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小试牛刀


  好快的刀!

  好快的手!

  霍七的刀快,袁菊辰的手更快。

  一片刀光,眼看着已挨着了袁菊辰的脖子,却是他的手指先已巧妙地落在了对方的刀背上。

  虽然只是两根手指头,却显示了惊人的内力,以至于霍七虽是施出了全身之力,竟休想能够把手里的刀推进一寸。

  唏哩哩,摇曳出抖颤颤的一片刀光……

  对于霍七来说,一霎间的惊诧,真个是无以复加——前推固是不能,后拖亦是枉然。总之,这口刀就像是夹在了紧密的岩石缝中一样,除非是你有撼动山岳的能力……

  霍七当然没有。

  袁菊辰也就不再容情。

  霍七已似由对方凌然的眼神里,惊觉到了不妙,蓦地松手退后。

  ——对方的出手,却总是较他要抢先一步。

  他这里方具动势,袁菊辰的另一只手,已似燕子般地抄飞而起。一起而落,有似电光石火,只一下,已切在了霍七的脖颈上。

  这一下端的不轻。

  只听见“喀”的一声,像是断了根骨节的那种声音,霍七双眼一翻,便宜直地倒了下去。

  武林传说里,就有那么一种功夫——“碎玉功”,能以本身“至柔”内劲,力碎至刚,以之施人,常是外体皮肉不伤,内里五脏尽摧。

  眼前姓袁的所施展的这一手,若是这门传说中的功夫,霍七性命休矣!

  钱捕头一惊之下,陡地打了个哆嗦。

  ——箭已在弦,不容不发。

  “好小子!”

  嘴里一声喝叱,脚下顿处,有似疾风一阵,已自扑身而前,一双牛耳短刀,早已取在手里,顺着眼前这股劲头儿,双刀一上一下,上取咽喉,下扎小腹,蓦地直向着袁菊辰身上扎了过来。

  其势绝快,却仍然不出袁菊辰的算计之中———片掌影,其薄如纸,恰恰在钱捕头递出的双刀之间,电光石火般地猝然落下。

  “哧——”宛若长刀劈风,猛可里已现眼前。

  钱捕头手里双刀,几乎已经挨着了对方的肌肤,偏偏对方的掌锋就是快了那么一点。

  这一掌与前次的那一手,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钱捕头只觉得头顶上一声雷鸣,随着袁菊辰掌锋落处,登时头骨尽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举手之间,连毙二命。

  好厉害的“碎玉”手劲儿——这股劲道连行之下,肉掌大可当兵刃使唤——却把一旁目睹的王亮,吓了个魂飞魄散。

  那样子,简直像是遇见了鬼。

  “啊……”

  脚下一个打闪,差一点坐了下来。

  对方袁菊辰的身子,恰似一阵飘风,“呼”地已现之眼前。

  待将坐倒的一霎,已吃袁菊辰的一只左手,落在右肩之上。

  “啊哟哟……”

  一声惊叫之下,才似觉出对方那只手,并不若想像中凌厉,分明是不着力道。

  一刹那间,这只看似无力的手,却已灌注了凌人劲道,随着袁菊辰收动的五指,有似一把钢钩,简直像破衣直入,嵌进了他的皮肉之中。

  “你……饶命……”

  王亮只疼得全身打颤,一双眼睛睁得又大又圆,简直像是脱眶滚了出来。

  “别怕,我不杀你!”

  “啊……是是……”

  这句话,总算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却只把一双异常惊悸的眼睛,骨碌碌在对方身上转个不已,一时弄不清对方是何居心。

  袁菊辰这才冷冷说道:“你们的鬼蜮伎俩,我清清楚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要先向我下手,那可是他自己找死,他们两个就是最好的榜样。”

  “是是……”

  王亮只觉着全身透体发凉,禁不住两条腿又自悚悚打起颤来。

  “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与潘家毫无牵连!”

  冷冷一笑,袁菊辰接下去道:“回去告诉你们县太爷说,叫他少干缺德的事,要是再敢助纣为虐,陷害忠良之后,回过头来,我必取他性命!”

  王亮哆嗦着应了一声:“是……”

  “还有件事……”袁菊辰缓缓说道:“除了这两个之外,那边竹林子里,还有一具尸体,也得烦你们收一收,打点一下,给北京锦衣卫送去。记住,再过几天,尸体可就臭了!”

  王亮心里一惊,正待出声说话,忽然觉着对方那只抓着自己肩头的手指抖了一抖,似有一股劲道透过他的手指尖,霍地传了过来,即觉着身子一冷,顿时木头人儿般站在当地,动弹不得。

  一惊之下,王亮随即明白,自己已为对方这个人点中了穴道。

  果然不错。袁菊辰随即收回了那只紧抓着他肩上的手。

  “你已经被我点了穴道,八个时辰之后,穴道自解,不必害怕,要是你想中途挣扎,自求解脱,那你是自己找罪受了。”

  话声出口,右手轻转,那一盏高悬在半空中的灯斗,倏地打了个转,应势而灭。

  霎时间,室内一片黑暗。

  袁菊辰却已遁身而出。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