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四五


  第五章 金鸡三啼

  返回到下榻宾馆紫展阁,马步云兴致犹浓。换上了便服,倚身而坐。

  井天铃趋前说:“大人歇息一下吧!”

  “不用不用……”马步云端着茶一副沉思模样:“这个郭王妃,她在给我掉花枪?”

  “没有错的,就是她。”

  井天铃声音沉着地道:“就是郭都督的女儿,而且,她身上多半有功夫!”

  “啊一一一”

  马步云一下子坐正了身子:“你……怎么会……”

  “卑职是由她的眼神,以及走路时的一些小动作上看出来的……”并天铃冷冷地说:“总之,这个女人太不容易对付了,大人对她要多留些心……”

  “你的意思是……”

  ”卑职认为大人不可操之过急……”井天铃上前一步:“这件事先不要让王爷知道,万一王爷有心护短,对大人反倒不好……”

  马步云微微点了一下头,缓缓靠下身子来,一只手摸着下巴,冷冷一笑:“朱华奎也不知道是在给我玩的什么把戏?这些个王爷当中就数他最精,不好对付,哼哼,不过他要是成心给我碰……那可是有点自不量力了!”

  “大人是说那一件珍珠宝衣?”

  “当然!”马步云阴森地笑道:“我看他是八成儿舍不得拿出来,这也难怪——咱们得想个法子叫他心甘情愿地拿出来才好!”

  话声才顿,外面廊子传来话声,“启禀老大人,王府高大管事求见!”

  马步云怔了一怔,看了井天铃一眼,点头道:“有请!”

  井天铃匆匆趋前,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三人,除了王府总管事高庆麟之外,另有两名佩有长刀的王府卫士。

  高庆麟双手捧着个描金黑漆长箱,模样拘谨慎重。

  “王爷吩咐,这东西要面呈马老大人!”

  “知道了!”

  井天铃应了一声,一双眸子向着王府随行的两名卫士逼看一眼,后者二人这时识趣地后退一步,分侍门辕左右,不再跟进。

  高庆麟随着井天铃进了宾馆内厅。

  “楚王府内务总管,卑职高庆麟,叩见都督大人!”

  一面说,高大管事真个直直地跪了下去,却把手中黑漆长箱高高举起。

  “奉王爷口谕,面呈宝衣,老大人请!”

  “啊!”

  马步云一惊又喜,瞪大了眼睛:“你是说……那一个珍珠宝衣?”

  井天铃赶上一步,双手接过了漆箱,转身来到马步云座前,躬身请示道:“请容卑职启开一看!”

  马步云一笑说:“你也忒过仔细了,就快拿出来看看吧!”

  “遵命!”

  嘴里说着,并天铃转身把箱子放置玉案,双手待启的当儿,才自发觉到箱子敢情是锁着未开。

  高庆麟警觉地“啊!”了一声,站起来说:“钥匙在这里。”

  双手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才掏出了把小小金匙,井天铃走过来接到手上。

  却在这一霎,耳听得右侧方一声冷笑道:“打!”

  “咻!”

  一片闪烁金光里,爆射出满屋金星,刺耳尖风里,数十点细小暗器,直向着井天铃、高庆麟二人全身上下爆射疾飞而来。

  这般阵仗尤其是发生在此时此刻,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谁能想到,在戒备森严的王府之内,竟然会有刺客?此时情况,即使身负奇技的井天铃也由不住吓出了一身冷汗,高庆麟就更不用说了。

  “啊!”

  嘴里惊叫一声,高庆麟犹自想闪身跃开,却不知飞来暗器过于猛快,简直不容他有置身之境,身子才不过转了一半,只觉得右边半身一阵子奇痛刺心,其中更有数处穴道被击中,大叫一声,登时翻倒地上,晕了过去。

  井天铃虽说较他要好得多,借助于他杰出的轻功绝技,施展了一式“旋风疾转”,嗖地掠出了丈外,但是来犯暗器既多又快,直似出巢之蜂,急切间想要全身而退,简直是不可能!

  眼前之势,出乎常情,井天铃身势才自转出,还不曾落实,只觉着右腿上方腰侧一阵奇热暴痛,已为对方数枚暗器透衣滑身而过,其中一枚更至深入腿肘,登时血流如注,几欲站立不住,倒了下去。

  现场厅内一阵大乱。

  马步云眼看着这般情况,早已吓了个魂飞魄散,高呼了声:“拿刺客!”

  井天铃闻声而警,蓦地奋身而前,护向马步云身前。只以为来人伺机待向马大人发难,却是不曾料到,来人另有所图。

  说时迟,那时炔。

  随着前番暗器的出手,耳听着“咔喳!”一声爆响,整扇轩窗片碎飞炸而开,来人刺客有似飞云一片,已自掠身而前。

  黄衣大袖,头扎蒙巾,起落进退,有如电光石火,却是举止从容不迫,俨然大家身手。

  眼前黄影一闪,起落之间,已把置于大理石案上的那个内置宝衣的长方黑漆的木匣抢到手里。紧接着身似旋风,“呼!”地跃起,噗噜的衣袂飘风声里,已自脱窗而出。

  各人目睹之下,呆了一呆。才似忽然省转过来。

  马步云“哎呀!”大叫了一声道:“不好!王爷的宝衣被抢跑了!”

  井天铃焉能不惊?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