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顶上雷鸣


  这个人其实也不是别人。

  袁菊辰。

  以一手“金刚铁腕”之功,举手之间,勒毙了“反手金刀”方大可,微妙处,乃在于全无声息。

  显然这一切,俱在事先安排之中。

  ——即使那一面斜开的天窗,也早于事先开启,如此一来便可从容进出。

  像是一条硕大无朋的蜥蜴。

  袁菊辰展示了他不为外人听知的“收骨卸肌”之术,长躯伸缩,又似鱼龙游走,妙在全无声息,极其轻巧地已自那一面小小天窗游身而出,攀上了屋顶冰冷的瓦脊。

  现在,他贴身于滑冷的壁角,正用一双深邃的眼睛默默向四方打量着……半面残月,光色如晦,偶有小风,唰啦啦卷动着瓦面的枯叶,景象十分萧索。

  四下里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

  袁菊辰却是信心十足。

  他知道.暗中藏置的另外二人,势将不耐久候,必将出现。

  事实非但正如所料,且要快些。

  一条人影,极其轻飘地已由西侧面,掠上了当前瓦脊——动作之快,宛如穿帘之飞燕。却是脚下稍欠利落,发出了“喀”的一声。

  身势一经下落,绝不停留,滴溜溜一个打转,已跃身正面屋檐,顾盼之间,神色里显示着焦躁不安。

  袁菊辰却已看清了他那张脸——

  三角眼、八字胡、弓腰驼背,衬着他旗杆似的一截长躯,正是三人为首的那个老者!

  “紫蝎子”孙九。

  身子甫落,捏口打了一声长哨。

  静夜里,有似怪鸟鸣空,听来极是刺耳。

  似乎是认定了袁菊辰已刀下人亡,但怎么也不应拖延如此之久。

  却是这一现身,为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紫蝎子”孙九哨声一起,身子已霍地拔起,长烟升空又落向正中过道。

  一片月光,打斜面正照着这一面的山墙,墙角阴影处站立着一个人,正向他点手相召。

  “紫蝎子”孙九“哈”了一声,直觉地认定了必是方大可无疑。

  但不吭声又是怎么回事?

  若照孙九惯常的行事机伶老到,万不应有此疏忽,只是人到“霉运当头”之际,常常举止反常。

  “怎么啦?”

  话出人起,轻轻一晃,已来到了当前墙角。

  猛可里,墙角下的那个人,一阵疾风似地闪身而出,其势之快,疾若飘风。

  “紫蝎子”孙九一惊之下,才知认错了人——敢情不是“亲”家,是“冤”家。

  说时迟,那时快。

  一念未兴,来人——袁菊辰的一双手掌,飞鹰搏兔般,霍地直向他两肩扑来。

  孙九“嘿”了一声,点足就退。

  却是袁菊辰的身子,所形成的庞大气势、阴影,有似怪风一阵,紧临着他的身子,扑面而至。

  千钧一发之际,“紫蝎子”孙九劈出了一掌,一缕尖风,直劈向对方面门。

  可是这一掌,也在对方算计之中。

  随着袁菊辰的陡然站定,“老子坐洞”,上躯霍地向后一收,孙老头那般奇怪的出手,亦为之落了个空。

  “哧!”指尖一线,险险乎直擦着袁菊辰的鼻尖劈了下去。

  一招失手,大事不妙。

  “紫蝎子”孙九陡地定住了身子,疾鹰怒滚地向侧而一个疾翻,却是来不及了。

  袁菊辰这只深鸷的鹰,早已蓄势以待。

  随着他右手的翻起,那一只巨掌,已向孙九当头罩落。

  虽说是大伤新愈,功力亦颇可观。

  宛若一声鸣雷,响自孙九的头上顶门,即似有万钧巨力,霍地直灌而入。

  这一手“翻天掌式”,袁菊辰无疑全力施展。昔日练功时,内力注足时,足可将一面青石磨盘击为齑粉。

  孙九一颗头颅,不比青石磨盘,一霎间更不及提聚运力,随着袁菊辰翻天掌式之下,顶上雷鸣一声,当场顶骨震碎,“腾腾腾”后退三步,面条儿似地瘫了下来,便不再移动。

  三招两式,解决了如此大敌。动作不谓不快,但仍然有所不足,惊动了暗中的那个人:“病大虫”管同。

  休看他病态支离,拖着“瘦骨峨凸”的一副骨架,却是三人之中最具实力的一位。

  酒筵之上,彼此对答,独独这个人一言不发,像是有一肚子的心事,却又是吃酒不多。

  那当口儿,袁菊辰就注意到了他,对他也特别留下了一分仔细。

  这一霎,连杀二人,仍不见此人的露面——足足证明了此人的阴鸷沉着。

  无论如何,袁菊辰“除恶务尽”,却是放他不过,万万容不得他逃身事外。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