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怒由心起


  凝血如膏,颜色紫黑。

  月色之下,尤其凄惨,有一种阴森的感觉。时有微风,漾溢起的血腥气息,中人欲呕。

  人死不能复生,那屈死九泉的魂魄,如今又在哪里安身?抑或是仍在现场徘徊不去?等待着至亲好友的临场烧祭凭吊……那可是太凄惨了。

  即使钢铁心肠也为之动容,更何况古道热肠一住深情的他?

  袁菊辰一声不吭地伫立在道边。

  这里是店市一隅,日间三个女犯便在这里行刑。

  只为一怒杀了“刽子手”黄麻子,顿时锋头大盛,官兵云集,四下捉拿,不得已藏身荒郊野祠,直到现在夜露更深,才敢出现。

  随身所携,有一个小小竹篮,里面是香烛纸钱,相知一场,恩情并重。一旦判决,人天远离。眼前这“焚心”之痛,将与日俱增,已是无能化解。今生今世,自己势将背负着这个“无义”的包袱,为德不足而抱恨终生。

  火光明灭,映照着他憔悴的面容,眼泪再一次涌出来,点点滴滴洒落地上,为着三个“屈死”的灵魂,暂祭心香一瓣,此时此刻,真正无语以问苍天了。

  “潘夫人、洁姑娘、彩莲……你们在天上有知,保佑我为你们复仇,杀死那个陷害你们的狗官……洪大略呀洪大略!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夜风迂回,昏灰飞场。

  朦胧里,真像有幽灵出没,洁姑娘等三人的影子不期然现诸眼前……

  袁菊辰难掩内心悲痛,伏身地上痛泣起来。

  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发自身后:

  “果然是你这个小子,姓袁的,你死定啦!”

  随着袁菊辰猝然转过来的身子,一个人早已切身而过,一片刀光直向前者当头直落下来。

  惊惶一霎里,来不及出剑以迎,却把个装盛纸钱的竹篮,蓦地飞起,“嚓!”一声,砍了个结实。

  竹蓝碎片里,袁菊辰已闪身一侧。

  来人一身黑色劲服,长脖子,长脸,个头儿极是瘦高,手上虽然施用一口长刀,却在腰上扎着一道铁链,十字扣花紧扎脚,一望之下,即能猜出是来自公门的捕快。

  这类人等,总不免染有浓重的衙门习气,即使不说话,打量着那副穿着打扮,也能猜出八九。

  一点也不假。

  日间黄麻子一死,州衙门已起了震撼,陆同知即席指示,布下了天罗地网,料定着袁菊辰有此一着,果然为他料着了。

  十二名公门捕快,早经部署,满以为对方不过是一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却不知这个人忒也厉害,简直是要命的煞星。

  来人姓金,字永昌,号称“锁子金刀”,忝为代州府三班捕头,手下功夫不弱,若非是陆同知的一再关说,他何曾会把袁菊辰这样的一个人物看在眼里!

  只是眼前的这一刀,却把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姓袁的好快的身法。

  “锁子金刀”金永昌一刀劈空之下,袁菊辰身如电转“唰”地已闪在了他的身后。

  金永昌心里一急,慌不迭向侧面一个跨步,脚下才跨出半步,已为袁菊辰递出的右手,击中脊梁。

  “噗!”掌力疾劲,极是可观。

  金永昌“啊呀”一声,叫声未已,向前一个急跄,便自倒了下来。

  怒火之中,袁菊辰已不再手下留情,这一掌力贯丹田,提吸一气,几至无坚不摧,金永昌什么角色,焉能当得?登时五脏尽摧,一命归阴。

  一片灯光,霍地自暗中亮起。有人怒叱:“射!”

  弓弦连响声中,一片飞矢雨点似地齐集而中。袁菊辰早已预料及此,掌击金永昌的同时,已抢扑地上,就地一个飞滚,“哧”地掠身而起,已飞身道侧。

  其时长剑出鞘,怒发如狂。一片斩杀声中,为首的几个人,顿时倒卧血泊。

  持灯的一名捕快,来不及操刀,即为袁菊辰手中长剑贯穿,手上长灯足足摔出丈许开外,入地疾滚,呼哧哧为之燃烧起来。

  却于这一霎,袁菊辰飞纵而起,浑身于沉沉夜幕,消失不见。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