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你就不必多虑了,人生在外,少不得朋友互相接济帮助,明知有病,故意不去医治,这就不对了!”

  说到这里,裘大可挽起了袖子一笑说:“来吧!先到床上躺一躺,让我看看,保你手到病除!”

  孟小月原不欲接受,看看对方父女又果似一番好意,尤其是裘大可此人,给他的印象极深,直觉的已有所认定,此种人物不宜怠慢,再要拒绝,可就有些不识进退,诚然不知好歹了。

  三姑娘一笑行走床边,高提着手里的莲灯道:“还愣个什么劲儿,快请吧!”

  孟小月看向裘大可,抱拳道:“这么说在下承情就是!”

  裘大可“哼”了一声,略略点头道:“这就对了!”

  二人起身走向床边,孟小月坐下来,正不知是否要宽衣解带。却是当着三姑娘,多有不便。

  裘大可嘿嘿一笑道:“看来你究竟涉世不深,脸皮还嫩得很……用不着脱衣服,只躺下就好!”

  孟小月才知道自己心思,对方一望即知,这个裘大可端的是心思敏锐,不可不防!他虽属涉世不浮,到底是家遭横祸,年来沦落飘零里,有了历练。

  所谓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裘氏父女应不是貌和心诈的小人,却是初初一见,也不应便全不设防,掉以轻心。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这一方面的现实、险诈,他已有深刻的体验。

  孟小月微微躺下了身子,但一只腿圈,一只肘藏。

  也只有深习武功的人,才能看透,自然,这也是孟小月对裘大可初初一见之下所给予的高估,否则,以他身手,也就大可不必如此。

  裘大可微微一笑,装做不知。

  他接着说:“你的身子很不错,但人身骨肉究非铁石,尤其是各处骨节,全赖筋络相接,辅以经穴气血,最是重要,伤害不得……是以,我家姑娘回来一说,你已长吊竟日,我便知你伤势堪忧了!”

  说话的当儿,裘大可双手合拢,慢慢合搓,动作温文舒徐,却不急于出手。

  “你的伤势,病在内寒,筋骨松弛,寒气乘隙而入,若不驱出,随着合拢的关节,将永不得出,较之一般所谓的风湿更要厉害十分!”

  话声未顿,左手二指,已点在对方左面肩胛处。正是切中要害。

  孟小月疼得哼了一声,却是随着裘大可指尖的移开,右手掌心已接贴过去。

  顿时,孟小月就觉着触处奇酸砭于骨,随着对方的掌势轻起,即似有一股冷气自骨缝间抽出,先时酸疼之处,立刻大为轻松。

  说时迟,那时快。

  裘大可便是这样运用双手,左手指点,右手掌抚,交相运施,疾如骤雨狂风。

  霎时间,已拍遍孟小月正面全身。

  立时,孟小月全身大感松快,对于裘大可的妙手着春大为激赏诧异。

  一轮指掌,急如骤雨。

  孟小月只觉着全身极其松快,自然舒展四肢,听其摆布。

  正面之后,继而背部,随着孟小月的翻转,又是一遍拍打施展,全身上下,百骸尽舒。

  蓦地,裘大可停住了手,后退一步道:“好了……”长长吁了口气,就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只是这么会儿的工夫,他脸上已见了汗珠,可见费力之剧。

  孟小月极似疲惫地坐起来含笑抱拳道:“先生真神人也……”

  一言以蔽之,他的伤疼已不复存在,对于裘氏父女的衷心感激,也就不言而知。

  裘大可会心一笑说:“你此刻骨间寒气已完全驱出,但全身松弛,气机不接,中气极虚,还不宜多说,且好好睡上一觉,两三天以后,即渐可复原,那时候,我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站起来向着三姑娘略一颔首道:“咱们走吧!”

  三姑娘应了一声,笑着向孟小月看了一眼道:“我明天再来看你,睡吧!”

  孟小月道了声:“这就不敢!”

  翻身下榻的当儿,才自觉出身上各处骨节,仿佛虚脱,竟自不听使唤,“啊!”了一声,忍不住缓缓倒了下来。

  裘大可呵呵一笑:“如何!我可曾骗你?”

  三姑娘一笑上前,嗲声道:“你呀,就别逞能了,好好歇着吧,明天早上要是不行,也别忙着起来,三姨娘那边,我自会为你关照,多歇个一天半天再去见她也是不迟——”

  孟小月凄迷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姑娘的脸,虽然仍有迷惑,原则上对她的好意已不再拒绝,只是略略地点了一下头,什么话也不多说。

  三姑娘落落大方地为他脱下鞋子,盖好棉被,一切料理妥当,才自向裘大可说:“爹,咱们走吧!”

  转身离开的当儿,却没有忘记熄灭了灯。

  不容他多思细想,很快的孟小月便睡着了。

  他睡了一个最香甜的觉。

  自从家遭横祸,乔身为奴发配流离以来,孟小月吃尽了人间至苦,尤其是过去年来的辗转颠沛,几乎无日不在死亡威胁的阴影笼罩之下,那些鞭挞、饥饿、刑罚的日子,连眼泪都久已冰封,不再轻流,说到睡觉——一个心无挂虑的真正睡眠,竟然都已是难望的侈想。

  而今夜,他竟然能似脱开这些桎梏,享受了久已渴望的一次酣睡。直至日上三竿,他才由沉睡中渐渐苏醒。

  阳光透过薄薄的纸窗,草舍里交织着醒目而活泼的光彩气氛。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