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一〇


  两只八哥鸟正在枝头扑飞嬉戏,纸窗上一次又一次叠映着它们的影子。

  孟小月睁大了眼睛想了又想,才似明白了一切。

  昨夜的疲惫,全身酸楚,在一夜酣梦之后,已似完全恢复,即使身上的鞭伤,也似不复疼痛。

  推开窗户,好一片晴抚艳雪,敢情是环湖以侧的几株老梅绽开了,映着湖冰、白雪,更多姿彩。

  孟小月长长地吸了口气,待将回身的一霎,却自窗前屋帘下站起个头梳丫角、十二三岁的童儿,望着他嘻嘻一笑,转身就跑。

  “喂!”孟小月怔了一下,唤之不及,眼看着对方小童顺着湖边一溜烟也似地跑没了影儿。

  这里虽是王爷宠妾三姨娘的住所,却因为王爷时有驾临,也就得天独厚,各样建筑,即使一花一石,也由专人负责设计,想来较诸皇宫内院也是不差。

  望着一片冰魄雪光,孟小月不禁发起愣来。

  命运的捉弄,诚然匪夷所思,昨天以前,还是奴隶市场的一名听令摆布的囚奴,一夕之间,却有了如此巨大的变迁。

  对于眼前他这个花把式的身份,就其必要性来说,正是切合实际,而王府这一块大招牌,用以掩护自己这个特殊分子的身份,应是再恰当不过。这一切设非是上天的安排,焉是人力所能求得?

  他可也不是一个十分甘心听凭命运安排的人,可是就现阶段自己所面临的险境来说,再没有一份像眼前这样的宁静生活,对自己更迫切了。

  找着了盆,就着水缸里的清水洗漱一净,穿上王府里配发的新制棉衣,自己瞧瞧,不觉哑然失笑,一时间心里还真有些难以持平。

  刚打算到花园里瞧瞧,三姑娘却打那边回来了。

  身后跟着个小厮,提着个饭盒。

  见面一笑,三姑娘喜悦的眼神,直在他身上转。

  “哟!穿上新衣裳啦?”

  “姑娘来了!”孟小月抱拳一揖说:“昨天夜里,承贤父女好心医治,今天已大好了!”

  三姑娘微微一笑,睁着双大眼睛道:“我爹说得不错,看你这副神态,可真不像是个干粗活儿的人,连说话也是文绉绉的……怎么,这会儿还吐唾沫啐我不了!?”

  孟小月一笑说,“姑娘取笑。”

  三姑娘迈身进来,回身招呼小童道:“你进来!”

  孟小月才自认出,正是方才跑了的那个童儿。

  三姑娘说:“你头一天来,这里还不熟,一切等见过了三姨娘再说,肚子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

  那童儿不待吩咐,便把提来的饭盒揭开来,摊在桌上,居然四菜一汤,面饭俱全。

  “这……?”

  “你觉着新鲜?”三姑娘一笑:“今天你刚来,就算是我给你接风吧!”

  孟小月看着她呐呐道:“这就不敢……”

  “别客气吧!”三姑娘说:“本来我爹要来的,正好王爷有事,找他商量去了,就由我来陪吧,请坐呀!”

  看看桌上的菜,做的倒是还真精致!

  孟小月点点头,也就不再客套。

  三姑娘一面为他布菜,说:“是我自己做的。”拣了条鱼放在他面前:“尝尝这个,藕糟小鱼,今天才开的罐子,可比王府里的师傅也不差呢!”

  自不幸落难,充身奴市,年来辗转流离,何曾这般吃喝?孟小月内心之一番感触,不可言喻。难得三姑娘殷勤关照,善解人意,只顾他眼前吃喝绝口不提他伤心之事。

  倒是孟小月忍不住问说:“姑娘在这里是……还有令尊……”

  三姑娘放下筷子,一笑说:“你看呢”

  孟小月摇摇头,实是不知。

  三姑娘“唉”了一声,淡淡一笑道:“说来我们也相差不多……我爹与这里的王爷早年定交……承他不弃刻意留住,勉强算是他府里的一个清客,管些田地租约……一住两年,日子倒也清闲……”

  “原来如此!”孟小月抱拳说:“原来是位饱学之士了,既蒙这里主人器重,当非寻常,失礼失礼!”

  三姑娘一笑说:“你又来了……好吧,难得你今天空闲,我就把这里情形给你说说清楚,以后你办起事来也有个准儿!”

  二人俱已吃饱,三姑娘吩咐随来的小童,把碗筷收拾干净,孟小月不敢坐视,也帮着一起整理,一面问:“这位哥儿叫什么名字?”

  小童笑说:“我叫花宝,是我们姑娘的小跟班儿!”

  三姑娘笑说:“贫嘴,还不快回家去,又想偷听说话,以后好到处学舌,是不是?”

  花宝涎脸笑说:“我哪里敢?”提着食盒子一溜烟似地跑了。

  二人落座之后,三姑娘各处看了一眼,笑说:“以前的花匠老冯年老走了,没留下什么东西,连个茶壶都没有,你先忍着点儿,三姨娘人最好,有她关照就错不了!”

  孟小月说:“这已经太好了……”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