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四〇


  随即,他接上了先前的话头道:“马大人你还没有说出来你的第二个愿望……”

  马步云大笑三声道:“王爷真是快人快语,看来我这小小的愿望是不致落空了!”

  朱华奎对此人早已心存拉拢,自是不以唐突,哈哈一笑道:“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办到,一定要你满意就是!”

  “好!”

  马步云一声赞喝,这才说出了他心里的一件愿望。

  “久仰王爷府上,藏着人世间一件稀世之宝——”马步云哈哈大笑道:“马某不才,今夜斗胆要向王爷请求借来一观。不知王爷可舍得么?”

  此言出口,举座皆惊,即使楚王朱华奎本人亦不禁为之神色一惊,呆在了当场,一时作声不得。

  现场一片宁静,所有的眼睛俱都向王爷朱华奎身上集中,倒要看他怎么应付。

  当然,主要关键,马步云所说的这件稀世之宝,并不曾为他们所深知,甚而前所未闻,自是引发了无比的好奇,倒要看看是真是假?

  朱华奎的脸色一霎间为之数变,各人的猜测是马步云的话过于唐突,或许王爷已被激怒终将有所发作。

  “王爷!”马步云双手抱拳说:“马某太放肆了,这件事或许是外界误传……那就算了!”

  话声才落,朱华奎陡地发出了一阵狂笑。

  笑声甚是凄厉,果真他已被激怒了,有所发作!

  却是不然……

  “马大人,你的耳朵好尖哪!”“朱华奎笑声一顿,慢吞吞地说道:“既然你说过了这句话,自非空穴来风,本王蒙先皇圣上看重,前后赏赐颇丰,宝物虽多,却未必当得稀世二字,马大人你要借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倒要请赐其详了!”

  马步云嘿嘿低笑道:“王爷果然是个爽快人,若问到这件东西……说来与王爷当年开府襄阳有关,据闻王爷在发掘宋朝襄阳王故居时,落下了一些东西……”

  朱华奎愣了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这件事早已是尽人皆知!”朱华奎笑声渐停,道:“我并为此转文具禀圣上,不错,是挖了不少东西,其中一部分已呈献当今圣上,一部分蒙圣上恩赐,如今就陈列在东珠楼内厅,今日已晚,待明天亮了,本王亲陪马大人一看就是!”

  马步云聆听之下,笑态可掬,一双红眉,连同着头顶正中的那一簇冠状黄发俱都耸动不已。

  “王爷太慷慨了……“

  说着他随即发出了习惯性的特异笑声,大声道:“这么一说,我此来就再无遗憾,只剩下拜谒王妃这一宗了,哈哈!”

  朱华奎说:“这又何难!”

  话声一顿,转向一旁的高大管乃道:“去赏心小苑迎接王妃,就说马大人要亲自见她!”

  高庆麟恭应了一声,即速转身而去。

  马步云说:“这可就不敢当了!”

  朱华奎一笑说:“马大人领有圣旨,乃是钦命贵客,怠慢不得,小妾新蒙圣上恩宠,更该谢旨,这番盛情,就烦马大人返回之后,代向圣上再次谢恩吧!”

  马步云大声说:“自当从命、自当从命,这就不劳王爷费心了!”

  说话时候,丹墀内的一班歌舞已行结束,衣香袅袅的一行舞姬上来辞谢。

  马步云连声赞赏,向着身边的随队大声道:“赏她们一百两银子!”

  身边人一声答应,立即把银子发了下去。

  便在这时外面一声喧哗道,“王妃娘娘到!”

  仪态万千,雍容华贵的郭王妃,在两名侍女陪同之下现身眼前。除了王爷以外,所有人俱都由座上站起,恭请迎接。

  这位新近蒙圣上恩封“如意鄂妃”的郭姨娘,一身穿戴——凤寇霞帔、珠光宝气。看上去极是富贵华丽,衬托着她的美丽面容,大方仪态,更是风华盖世,美丽不可言状。

  在接受了各人趋前礼见之后,郭王妃姗姗来到王爷座前下拜道:“参见王爷!”

  “鄂妃请起!”

  朱华奎引手马步云道:“这位是钦差大人马都督,他奉有贵妃娘娘的懿旨,特别要见见你!”

