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四二


  柳叶飞刀正中井天铃背后要害,发出了“铮”的一声脆响,声音竟似击落在山石之上一般,随即反弹而坠。

  井天铃以其极杰出的内功金钟罩影之术,躲过了眼前一步杀身之难,却是为此一来,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此逗留。

  当下身子一个倒仰,借助于脚下的一踹,一式“倒剪金波”把身子反纵出三丈五六,直向五丈来高的阁楼下倒窜飞落。

  井天铃这一身轻功绝技可真不是“盖”的,即在他一双脚尖方自触落地面的一霎,整个身子已自第二次腾起,施展的是轻功中极为上乘的“晴空飞羽”身法,一连三四个起落,已置身十数丈外。

  眼前一片翠茵,四周松柏为障,原是赏心小苑内最称清幽僻静之所。

  井天铃匆匆来到,待将由事先早已盘算好的出路进出,偏偏有人放不过他。

  “井大人,这是干什么来啦?”

  话声一落,来人已猝然现身眼前。

  却像井天铃一样,头上扎着一方黑巾,连头带脸,缠了个严丝合缝,仅仅露出一双眼睛,用以窥物,身子那么快速地闪了一闪,已到了井天铃身前。

  井天铃霍地为之一呆。

  倒不是来人的这般身手令他吃惊,却是对方口里的那一“井大人”吓住了他。

  他此来极是谨慎小心,之所以蒙面出没,正是惟恐被人识破了行藏,累及身后的马都督,却不曾料到这番苦心竟自白费,何以一上来即为人看破!?

  井天铃不愧是久经黑道的老江湖了。

  一惊之后,紧接着他压低了嗓音,冷笑一声道:“什么井大人河大人,一派胡言,看打!”

  话声一顿,双手一分,疾若电闪地直向来者蒙面人双肩上拍来。

  蒙面人“嘿!”了一声,双臂一挡,取势招架,却不待井天铃抽换之前,双掌乍合,直向对方脸上击落下来。

  井天铃哼了一声,身子一个快闪,“唰!”地来到了蒙面人左侧,“呼!”地击出了一掌。

  蒙面人骑马蹲裆,硬硬地接住了他的一掌,顿时只觉着一股绝大的劲道,直由对方手上逼迫而来,力道之巨大简直出乎想象,几至难以招架。

  以蒙面人之精湛功力,竟自无能承受,足下一个打闪,几乎坐倒在地。

  这么一来,他才知道了厉害。

  敢情是这个姓井的,果真身负绝学,较之传说更有甚之。

  井天铃一式得逞,更不手下留情,脚下一个切步,快速抢身而进,右手抖处,一双手指直向着对方两只眼睛上点挖过来。

  蒙面人身势未曾稳住,井天铃杀着又到,却是危险万分,急迫中却听得身侧树丛哗啦一响,跃过来一条快速人影。

  妙在此人也是头扎面巾,一身灰白长衣。由于四下落雪,这个颜色较之黑色更具掩饰之功

  灰衣人身子一经切进,也同井天铃一般快速,呼地直向着蒙面人身边来到。

  井天铃不觉一怔!

  灰衣人乃得抢先一步,来到了蒙面人身边,右掌一吐发出了强悍掌力,后者为避其锋,不得不窜身跃开,这么一来可就避开了井天铃的一双手指。

  眼前情势,紧迫之极。

  并天铃受惑于灰衣人的乍然出现,不觉手下略慢,竟至为蒙面人逃逸一边,不觉大是震怒,却是来人亦不是好相与,冷笑一声,旋身而进,一式“春风送爽”,双掌齐扬,反向着井天铃正面袭来,掌势疾劲,俨然大家之风。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灰衣人掌风再出,井天铃已识得厉害,偏偏他自恃极高,决计要予对方一个厉害。

  一惊之下,继之以内力灌注,四只手掌便自接触到了一块儿。

  “嘿!”

  几乎是异口同声。双方同时吐气开声,估量着确乎是极具实力的一击。

  像是一双猝分的燕子,蓦地两个人同时分开。

  一式交接,也就足够了。

  三个人似乎谁也没有恋战之意,却是别具用心,谁也不希望暴露自己身份,要不然也不会各自蒙面了。

  对于井天铃来说,这种心态更是如此。虽说是心里极不甘心,却也不得不顾全大局,即时全身而退。

  蒙面人施展身法,一路轻登巧纵,来到自己住处。

  灰衣人却先他一步在草堂之前等着他了:“你?”

