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四四


  朱华奎左右看了一眼,不见孟小月,随自含笑说:“这件事回头再说,马大人,你昨天说的想看的东西,是不是就是这个?”

  “啊!不是……不是……”

  马步云表情不大自然地四下看着。

  “王爷的收藏这么丰富,真把我眼睛都看花了……”说时脚下移动,又向别处走去了。

  朱华奎倒是很好性子,一直陪在他身边,对于每一件展示都不耐其烦地一一解说。

  这一道展示宝物的回廊,虽不很长,无如在马步云细细观赏之下,一圈看下来却也费时极多,等到走出奇珍阁时,时已近午,该是午餐时刻。

  不用说,丰盛的华筵早已备妥。

  于是宾主相继落座。

  马步云长长舒了口气说:“王爷今天真叫我大开眼界了。真好,真好……”

  朱华奎说:“只是未必让马大人满意吧?”

  “咦!王爷说哪里话?”

  “因为好像马大人并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东西,未免有点儿扫兴,是不是?”

  “王爷真会说笑话……”马步云又自习惯地发出了他那类似公鸡一样的笑声。

  “少廷!”朱华奎破格地叫着马步云的字号:“明白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就干脆直说一句,你听外面人的传说,到底想看的是件什么东西?”

  这么直言探询,毫无回转之余地,逼使得马步云直似非说不可。

  “王爷快人快语,真豪爽人也!”

  身子往后一靠,十指合插,这就说出了心中的一件隐秘。

  “一件宝衣!”

  马步云灼灼目光,眨也不眨地直向王爷逼视过来,声音沉着,一字一字地吐出。

  “一件珍珠长衣!”微微一笑,他接下去道:“据传王爷在发掘前宋襄阳王故居时,得到了极多宝藏,哈哈哈,据知这位襄阳王生前极喜收藏故物,方才所见的那个全玉人像即是他的得意收藏之一,然而我所风闻,除了这个玉人之外,另有一件当年武帝御着的珍珠宝衣,却不见王爷在奇珍阁展出,不知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

  朱华奎面色顿时一惊,金红色的国字脸上,罩起了一层难以令人窥透的阴沉。

  马步云这般斗胆的直言无讳,自是说明了他的有恃无恐,朱华奎若是心存狡饰,只怕不易打发。

  “马大人你的消息好灵通……”朱华奎缓缓点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件东西,由于年代过久,其中有几处珍珠脱线,正请专人精工缝补……”

  马步云一怔,失笑道:“这么说我来得不巧,是没有这个眼福了?”

  一面说还自摇头,频频叹息不已。

  “那也不至于!”朱华奎转颜一笑说: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凡是马大人你心里想的事,我总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是说……”马步云瞪大了眼睛:“王爷……”

  “这件事随后再说,总之马大人,我总不会让你失望就是了!”

  乐声起奏,午宴正式开始。

  却于这时,身侧的两幅纱幔缓缓启开,在六名身着宫装的女侍前导之下,郭王妃一身鲜艳缓缓步出。

  对于马步云来说,这可是一次意外的惊喜。连带着身后的井天铃也睁大了眼睛,昨夜灯火之下不曾看清这位王妃的庐山真面目,此刻正午时分,情形自是不同。

  随着郭王妃的步履渐渐临近,她美丽的面靥,也就更见清晰,只是……

  马步云几乎泄气了。

  原因是王妃的新装依然是那种高出领口甚多的式样,且由于那种荷叶边样的波纹,甚而较诸昨夜更具掩饰之功,郭王妃美丽的颈项以及下颔部分,尽为掩饰,看在马步云与井天铃眼里,焉得不为之大失所望。

  看来是王爷为示优渥,才致二度让他的爱妃出来陪饮共餐。

  马步云失望地怔了一怔,忙即站起见礼道:“参见王妃娘娘!”

  郭王妃颔首说:“马大人请坐!”转身向王爷见礼:“王爷万安!”

  随即入座。身后雀扇屏开,宫女两列而排,虽非紫禁城东宫后座母仪天下排场,却也气势可观。

  紧接着乐声起奏,一行十二艳姬的筵前舞蹈开始。

  虽是时令降冬的气候,外面大雪纷飞,室内却和煦如春,几盆火炭,将整个大厅烘托在无边暖洋温煦之中,再着眼前丹墀之内的几个舞姬,穿着单薄的舞衣举手投足,肉体毕陈,较之室外的酷寒,不啻大相径庭,这便是帝王人家的排场,焉能不发人深思!

