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孟小月目注窗外,回想着自己年来奇惨遭遇,此番命运弄人,又把自己弄到了这里,未来又属如何,诚然是不得而知。

  再想,自己设非沦身奴隶市场,或许早已追循父母于黄泉道上。敌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焉能容忍自己这忠良之后,作仅有的漏网之鱼!?

  如此说来,眼前的寄身王府,诚然是上天旨意的安排,虽置身贱役,亦实可遇而不可求,十足珍贵的了。

  阵阵冷风,透体生寒。

  孟小月像是想明白了些什么,缓缓关上了窗户,返身过去,把一盏点着了的纱罩油灯端起来,走向床边。

  过去十天,苦上加苦,罪可是没有少受。此刻犹自觉得遍体骨头发酸,更不要说身上的鞭伤了。

  他这里刚刚放下了灯,待将上床就寝,即听见木门上有人轻叩两声。

  有人娇声道:“孟先生睡了么?”

  孟小月一惊道:“谁?”随地闪身门边。

  门外女声道:“不认识我了,开门就知道了!”

  声音竟像是日间所见的那个三姑娘,孟小月心里一动,暗忖:会是她!?

  略为犹豫了一下,随即缓缓打开了门扉。

  一片灯光,散自三姑娘手里的莲花灯笼,不是她又是谁?

  却是除了她之外,另外还有一人。

  “我爹来看你了!”见面一笑,三姑娘一派自然天真地道:“怎么,不让我们进来?”

  对于三姑娘盂小月犹自有一分记恨,便是她日间的出言不当,却是此刻她父亲的来访,致使得他猝然间无法婉拒。

  嘴里“哦”了一声,孟小月向后退了一步,对方父女也就顺势迈门而入。

  三姑娘嚷着外头很冷,回身关上了门,把家里的灯笼插在门拴上。

  “怎么样,不谢谢我?”

  回眸一笑,黑油油的一双大眼睛,在孟小月身上转了一转,才看向父亲道:“爹——这就是他,新来的花儿把式孟小月!您先坐下!”

  来人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冲着孟小月略一抱拳道:“有僭!”一面脱下了身上的缎质长帔,就在一张长凳上坐了下来。

  孟小月惊悸未去,更不知对方的来意,事实上他父女在这府里又是一个什么身份?压根儿是一概不知,深夜猝访,又是为何?

  基本上,他既感完全陌生,干脆什么也不多说,只是奇怪地向对方父女默默看着。

  “我姓裘,裘大可!”

  来人自报姓名,指着三姑娘说:“这是小女贵芝,在家行三,这里的人都叫她是三姑娘,你们既已见过,也用不着我再多说了!”

  灯光摇曳,照见着裘大可那一身讲究的衣着穿戴,大约是五十三四的年岁,白卡卡的一张瘦脸,却是眉清目秀,留着黑黑的一撮山羊胡须,颇似有几分儒者的书卷气息。

  孟小月略略地向他点了一下头,仍然不欲多说。

  倒是三姑娘忍不住了,“噗哧!”一笑道:“看把你吓的,其实到了这里,你大可放心,在这里谁也不会再难为你了!”

  裘大可一双眸子,自进屋之始,即不曾离开对方少年,聆听之下,微哂道:“不是一般寻常人物,看来身子强壮,还挺得住。”

  略略一顿的,又道:“不过久吊伤骨,却不是两三天即能复元,这就让我瞧瞧吧!”

  三姑娘“嗳!”地答应了一声,转身把插在门栓上的灯笼拿起来,即向孟小月道:“我爹是专为你身上的伤来的!”

  孟小月这才明白了。

  却是他生性倔强,不愿轻易受惠于人,聆听之下,呆了一呆,摇头道:“一点小伤……不要紧,不要紧!”

  裘大可道:“是么?”一面站起微微哂道:“看来你或许还不自知,自己抬抬手,就知道了!”

  孟小月一笑说:“这个不难——”即行抬动右手,向上举起。却是才举起一半,便自眉头微微一皱又松了下来。

  裘大可笑道:“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

  话声微动,已移身近前,一双白皙瘦手,就势而出,落在了孟小月双肩之上。

  孟小月微微一顿,想要闪躲已是不及。

  裘大可湛湛的目光,近看着他,冷冷地道:“年轻人倔强好胜不是坏事,太倔强就不好了,你自己也许还不知道伤得有多重,我指出来给你看看就明白了!”

  话声一停,四根手指已分别拿向孟小月肩胛骨,只不过轻轻一触,孟小月已吃受不住,痛得全身打颤道:“啊!……”

  “这就是了!”

  裘大可两只手猝然抬起,分别落向他身上各处骨骼关节,只不过轻轻一点,孟小月宛若着了一顿拳脚,只疼得全身颤抖,几欲倒了下来。

  “如何,你可相信了?”

  后退一步裘大可袖着双手,频频点头道:“看来你骨伤远比我想象的还要重了许多,若不及早医治,以后必为大患,可就麻烦了!”

  孟小月此刻只疼得眼泪也淌了出来,经他这番指验,乃知伤势是真,只是双方素昧平生,又将何以寄望?

  “裘先生……你……”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