  话声方落,马步云已离座而起,抱拳一揖道:“下官马步云,参见王妃娘娘!”

  一揖之后,两只灼灼神采的眸子,直向郭王妃脸上逼视过来。

  郭王妃略似不自在地把脸偏过一边道:“马大人您请坐!”便自姗姗转向王爷身边座上坐下。

  马步云再次趋前深揖道:“京里盛传王妃娘娘贤淑高贵,极具美艳……连圣上也知道了,为此江贵妃娘娘特别要我携来礼物一件,亲手面交给王妃……”

  说着说着他的高傲神态不自觉地便显露出来,回身高叱一声道:“来,把王妃娘娘的礼物拿来!”

  先时站在他身后,那个疑是姓井的黑瘦高个子,应了一声,趋前而近,手里拿着一个长形玉匣,双手呈上。

  马步云接过来。跨前一步,来到郭王妃身前,屈身下弯,双手呈上道:“王妃请看。”

  郭王妃点头一笑:“贵妃娘娘也太客气了。”伸手接过了玉匣。

  马步云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盯着对方,表情极是怪异,直似要透过这双眼睛,在郭王妃脸上找寻些什么,只可惜现场灯光亮是亮矣,总不若白昼那般令人看得清晰,是以他仍然难以看得清!

  郭王妃转身把玉匣交给主座的王爷。

  朱华奎接过来当场开视,一只光华灿烂的巨蝉,质地纯是金玉,看来价值不菲。

  “哦,”朱华奎颇为意外地笑道:“太贵重了,太贵重了!”

  郭王妃接过来,取出一看,玉蝉上连着一条链子,正是用以佩带的饰物,当下笑向马步云说:“好漂亮,请马都督回去代向娘娘致谢,当然,我也会有一样东西回赠娘娘的!”

  妙目一转,直向马步云逼视过来,和蔼中另有威仪,逼使得马步云不得不把视线移开一边。

  金钟响,纱幔开,丝竹声里,另一班歌舞行将又要开始。

  返回到下榻的紫辰阁,已是午夜时分。

  一路车马风尘,原已够累的了,再加上晚宴上多喝了几盅酒,马步云这时候,可真感觉着有些倦了。

  可是他心里盘算着一件事……

  也正是这件事,一次次地刺激着他,使他精神振作,支持到现在仍然还不思困。

  奉上了一碗龙井香茗,那个娇滴滴的俏丽小妾樱儿,一副娇慵神态地倚在他身边说:“大人,您该歇着啦,这都多晚啦

  说着自个儿忍不住先打个哈欠,自打京里跟着老大人出来,只当是一路上吃喝玩乐、游山玩水,该有多么舒服,诗情画意……谁知道满不是这么回事,老大人他根本就不是那种风雅的人,一脑子的官场进退,权力富贵,一路上烦也烦死了。

  她这个小妾的身份,常常又是不上台面,像今天晚上王爷的请宴,她就没有办法参加,还得在房里干熬着等他回来。

  马步云瞧着她,总算大开宏恩地摆摆手说:“我还有事,你去睡吧!”

  “是……老大人……”

  又是一个哈欠,连眼泪也流了出来。

  马步云又吩咐说:“叫井天铃进来!”

  就是那个黑瘦个头,貌相怪异,马老大人身边寸步不离的传奇人物了。

  井天铃闻声而入。

  “大人一一”

  “你可看清楚了?”马步云表情透着神秘:“到底是不是她?”

  “灯光不明亮,看不清楚!”

  “说的也是……”马步云冷笑一声:“不过从眉眼上看来,倒是与当年的郭维很像……真叫人拿不定主意……真的会是他的女儿?”

  “应该是错不了!”

  “你这么确定?”

  “这个……”井天铃屈卑地道:“卑职为了这件事,跑遍三省,一切来龙去脉都已调查清楚——甚至于当年经手介绍给王爷认识的那个皮号掌柜的,我都亲自见了面,他亲口发誓说,当年郭都督的千金,确是进了王府,成了王爷的第三房宠妾!”

  马步云怔了一怔:“王爷的女人很多,会是其他的人吗?”

  “不会!”

  井天铃极有把握地摇摇头:“这件事卑职来前也早就查清楚了,王爷的侍妾共有六个,只有一个姓郭的,就是今天的‘如意鄂妃’。”

  “嗯……”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