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三二


  一片茫然地直向面前的青绫瞅着,朱允炆脸上终于现出了笑纹。

  “你……来啦?……你真的回来啦?”

  “您就少说两句吧?”

  岳青绫面上讪讪地回过脸来,似笑又嗔,更似羞涩地看着他。

  “这么大的人了,自己还不会照顾自己!瞧瞧……才一天不见……怎么就病了?”

  “我……”朱允炆傻乎乎地向她瞅着,嘴里不清不楚,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岳青绫看了他一眼,碍着宫、钱二人在面前,终是不便说些什么。

  随见她解下头巾,把一头长发向后拢了一拢,袖子挽高了,露着一双细白的皓腕,左右顾盼一眼,“二位师傅帮着我一点,把他招呼好了!”她脸现娇羞地说:“我这就运气给他发发汗……看看行不行吧!”

  岳青绫运施真力,化为阵阵热气,透过她细腻的手心,由朱允炆的两处气海俞穴直传而入,不过是半盏茶的时间,后者身上已见了汗。

  黄豆大小的汗珠,一颗颗滚圆的直由他脸上洒落下来,解开来的一件中衣小褂,不一会全让汗水给湿透了。

  “这么多汗水……姑娘……你看施得么?”

  宫天保满脸关怀地向岳青绫瞅着,他是担心皇上身子弱,出汗太多怕会虚脱了。

  岳青绫却是胸有成竹,一面运气传向对方。聆听之下,轻展笑靥道:“宫师傅放心,先生是受了寒露,发了汗就好了!”

  宫天保方自点头。

  朱允炆却眯着一双为汗水浸湿几乎睁不开的眼睛道:“还不……行么?热坏了……”

  岳青绫侧过眼睛瞅着他,绷着脸说;“再忍会子吧,快了!”

  朱允炆见她与别人说话,总是笑,见到自己可就不一样,自己心里有数——只以为前夜之后,她的不告而别,定是恨透了自己,此后再也不复见面,却不料她又回来了,却是恰当自己性命的危险关头,难得的更对自己施以妙手,近到肌肤相贴,可见终是有情……不但原谅了自己,甚至抢身相救,真是料想不到。

  最难消受美人恩……更何况生死患难之间?!

  多情的皇帝瞧着瞧着,真有不胜感慨,柔情地说道:“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

  岳青绫一下子脸红过耳,真没想到这种话,他竟然当着人面前说出来,真叫人臊得慌……简直不知说什么好,心里一急,狠狠地盯了他一眼。

  “您真会说笑话……您是皇上……我哪里敢?”

  顺口而出的两句话,却自牵动伤怀,想到了那夜的失身受辱,不由得一时悲从中来,眼圈儿一红,几至落下泪来。

  “你……怎么了?”

  朱允炆忍不住一下子坐了起来。

  岳青绫一推他道:“别……您躺下来吧!”

  心里一急,劲道儿施得大了点,朱允炆哪里吃受得住,“通”的一下子又倒了下来。

  岳青绫吓了一跳,忙自去扶,像是当初一样,这只手便自落在对方掌握中。

  “您……”

  岳青绫真有点急了。

  所幸宫钱二人知趣,潜出穴外。

  外面传进来宫天保的声音:“姑娘小心照顾着先生,我们就在这附近走走……”

  虽是如此,岳青绫亦大感羞窘不堪,偏偏面前的这位主子,身份极是特殊,决计动不得粗,再者,总是有情于他,这就叫人无可奈何了。

  气也不是,急也不是,更何况前番委屈犹自萦系心里,恨不能打他一顿,却又是万万不能……一时间感慨交集,淌出了两汪清泪……

  “你哭了……”

  朱允炆愣了一愣,傻忽忽地又坐了起来。

  “谁欺侮你了?……告诉我……我给你作主!”

  真正是气他不过。

  岳青绫背过身子擦干了泪,再回过头来,对方仍自傻乎乎地向自己望着,脸上、身上满都是汗水,想想也真是啼笑皆非。

  “您就别给我作主了……还是管管您自己吧,呶!给我睡好了!”

