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一一


  三姑娘注视着他,忽然面现神秘地道:“孟小月,你真的姓孟?我是说,孟小月是你的真名字?”

  这忽然的一问,不禁使得孟小月为之微微一愣。

  “姑娘为什么这么问?”他不自在地笑了一笑:“有什么不对么?”

  “那倒没有……我只是奇怪罢了!”

  三姑娘接着含笑道:“其实你刚一来,我就听说了,所以才讨了个差事,故意到钱管事那里走走,听说你在未来以前,就惹是生非,吃了很多苦头这又何必?”

  孟小月点点头:“姑娘说的是,只是生来性情就是这样,一时想改也不容易!”

  三姑娘看着他点了一下头,怪神秘的样子。

  “你这个人哪?一定是大有来头……反正你不说我也不问就是了,日子一长也就知道了!”

  孟小月“哼”了一声:“你多疑了!”

  三姑娘这才出了口长气道:“好吧,我就把这里的情形先给你说一说!”停了一下,她接道:“有两个人,你可是要多防着点儿,没事最好少给他接近!”

  “姑娘说的是高……”“对了,高大爷就是一人!”三姑娘奇怪地道:“怎么,你也看出来了?”

  孟小月说:“他是这府里的总管大爷!”

  “所以我才想法子把你弄到了这院子里管花!”三姑娘笑态可掬地道:“这府里上上下下,没有他管不着的地方,就只这个地方,他高大爷要费点事儿……”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三姨娘的深闺,他不得不避个嫌,再说,三姨娘既要来了我,他就不愿多管了!”

  三姑娘笑着接说:“你明白了吧!这是我的地盘,因为有了我,他就不来了!”

  孟小月这才明白了:“原来如此!”顿了一顿,问:“这位高大爷又是怎么一个人?”

  “欺上瞒下,坐地分赃。”三姑娘冷着脸说:“既奸又滑,心狠手辣,还有!他可不是一个平常的人,他身上有功夫,反正是这个人太不简单了,用得着你他就抬你,用不着你,他就踩你,以后你就知道了,听说是他特别把你挑进来的……正因为这样,我才不得不快下手,要不然你落在了他的手里,再想救你可就晚了!”

  孟小月微微点头,对于三姑娘的机智明快,古道热肠,大为感激。

  “只是……”他不得不有所担心:“这么一来,高大爷岂能甘心?”

  “他当然不甘心,可也没有法子!”三姑娘笑得很甜:“你是三姨娘亲自去要的人,他又能怎样?至于我嘛,有我爹在后面撑着,谅他还不敢怎么样,当然,他是恨透了我,可是面子上不得不敷衍,反正我不求他,他的所作所为,全在我爹手里攒着,大家心照不宣就是了!”

  孟小月已从这段话里,听出了颇多玄机,也只是心里有数就是了。

  三姑娘说:“还有一个人,你也得当心——李黑子!”

  “李黑子?”

  “这是他的外号!”三姑娘说:“他是王爷的贴身保镳、侍卫头子,叫李铁池,这个人本事可大了,反正你心里有个数儿,这个人比姓高的更难缠,要是犯在了他的手里,不死也得脱一层皮,这两个人你记着,没事少给他们打交道也就是了!”

  孟小月抱拳说:“谢谢姑娘关照,我记住了!”

  才说到这里,就听见远远院子里,人声嘻笑,三姑娘跑过去,推开窗户瞧了瞧,回身惊道:“王爷他们来了!”

  话声方顿,只听见“碰!”的一声,房门大开,却由外面闪进三个人来。

  实在说,进来的是两个人。

  第三个当门而立,气势轩昂,却不曾进来。

  黑黑的一张方脸,个头儿偏高了些,两臂高耸,双肩甚是开阔,一身紫缎子长衣,于腰脚之处绑扎得极是牢靠,一眼之下,即能看出来这个人的有异寻常,必然有杰出身手。

  一个念头,闪自孟小月脑海——李黑子,难道说这个人就是他!?

  “李大叔,您,这是……”

  三姑娘目睹之下,也似吃了一惊。

  紫衣汉子这才把直盯着孟小月的一双眼睛转到了三姑娘身上。

  “怎么,姑娘你也在这里?”

  话声一顿,那一双灼灼瞳子,不自禁又转回孟小月:“这个人是谁?眼生得很!”

  孟小月已由三姑娘的那一声称呼,判断出来人必是这府里王爷保镳,人称“李黑子”的那个李铁池。

  说曹操,曹操就到。

  想不到三姑娘刚刚才提到他,他就来了,却又是为了什么?

  “哦。”

  三姑娘这才会过了意来,一霎间脸现笑颜地道:“大叔您来得正好,我给您引见一下,这是新来的花匠,孟小月。”

  “孟小月!?”

  李铁池脸色甚是阴沉,湛湛眼神,直似无形的两把利刃,直刺向孟小月内心。

  “这是府里的侍卫统领,李铁池,李老爷!”三姑娘向着孟小月丢了个眼神儿:“还不过去见个礼儿?”

  孟小月迈进一步,抱拳唱喏,叫了声:“李老爷!”

  李统领的那张脸,总算缓和了下来。

  “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

  “谁推荐你来的?”

  “这——”

  “钱管事!”三姑娘接口笑说:“是三姨娘亲自上门向钱管事要来的!”

  “是这样?”李铁池一笑点头,却斜过眼神来照着她:“三姨娘可又怎么知道有这么个人?不用说,还是姑娘你大力推荐的吧?”

  嘿嘿一笑,这位王府侍卫头子轻轻迈起了脚步,进了门坎儿。

  两名侍卫立即左右后退一步,空出了中间地位。孟小月才自发觉到二卫士,虽然穿着府内的灰色号衣,里面却是紧身衣靠,并且各自佩带着一口绿鲨鱼皮鞘,形式个别的宽柄长刀,衬以虎悍魁梧的身材,极是气势轩昂。想来身手不弱,非比等闲。

  三姑娘为李铁池一语说破,脸上微微一红,不过她久经历练,一向伶牙俐齿,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当下娇笑一笑,嗲声嗲气地道:“李大叔您真会猜,一猜就猜着了,这位孟兄弟新来乍到,不懂府里规矩,刚才我正在跟他说,要去拜访您来着,没说的,您就多担待照顾照顾他吧!”

  李铁池微微一怔,霍地向孟小月注视道:“原来你就是在新收房闹事的那个姓孟的?”

  孟小月呆了呆,不知如何作答。

  李铁池却“呵呵”地笑了。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