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老者出马


  “给你指明一条发财之路!”曹二拐子竖出三根手指头:“买卖上门,我分三成,就当是周济穷人,老哥哥,怎么样?”

  倒是件新鲜事儿,墙倒瓦漏,分明倒霉透了顶,哪里还有什么发财之路?

  “行,一句话,你就说吧!”

  “一言为定!”曹二拐子两只手拄着他的那根拐子:“咱们可别耍赖!”

  老掌柜的精神一振:“你说吧!三成就三成,钱赚了大家花。”

  “好!”

  曹老头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别瞧他脚下不大方便,动作可还真利落,一个闪身就到了窗户前面。

  “看见没有?”他用手里的拐子向外面溜瓦檐下面指着:“这些都是财神爷,给你送钱来了!”

  “财神爷?”

  “前面桥坏了,路不通,到晚上,人还要更多,我给你算过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些人都是去‘二道楼子’挖煤的,大钱没有,小钱不断,一个人收他半吊,你算算一百个人该是多少?”

  一说到钱,二拐子笑得满脸都是皱纹,眼睛都睁不开了。

  老掌柜的为人老实憨厚,一时还真有些糊涂。

  “你是说这些人……来住店?”

  “当然,不住进来,哪能赚钱?”

  “可哪有地方呀?”老掌柜的说:“总共四间房子都满了,就只剩下这间柜房,堂屋还漏水……”

  “对了,”曹二拐子笑说:“说的就是这间堂屋,连柜台也算上,足足能睡下五十个人!”

  老掌柜的愣了一愣:“那怎么行?我还做生意不做了?再说

  “这就是在做生意!哼哼,要做还得快,错过了今天,大水一退,前面桥一通,你就是想留人家,白给钱人家也是不留下……”

  “啊!”老掌柜的兴趣大增:“你再说说,给我说清楚了,这个钱怎么赚?”

  “这还不容易?”曹二拐子说:“漏水不怕,马上雨就停,雨一停,自然也就不漏了……”

  “嗯,有理!”

  老掌柜的连烟也忘了抽。

  曹二拐子越说越带劲儿。

  “我早就看见了,你后面柴房有的是木头板子。”

  “对!”老掌柜的说:“那是留着夏天钉板炕用的。”

  “也别留着夏天用了,现在正用得着!”曹二拐子说:“三块板子算一个床,一晚上租金半吊,不算贵吧?可不带铺盖(被褥),明天水不退,一个人就是一吊钱,算算看,一百个人就是一百吊,只管茶水,饮食自理,小孩减半,你看看这个生意好不好?”

  老掌柜的也想明白了,一时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好,只是……这屋子只能装五十,你说的是一百个人……还有五十个怎么个安置?”

  “不难……”二拐子龇着一嘴黑牙,笑嘻嘻说:“厨房能容二十,柴房十个,你自己睡的房子腾出来,再容二十个毫无问题!”

  “这……把我睡的房子也算上了?”

  “那有什么法子?要赚钱嘛!没什么说的,你就委屈一下,到我那里挤挤,反正我老婆孩子都不在家,凑合一个晚上算了!”

  说干就干。

  老掌柜的亲自动手,先找来两张红纸,写上大字:

  “床位出租,一宿半吊。”

  二拐子的话还真有理,红纸上一贴出去,立刻门庭若市。

  沿街两檐的一帮子穷汉全都来了。

  曹二拐子的腿也利落了,连同小伙计江顺,一起帮忙,把柴房里的木头板子全搬出来了,数目还真不少,一个人三块,凑起来正好睡一个人,乱嘈嘈的好不热闹。

  不大会的工夫,三间屋子全住满了。

  大门才关上,却又被人给推开了。

  “慢着,还有两个!”

  进来的两个人,一男一女。

  像是夫妻两个,挺体面的一身穿着打扮。

  男的三十上下,猿背蜂腰,白面无须,一双眉毛又黑又长,眼睛小了点,又细又长。尖下巴颏儿.背着箱子,上面落着个猴子。

  竟是个卖艺耍猴儿戏的。

  女人年纪更轻,顶多二十五六,一身大红衣裤、胸前十字盘结,把一对鼓膨膨的奶子高高兜起,衬着蛇样的腰肢,看来分外惹火,惹人暇思。

  “这可是抱歉了,人都满了,连柴房里都容不下了,都是人,实在不能住了。”

  老掌柜的连连拱手,作揖连带打躬。

  两口子只当是没看见,照样往里面走。

  蹚着满院子的水,一径地走了进来,堂屋看看,后面看看,三间客房,一十八个炕位,不用说人早满了,不在话下。

  慢着,这里还有一间。

  却是只住着一个人。

  袁菊辰。

  “对不住……”老掌柜打躬又作揖:“这位客人怕吵,又生病,早就说好了,没法子……”

  女的一个劲撇着嘴直笑。

  “何必多说?人家有钱嘛。”

  一口山东腔,字正腔圆。衬着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这娘儿们模样透着娇媚,倒是有些姿色!

  纤腰一扭,走了过去。

  身后的年轻汉子,背着个猴儿亦步亦趋地跟着,却向侧面院子走了过来。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