  蒙面人一愣之下,终于解开了心里的谜团。

  “你是……裘先生……么?”

  那还用说,不是他又会是谁?

  “你的胆子也忒大了!”

  灰衣人反手揭下了面巾,露出了清癯瘦脸以及下巴上的一绺子山羊胡须。

  裘大可。

  点上了一盏灯。

  却把光焰拨到了最小。

  蒙面人揭下了面巾,也现出了本来面目。

  孟小月。

  他神色微似沮丧,确如裘先生所说,自己今夜大为失算,若非是裘先生即时现身,对自己加以援手,情况之糟,简直难以想象……

  苦笑了…下,他用感激的眼神看着裘大可,点点头表示了自己由衷的谢意:“先生您……您怎会来了广

  “我算计着会有这么一手——这个姓井的决计是不甘寂寞的,果然被我料中了……”

  裘大可眼光在对方身上一转,微微一哂,接着说道:“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轻身涉险,你太大意了!”

  孟小月脸色微微一红,顿了一顿,才道:“这个姓井的好大的胆……您看他是为了什么?”

  “原因很多……”

  裘大可笑得很神秘,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王爷晚宴的时候,已经微有端倪,难道你还看不出来?”

  “先生的意思是……说……”

  “他们是垂涎王爷手里的一件东西!”

  “这就是了!”

  孟小月连连点头,想到酒宴间马步云亲口向王爷所提起的宝物之事。

  显然,孟小月甚而裘先生俱都还不知道牵连着郭王妃的这个绝大稳秘。

  裘大可一只手拈着下颏上的山羊胡子,冷冷地说:“看来这件东西,并不是如王爷所说藏在东珠楼里,而在赏心小苑……”

  孟小月忍不住奇怪地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件珍珠长帔!”

  “珍珠帔风?”

  “对了!”袭大可眼角泛出了几丝皱纹:“传说是当年汉武帝所收藏的一件至宝。传说这件珍珠宝衣可以防止一切邪恶侵害,水火不伤,兵刃不犯,真正是人间一等一的稀世至宝!”

  孟小月心中一惊,顿了一顿,暗付道:“这就难怪了,他随即想到了何以那么多的事件,在过去的时日里始终围绕着东珠楼以及眼前的赏心小苑阴魂不散?原来这其中竟自包藏着这样的一个隐秘祸心?姑不论此一传说是真是假,听起来也足以惊心动魄,引人贪婪垂涎的了。

  裘大可冷冷一笑说:“这个姓井的果然是个极厉害的人物,他的功力要较你高得多,今后你要特别小心,不可与他正面为敌,我猜想就在这两天,王爷就要荐你过去了,以后你们还将共事一主,上来不合可就难以共处了!”

  孟小月微微一笑,点头说:“谢谢先生关照,我知道!”

  裘大可笑道:“看来如今这个王府,八方荟萃,正是多事之秋,等着瞧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罢站起来,转身离开。

  孟小月送到门口。裘先生鼻子里微微哼了一声,回过身子说:“眼前王府,可真当得上卧虎藏龙之地,这个井天铃实在说可以称得上是个极厉害的人物了吧,嘿嘿,还有那隐藏在暗中,至今还没有现身的人,那才叫真正的厉害呢!等着瞧吧,就快要见真章了!”

  孟小月心里一动,说:“难道说这里还藏着什么江湖黑道的人物?”“那倒也不是——”裘大可阴沉地说道:“看起来怕是比黑道人物更可怕!更难以猜测!”

  说着他摇头一笑,自嘲似地道:“居然连我也没有看出来,这么多年了……太神秘了……太不可思议了!”

  孟小月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哦”了一声,眼巴巴地看着他呐呐说道:“先生说的是那个神秘的女人?”

  脑子里随即闪出了那一夜,自己为敌两位师兄险遭不测,幸赖一位长发女人的临场解救——此事过于离奇,简直无从想起,眼前裘大可忽然提起,不禁使他猝然记起了这个人来。

  裘大可看着他微微一笑:“一点都不错,就是她,依你看,这人又会是谁呢?”

  这倒把他问住了。

  孟小月一片茫然地摇了一下头,他当然不知道是谁,难道裘先生知道?

  “是谁?您知道……”

  裘大可笑得更神秘了。

  “也许我能猜着……不过现在还言之过早,往后再看看吧,妙!妙……妙极了!”

  言下颇有感伤,却是表情冷竣,脸上绝无笑容,向着孟小月点了一下头,倏地转身而去。

  早餐之后,马大人一行来到了东珠楼。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