼看见他慌忙坐起来道:“兄弟你来了?来得正好,不然,我正打算去看你,快请坐,我说,倒茶呀!”

  小丫鬟捧茶进来、退下。

  李铁池撩起皮袍子坐下来,嘿嘿笑了两声说:“怎么,人都散了?我还想来押两把呢!”

  “你算了吧!”高庆麟泄气地说:“别臭我啦,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明白?你看……大年下里,遇见这种熊事,该多倒霉!?”

  “嗳——瞧你说的!”李铁池端起茶来微微呷了一口。慢吞吞地说:“事情虽然棘手,可也不如你说的那么难,定下心来慢慢想,总该有个头绪,来龙去脉。”

  高庆麟一愣说:“这么说,你心里已有数儿啦?”

  “还说不准!”

  李铁池冷冷地说:“这件事明摆着是跟咱们弟兄过不去,说白了,这是要我们走路!你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没听见吗!王爷那边气还没消呢,连我也骂上了,说我们都是饭桶!”

  高庆麟气馁地叹了一声说:“向冲那小子算是把我们给冤苦了,他娘的,早晚你看着吧,别让他求着我,我也叫他小子尝尝这‘穿小鞋’的滋味!”

  李铁池摇摇头说:“这你可也别冤枉他,所谓的官差不由人,你我要是穿上他那一身号衣,遇见这种事,又有什么法子?”

  “我就不信!”高老大激动地道:“这府里真的会窝着贼?再说……咱们眼皮子底下,谁不清楚?谁能干这种事?谁又有这么一身功夫?”

  “那可不一定……”

  李铁池把身子歪了下来,两只脚跷在茶几上。

  “这府里上上下下,好几百口子人,再加上亲戚,什么样的人没有?你能个个都清楚?”

  这么一说,高老大倒似忽然开了窍,分开着一双黄焦焦的眉毛——

  “这倒是……依你看……这个人真窝在王府?”

  “错不了!”李铁池冷笑道:“要没有真凭实据,凭他姓沈的一个小小知府,他敢往这里碰!?”

  “这又会是谁呢?”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