  一面说,扶着他又躺了下去。

  朱允炆这才回复了笑脸,那一双脉脉含情的眼睛,只是贪婪地眨也不眨地向她脸上盯着。

  岳青绫被他盯得窘透了,恼又不是,笑也不能,轻轻一叹,寒下脸来望着他道:“万岁皇爷,你可给我听好了,这可不是你的皇宫内院,由着你的性子,爱怎么样便怎么样……这是什么地方?敌人就在咱们咫尺之间,随时都可能进来,要你的命!”

  朱允炆脸色登时为之一变,岳青绫可又怕把他给吓着了,见状顿了一顿,大白眼珠子瞟着他,哼了一声,笑嗔道:“也真难为您了,这么点本事还能当皇上?!得啦!您也别害怕,我这不是来了吗?……唉!您呀……”

  嘴里说着,一面动手为他揩着汗,摸摸他的前额,热倒是退了。

  “不烧了!想喝水不?”

  “嗯!”

  真是没有法子。

  大姑娘只好也像宫天保那样,洗干净了手,捧上满满一握,送过来。

  朱允炆喜孜孜地瞅着她一笑,两只手接捧着她的手,便自低下来就手而饮,把一掬水全喝光了,最后干脆把自己的脸也埋在这双手里……

  岳青绫轻轻一叹,也只得由着他了。

  这两天她也想通了,女孩子家,终必是要嫁人的,既然已失身于他,便是他的人了,却是这个人非比寻常,虽说是如今落难在外,总还是个皇上,难保他没个三妻四妾……

  一想到这里,可就由不住她心乱如麻……说真的,什么都好说、好忍,就只是这一宗,要让自己跟在他身边,名不正言不顺的,只是个小星星……那可是绝对不行,宁死也不能从……

  这一次来,她心里早就算计好了,这档子事一定得弄个清楚,要不然,哼,管他什么皇上不皇上的,可看着自己扭头就走。

  冷不防地抽回了手:“皇上您坐好了!”

  朱允炆涎着脸。还想再说什么,碍不着面前佳人冷冰冰的那种表情,尤其是那双眼睛里的光采,寒若冰魄,真能把人给镇住。

  忽然间使得朱允炆为之忆起,对方固然是秀色可餐的佳人淑女,同时也是个拿刀动剑,出手取人性命于俄顷之间的侠女子。

  一念之触,朱允炆真个吓了一跳,慌不迭地坐正了身子:“你……”

  看着他这个样子,岳青绫却又狠不下来了。

  “您别害怕……只是有几句话想问问您……”

  朱允炆这才松了口气。

  “什么话……”

  “其实也没什么……”大姑娘忽然又变得忸怩了:“只是心里奇怪……皇后呢……她没有跟着您?”

  还当是什么事呢!朱允炆解颐一笑,笑容里不无凄凉,摇摇头说:“她死了,你还没听说过?”

  岳青绫“啊!”了一声,黯然地垂下了头。

  “是烧死的!”朱允炆缓缓说:“当日来不及出来……”

  “我知道了……”岳青绫看着他:“那您身边就没有一个人跟着……服侍您?……我的意思是,一个女……人……”

  朱允炆说:“怎么没有?李妃跟着我出来的!”

  “李……妃?”

  “一个可爱的女人……”朱允炆喃喃说道:“她也死了。”

  岳青绫低低地“嗯!”了一声,头垂得很低,心里真有点像是犯罪的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固然是放了下来,却也为着自己的自私而内疚,好久好久,她都不敢向对方看上一眼,生怕一望之下,让对方窥透了自己的心思,那该有多不好意思?

  她总算放下了心。却也因此,一霎间心里乱糟糟地想到了好些事……说不出的一种感觉,脸上一阵子红、一阵子白……

  “你在想什么?”

  朱允炆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肩膀,恐惧既去,剩下来的便只是蜜蜜柔情。

  却是这一句,带来了眼前姑娘的无边伤怀,身子一歪,反而倒在了他的肩上。

  “先生您坏……”

  便自伏在他肩上泣了起来,两只手一下下在他身上拍着、捶着……却是一下比一下无力,一下比一下更轻,临到最后,便是那样软酥酥地抚在他的身上。

  再怎么样强,总还是个女人,这一霎毋宁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

  朱允炆感叹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把她抱紧了,轻轻抚摸着她又柔又细的长发……

  “好姑娘,你就别哭了……以后好好跟着我……我疼你……”

  岳青绫蓦地止住了泣声,一下子由他肩上抬起来。

  “您说的可是真的?”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