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杀人夜


  天亮前后。

  一顿酒饭吃喝,总算侍候完事。许驿丞领着三个煞星,悄悄走出堂屋。

  半轮残月已复黯淡,这一面适当老榕树的大片阴影,尤其黑得紧。

  在许驿丞陪同之下,三个人各处走了一转,跨进了后进院子,便是里面的上房三间。

  “就是左面的那一扇。”许太平的声音低到不能再低:“看见了吧,多多偏劳,兄弟在前面候着,这就不奉陪了!”

  “去你的吧!”

  老头子挥了一下手,许太平皇恩大赦似地即抽身而退,临去的一霎,却不忘嘱咐:

  “小心着点儿,听侯百户说,他身上有功夫……”

  这一点不用他饶舌,姓侯的早关照过了。

  好汉就怕病来磨,就算他真有功夫又怎么样?一来有病,二来还在睡梦之中,更何况哥儿三个有备而来,怕他个球!

  许驿丞退出。

  三个人燕子也似地纷飞而走。

  好快的势子。俟到许太平闻声而警,回头再打量,却已不见了对方三人的身影。

  彼此相识,颇有时日,只当是三个油嘴混混,哪有什么能耐?这一霎才知道,敢情人家身上还真有本事,牛皮不是吹的。这就回去堂屋,独自个再喝两盅吧!

  轻轻地用手一推,房门就开了。

  黑脸汉子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当前,等了好一阵子,才闪身进入。

  凭着他老练的眸子,即使在黑暗之中,也能约摸着看见个大概,床上确是睡着个人。

  头朝里,屁股朝外——是“拱”着身子的那种睡相。

  听不见沉重的呼吸声音,凉飕飕的,屋子里满是清风,窗扇紧闭,却是为何?

  原来是斜侧上方,那一面小小透气的天窗敞开着。这就难怪了。

  “反手金刀”方大可——这个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早先未跟随洪大人当差以前,哥儿三个在江湖上已小有名气,冀北一带,提起“燕山三狼”,多有耳闻。

  “紫蝎子”孙九。

  “病大虫”管同。

  “反手金刀”方大可。

  哥儿三个今夜可都没闲着,全卯上了,却由“反手金刀”方大可打了头阵。

  打斜刺“天窗”吹过来的这股子贼风,冷飕飕地侵入毛发,直觉得令人心里发毛。方大可刀交右手,这“反手金刀”一式。左右施展,最是拿手。老长的一截刀身,反抡臂后,几至全然不显。

  随着他的一式前扑,脚尖飞点,“呼”地已窜身床前,紧跟着的一手“推窗望月”,拉动着右手的长刀,“噗哧”一声,已把床上人切开两半。

  刀锋不谓不快,动作也够利落,只是一样,“人头”不对。

  说白了,这一刀“切”的不是人。

  倒像是一团棉花。

  方大可刀势方出,顿知不妙,收刀、旋身,夜鸟似的一个打转,呼地撤身四尺开外。紧跟着长身直立,纸人也似地直向墙上贴去。

  这一手“藏影”之术,方大可施展得极是老练,用以失风夜战,常能于一击不中之后,立于不败之地。只是今夜晚他可是遇见“鬼”了。

  方大可纸片儿似的身子,方向墙上一贴,却是一个人先他一步,或许更早一点,早就“贴”在那里了。

  鬼影子也似的,那人的一只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极其自然地便攀着了他颈项。

  一收而紧,力逾万钧。

  这一手无疑是“无极门”的“金刚铁腕”之术,暗中人堪称深得三昧,施展得极是老道,伸、曲、盘、扣,宛若一式,不容方大可有所知觉,已落身敌手,再想转动,哪里还来得及。

  随着这人右腕的一式急收.方大可只觉着眼前一阵子发黑,金星乱冒,顿时岔过了气去。

  随着这人的一只大手,五指箕开,同时间已按在了他的“心坎”穴脉。

  一股劲道,紧叩前心。

  “反手金刀”方大可陡然打了个哆嗦,长刀嗒然而垂,便自一声不吭,七孔流血而亡。

  神不知,鬼不晓,匕首不惊,一条人命便自结束。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