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风雨燕双飞 | 上页 下页
二九


  江浪却深深地记在了心里,因为他在“指力”上有极深的造诣。

  而这一项既成的事实,却很少人知道,除了他的那位拜弟裘方以外,可以说无人知道,甚至连给他们授业的恩师焦先生也不知道。

  因为当年焦先生只把一种武林中极少有人能练好的指上功夫传授给他。之后,就离开了。

  江、裘二人是否能练成这种指力,他也就不知道了,事实上他根本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焦先生传授武功的方式很特别。

  他对于江、裘二人刚刚人门的那几年,要求得特别严格,有几种基本的入门功夫,两个人一定要达到他的要求。

  可是这几种功夫练好之后,他教学的方式很快转变了。

  焦先生的武学范围既广泛又杂乱,差不多各门派的武功精髓,他都曾涉猎过。

  对于这两个门下弟子,他采取放任的教学态度,那就是说,他广泛地把每一样武功的要点摘精说明,却不对二弟子提出任何强求。

  这意思也就是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在这个原则之下,也就无形中激发了他们自动的究学之力。

  江浪就是在这种教学方式之下,脱颖而出的一个!

  这些各门各派的武功之中,江浪最最杰出的就是指力一道。

  前面也曾略为述及,那就是所谓的“一元指”力。

  江浪自从练成了这种指力之后,还不曾人前施展过一次,现在他得悉铁崇琦在练习指功,心里不禁微微一动,甚希望铁崇琦在这一门功夫上,能够与他探讨探讨,并且助他一臂之力。

  ※        ※         ※

  在梧桐阁一住数月!

  两个驰骋风尘,野惯了的小伙子,哪里享受过这等清福?

  铁崇琦对于这两个由犯人猝升为门下客的朋友,可真是无微不至——有专人侍奉饮食,衣物用具样样俱全。

  七福晋那边,不时地派来丫环,提着巧妃亲手调制的精致点心菜肴。

  铁崇琦事情忙,一共只来了两三回,每一次时间也不太长。他很关心江、裘二人的起居,怕二人没有钱用,留下了一张面额一百两银子的银票,劝他们暇时上街走走。

  “侯门深似海”,这是形容当朝者位尊职高、不易高攀的一句话。

  也曾有些诗句,形容帝王家的深宅大院,似乎远隔人寰,如同“隔花小犬空吠影,胜宫禁地有谁来”这般凄凉句子。

  江浪、裘方这样的两个人,是不甘长久寂寞下去的!

  在郡王府一住数月,时令却由多彩的秋季,一转而为酷寒的隆冬。

  这一夜,天降大雪。

  梧桐阁院子里外,为白雪覆盖得白茫茫的一片。

  天还不怎么亮,几只乌鸦却落在廊子里哇哇呱呱地叫成一团,吵得要命。

  乍然的裳冷,使得江浪睁开了眸子,立刻发觉到银红的窗根上映出的雪光。

  雪对于任何年龄的人来说,都会有一种新奇的喜悦感觉,即使你是客居游子,抑或是缅怀悲切的妇人,在乍然见到一年第一次的降雪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由衷的赞叹。

  赞叹着造物主的杰作!

  江浪披上了一件长衣,走过去打开了窗子。

  一阵扑面的冷风袭了过来,使得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他咬了一下牙,忍住了这股子寒气,脸上带出了一种愉快的神色。

  “老二!”他招呼着裘方道,“下雪了!”

  裘方拥着被子坐了起来,应答道:“噢……下雪了!”

  说了这句话,他身子又倒下去,马上又睡着了。

  江浪笑骂了一声:“俗货!”

  他不再理他,穿上一双薄底绒鞋,悄悄地来到院子里。

  要是在平时,这个时候天必然还没有亮,只是因为有了这场雪衬着,天就显得很亮了。

  他绕过阁前,打量着王府里里外外。好一番粉装玉琢,像是月殿玉宇的琼瑶世界!

  瞧瞧白的是雪,红的是格子,亮晶晶的是冰枝子,翠白相间的是雪松……

  掠过通向内阁的一堵高墙,他意外地发现,有几株老梅绽开了!

  平素日,他无聊地向着深宫怅望时,必然会首先发觉到这些老梅树,每一回他都情不自禁地自语道:什么时候开花就好了。

  这么粗的干,向天伸展着,可以想象出来,缀满了朵朵红梅该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致!

  现在他总算看见了。

  像是一团火,不,火太渲染了,更像是一抹淡淡的晚霞,被风吹散了的朵朵红霞。这个譬喻,好像也不甚恰当。

  总之,这个发现,较诸他初次发现到雪,更令他惊讶,更令他陶醉……

  自从来到王府,他行动极有分寸,虽然铁王爷常常要他们随处走走散散心,可是他们却不敢真的那么放肆。

  几个月的“韬光养晦”,他们居然也能安定下来,没有事的时候也能看看诗书、动动翰墨了。

  像是两个人都变了,变得不再那么狂性不羁了。

  但是,并不是说他们当真内心“古井无波”!

  就像在这一霎时,他就产生了一种冲动——狂奔的血脉,燃烧着海阔天空的壮怀逻思。

  他纵身由雪上踏过,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一直奔到了那堵高墙跟前,遂一长身,攀住了墙沿。

  墙上簌簌地落下来一片雪屑,洒在他脸上冷冷的。他的手已攀着一根梅枝,然后全身拔上来,轻悄悄地没有什么声响。

  他的身子爬上了树,正当预备摘取顶上的一大枝梅花时,似乎有人轻轻笑了一声!

  一个清脆的女子门音:“江先生手下留情!”

  江浪猝吃一惊,急速地收回了手。

  循声望去,他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