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里面来人传话说:“五爷快着点儿,三姨娘那边可不耐烦啦!”

  初见贵人,对方既是个坤道人家,姓孟的略似拘谨,硬是连头也不抬一下,更不要说效“刘祯平视”那样地看向对方了。

  三姨娘自有她的风采气质,略略向对方打量一眼,由不住心里很是吃惊。

  她虽然是个坤道人家,却也出身仕宦,父亲大小也是个官儿,从嫁王爷之后,这两年更不禁眼界大开,有了阅历,手下奴仆成群,那类的奴才相,她看多了。

  这个姓孟的,可是瞧着不像。

  初看不像,久看更不像。

  虽说是形容憔悴了些,但虎额燕颔,鼻直口方,在在显示着他的不凡气宇,这样的人,岂是听人使唤,低三下四的一个奴才?

  不用说,三姨娘这里,心里早就乐急了。

  “你姓什么,叫什么?”三姨娘语音平和,神色和蔼地看着他说:“不要急,慢慢地说!”

  姓孟的这才缓缓抬起头来。

  三姨娘瞧着一旁的钱管事:“难为了他,身上还带着伤疤,搬个凳子来叫他坐下吧!”

  钱管事应了一声,心里大是骇异。王府规矩,主子面前,岂能有奴才的座位?

  既是这么吩咐了,便只有听从之一途。

  凳子搬过来,姓孟的看了一眼,眼神儿略似缓和,微微点了一下头,便自坐了下来。

  “嘿!”钱管事心里嘀咕道:“好小子,架子不小,还真的坐下了!”

  “孟!”姓孟的破例开了腔:“孟小月!”

  “小月!”三姨娘脸现笑容,缓缓点着头道:“名字很好听,很有诗意,你读过书,认识字吗?”

  孟小月脸上现出了一丝凄凉,自嘲地笑笑:“认识一些吧!怎么,花匠也要认得字么?”

  “那倒不是……”

  三姨娘发出了一串清脆的笑声:“我只是想知道一些罢了……”

  一旁的三姑娘笑着插口说:“听你口气,你好像很懂得花……过去干过……这一行?”

  “那倒没有一一”孟小月冷峻的笑了一笑:“不过略知一二。”

  “啊?”钱管事颇是意外地插口道:“你还真懂?那今天我当着三姨娘的面,倒要伸量伸量你了……”

  “我看不必了!”

  三姨娘含笑的眼神,直望着孟小月道:“这个人我信得过!我问你,孟小月,我园子里有几棵王爷从南边移来的珍贵花木,这两天都死了!”

  “天太冷了!”孟小月想也不想地说:“凡是珍贵花木,多半耐不住寒冷!”

  “那可又该怎么办呢?”

  “不难!”孟小月清瘦的脸上,微微显出了一丝笑纹:“府上可有暖房?”

  “有,”三姨娘说:“一定要移进暖房才行么?”

  “也不一定!”孟小月说:“小花小木,用落叶及腐透了的马粪覆盖其根,大些的花木,可就要用干了的苇杆包扎,到了来春再打开也就无妨了。”

  三姨娘一笑点头,转向钱管事道:“这个人我要了,可不许你们再难为他,我们先回去,回头就烦你亲自把他送过来吧!”

  钱管事应了声:“是。”

  事情就这么定了。

  对孟小月来说,似乎暂时已脱离了颠沛流离,不堪承受的悲惨岁月。

  固然,沦落到今日的一介奴仆,便是一项不幸的极大悲哀,而他的眼前遇合,却又是不幸中之大幸,实属难能可贵的了。

  莳花弄草者,雅事也!

  也亏了当日的一番附庸风雅,春兰秋菊,乃自种下了今日的一段遇合,人生的一切!所谓的穷通变达,更属奇妙之极,莫非冥冥中早已注定?

  一片夜月,洒落在眼前静寂的院落。

  这里地当赏心小苑西北角落,挨着莳花的一排暖房,搭有草舍三间,便是专为护花者所谓的花把式的下榻之处。

  孟小月便被安置在这里。

  虽说是小苑,这里的规模可也不少。推开一扇窗户,向着白雪覆盖的院里打量,亭台楼榭,尽陈眼底,月色里更似有一番清幽情致,一片玉光,状似琉璃,将月光映射当空,原来时当酷寒,湖水早已结冰,蟾光映照里,晶莹璀璨,间以朱亭小桥,直似广寒仙宫,美不胜收。

  来的时候,正逢着王爷在此的夜宴,连三姨娘也不及拜见,便被带来这里。

  隔着一片花树楼榭,仍然听得见隐约传来的断续丝竹,歌姬们的婉转娇喉说明夜宴仍在持续之中。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