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三三


  倒使得朱允炆吓了一跳,一时不知何以置答。

  “看吧!”岳青绫咬着下唇儿:“连一句真话都不敢说,还说对人家好……才不信你呢!”

  说着赌气地拧过了身子。

  “唉……”

  朱允炆这才明白过来,慌不迭地赔着小心:“这可是冤枉呀,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你就生气了,真是从何说起!”

  “好吧!”岳青绫忽地回过了身子,模样里透着认真:“您是皇上,君无戏言,就老实地放下一句话吧。您……打算怎么办吧!”

  “什么怎么办?”

  “又装……”岳青绫生气地翻着白眼儿:“我问您……以后您打算把我这个人怎么搁吧……我是说……把我放在哪儿?”

  原来是这么档子事,朱允炆这才明白了。

  “你说呢?”

  说时他把脸凑近了,近到挨着了她的脸:“这不就是你一个人了么……你就是我的娘娘……我的小娘娘!”

  病才刚好,他的风流病可又犯了。

  岳青绫把身子离远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确实也拿他没有办法,乘着这个热头上,正想好好说他几句,为今后立个规矩,却是外面有了动静,吓得她立刻闪开一旁。

  “姑娘是我!”

  宫天保来了。

  官天保与钱起分别潜身进来。

  “怎么回事?”岳青绫脸上讪讪地道:“他们人来了?”

  官天保说:“人来了不少,姑娘你看怎么办?”

  “不用怕!”

  岳青绫一面整理着身上,转向钱起道:“钱师傅,回头你背着先生在中间,宫师傅殿后,我在头里,我们往东边去,那里路我熟,出了这个山就没事了,我爹会在那边接应!”

  一听见岳天锡在那边接应,宫、钱二人俱都宽心大放。

  几个人立时动手,为朱允炆穿着准备。

  岳青绫探头穴外,听了一会,回身道:“对方最厉害的是那个姓方的,其他都无足可怕,就是姓方的来了,我也不怕,我们有三个人用不着担心!”

  当下随即潜身外出。

  先时的一天大雾,不过是说话间的工夫,竟然为风所驱散。

  岳青绫身子方一出现,猛可里附近山坡间,一人断喝一声道:“在这里了!”

  紧接着弓弦一响,“嗖”地射过来一支狼牙飞矢,直取岳青绫面门,却给后者举手劈落地上。

  她随即吩咐身后道:“快出来!”

  钱起等一行,聆听之下,匆匆现身而出,便在这一霎,弓弦数响,一片箭矢直向着四人站身之处飞射过来。

  岳青绫嘴里叱着:“快走!”长剑挥处,一片格格声响,已把飞来箭枝,全数削落地上。

  却只见人影翻飞里,两个人已飞身近前。

  一身黑纱官式长衣,白玉闹腰,头上扎忠靖巾,典型的锦衣卫装束。

  原来燕王入主称帝之后,手下臣子为主表功,新兴起一种戴头为忠靖巾,意在歌颂当年燕军人主之“靖难”之役。

  能够身任大内所谓“上二十二卫”中最称重要的锦衣卫卫士,武技自非泛泛。

  眼前二人,腰上各扎着一方红绸,按阶应在百户之职。

  左边一个细腰长身,手施钢枪。右边一个却是五短身材,手上却握着根七节虎尾钢鞭。

  双方甫一照脸,细腰长身的一个,一横手上钢枪,大声叱道:“还不给我站住!不想活了么!?”

  岳青绫却不理他,拨心一剑刺来。

  “反了!”这人挥动钢枪,用力向对方剑上就磕。

  却是对方这个姑娘过于厉害。

  细腰汉子满以为凭自己手劲儿,加上钢枪分量,这一下定能把对方长剑磕飞半天,却是不知一磕之下,竟走了个空。

  眼看着对方少女剑走轻灵,随着她身子滴溜一个打转,极是巧快地已到了自己左侧。

  岳青绫身法至为巧快,人到剑到,决计以迅雷不及掩耳身法,取对方性命。

  细腰汉子一惊之下,一只钢枪招式已然用老,再想收回哪里还来得及?

  随着岳青绫的一声清叱,剑发无声,容到对方乍然警觉,早已剑光璀璨,蔚为大观。

  耳听得“嚓!”的一声,那一只力持钢枪的手,连同着整个臂弯,一并被斩落下来。

  细腰汉子惨叫了一声,一个抢背翻身,跌出七八尺外,在地上一连几个打滚,便自昏死了过去。

  手持虎尾鞭的一个,目睹下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上前?

  嘴里怪叫一声,一拧身直向着一旁山陌上纵去。

  宫天保待将纵身追上,却只见岳青绫反臂拧腕,发出一枚暗器蛾眉针,“打!”

  暗器原来就插在发上,一共三枚,看起来不过是个银簪子罢了,却不知竟是厉害的独门晴器。

  日光下,银光一现。

  五短汉子身子才蹿了个高儿,不过拔起来一半,即为这枚自后袭来的蛾眉针正中背脊。“吭!”了一声,一个咕噜自高处滚了下来。

  宫天保赶上去手起刀落,便自了结。

  胡哨声响,树丛里满是人影,显示着敌人一面,确是人数不少。

  岳青绫一马当先,率同着身后三人已然扑向了右面树丛,这一带地势尤其险恶。

  放眼当前,荆刺遍野,乱石绵延,云蔼低迫,连接着蒸腾的茫茫雾气,不远处一道瀑布,自山顶潺潺直跌而落,溅发起大片狂雪。

  “这是飞云涧!”

  岳姑娘用手里的剑向前面一指:“过了飞云涧是万松坪,到了那里就好了!”

  她犹未忘回过身来向着朱允炆看上一眼,浅浅含笑道:“怎么样,吓着您了吗?万岁爷?”

  朱允炆也只剩下苦笑的份了。

  钱起重新把他背好了,用一条绫子紧紧兜着,这样就不虞中途跌落。

  岳青绫用手里剑拨着脚前的棘荆刺草,嘱咐钱起道:“小心

  便在此刻,迎面大树上,一人怪声笑道:“来得好!”

  噗噜噜,一阵子长衣飘风声,怒鹰也似地落下个人来。

  紧接着这人身后,呼喇喇一连又落下四个人来。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