  马步云全然无心于眼前歌舞,一双眼睛只是向对座的郭王妃看着,却不是为王妃的美色吸引,实在是心里所揣压着的那个极大稳秘,极待揭穿证实。

  其实他手里早已把握了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楚王所极爱的妃子,就是当年仇人郭都督的唯一爱女,只是兹事体大,总不便草率行事,再者楚王朱华奎的面子也是要顾全的,这就令他煞费周章,盘算着应对之策。

  在一阵急骤的乐声之后,歌舞停止,俏美的舞姬,徘成半环状,纷纷向王爷王妃马大人请安。

  马步云这才恍然而警,笑呼了一声:“赏!”

  手下人立刻把事先备好的赏银发了下去。

  午筵至此才正式开始,捧有金盅玉碗的女侍,自两侧姗姗步出,把佳肴美酒恭置于主客案头,两侧随即声起,演奏着轻松愉快的音乐,声音断续幽致,若有若无,无碍于主客的对答。

  朱华奎举起了面前的玉觥,说:“来,少廷,我们先干了这一杯,才好吃饭!”

  马步云应了一声:“好!”双手捧着酒,大声道:“我敬王爷,祝王爷瑞泰康安!”

  一仰头,喝干了手上的酒。身后人立刻又为他斟了一盅,马步云双手捧起向着郭王妃道:“这第二盅祝王妃娘娘美若天仙……”

  当着王爷,这样的语涉轻薄,简直不伦不类,但是朱华奎并不责怪,反倒哈哈大笑了起来。

  马步云仰首又干了一盅。郭王妃微微一笑,并不就饮,点头道:“我不会喝酒,马大人你是海量,就请自便吧!”

  碰了个软钉子,马步云并不介意,斜着一双泛有红光的眼睛,犹自向对方打量不已!

  “下官在京时,曾听人说起,说郭王妃娘娘不但人长得美,艳若天人,而且还有一身好功夫,传说娘娘自幼曾随艺人习武,练有一身好功夫,不知是真是假?今天倒要亲自向王妃娘娘问个究竟了!”

  此话一出,举座震惊。

  包括王爷在内,数十双惊异的眼睛,一齐都向着座上的郭王妃集中过来,显然吃惊不小。

  微微一怔之后,郭王妃带着难以理解的微笑:“我不懂……马大人你在说什么呀?”

  朱华奎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这种事?那可是太滑稽了……”

  朱华奎收敛笑声道:“天下就有这种闲人,一天到晚吃饱饭没事干,专门造谣生事,马大人,居然连你也相信了?”

  马步云原有一肚子活,打算伺机向郭王妃刺探,此刻见王爷脸色不善,也就不便过于放肆。含糊地应了一声,便自不再多说。

  朱华奎忽然“啊!”了一声,笑向马步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上次我不是跟你提起,要给你推荐个人吗!”

  马步云怔了一怔。

  “来呀!”朱华奎双手拍了一下:“召孟小月!”

  身边人跟着吆喝:“孟小月!”

  孟小月其时就在大厅,聆听之下应了一声,慌不迭步出丹螺,而上见礼道:“参见王爷!”

  朱华奎一指马步云说:“马大人!”

  “马大人!”孟小月深深打了一躬,后退直立。

  “这是……”

  马步云偏头看向王爷:“他……”

  “这就是我给你推荐的人!”朱华奎一脸笑容地道:“他姓孟,孟小月,现在我手下天卫营当差,允文允武,在我这里可惜了,马大人你留在身边看看,能中用还望好好提拔!”

  “王爷言重了!”马步云目光转向当前的孟小月:“王爷推荐的人,还能错得了?”

  一面说,倒是好生地向着孟小月打量了几眼,频频点头道:“好好好……既是王爷抬爱,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吧!”

  孟小月深深又打了一躬:“谢大人!”

  瞬息前后,改了称呼,由“马大人”而“大人”,听在马步云耳中大是受用。

  “孟……什么?你过来……说话!”

  “是,大人!”孟小月跨前几步,直趋向马步云座前。

  却是一个人闪身而前,间隔于他与马步云之间,孟小月定步注视,认出了来人正是井天铃。

  “卑职孟小月——大小的小,月亮的月!”

  嘴里一个字一个字清晰报出,一双眸子却是瞬也不瞬地直向当前座上马步云盯视着,并无丝毫畏缩之意。

  马步云上下再次打量了他一眼,对于面前这个体态魁梧轩昂的年轻人,先就心里喜欢,大是中意。

  “孟小月……你还会功夫么?”

  “粗通一二,还望大人栽培!”

  “好好好……”马步云笑咧着一张大嘴:“你就先在我身边跟着吧,等回到京师之后,再看看怎么安置你!”

  孟小月应了声“是”,深深一揖,转向井天铃抱拳见礼,便自退下一边。

  盛筵持续,轻松气氛里,第二班歌舞又自开始……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