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风雨燕双飞 | 上页 下页
二八


  江浪、裘方被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当着王爷真有点坐不住,相继由位子上站了起来。

  铁王爷笑道:“坐,坐,我可没有责备你们两个的意思!”

  二人告了谢,正襟落座。

  铁崇琦由果盘里拿了几个核桃,扔过来道:“来,吃点东西,咱们不拘束。”

  核桃一出手则分为两个方向,一边两颗,夹着一阵尖锐的风力,双双向二人眸子上奔来。

  江、裘二人各自抄手接住,只觉得这位王爷手劲极大,像是故意开玩笑似的。

  二人刚刚接住,铁王爷笑道:“小心!”

  话方出口,二人只觉得手心里的核桃“叭喳”一声,自行碎炸了开来。

  虽然未把手心刺伤了,可是核桃茬子扎得手心痛辣辣的,不是个味道。

  二人心里不禁一惊,知道这虽是一手小玩艺儿,若没有十年以上的纯内功,却是不易施展。对方贵为千岁之尊,能练成这么一身好功夫,不能不令人打心眼里佩服。

  铁王爷看似心情很好,侃侃地道:“前天在孙总兵那里不便相见,所以跟他掉了这么一个花枪,圣上今天早晨还问起了这件事……”

  二人心里一惊,正想问点什么,铁王爷笑道:“这件事算是已了啦,不过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那天皇帝行猎受惊,可是你们两个干的?”

  江浪叹息了一声,道:“王爷明鉴,这件事真是个误会!”

  “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看!”

  江浪遂把裘方误射皇帝坐马之事说了一遍,铁崇琦听完之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一顿,他大声道:“真会有这种事?围场四周戒备森严,你们两个是怎么进去的?”

  江浪苦笑着摇摇头道:“这个我也就不知道了,可能是碰巧了,那一天我们两个穿着的衣服,与负责围场警备人所穿的很像,大概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也就疏忽了!”

  铁崇琦点点头道:“嗯,有可能。这一点,你倒是提醒了我!”

  他这双隐隐含蓄着精芒的眸子,在二人身上转了转。

  “你们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这件事要不是我出面,谁能料理得了?”

  他微微一笑,又道:“我是爱惜你们两个人这身功夫!”

  “王爷夸奖!”

  江浪垂下头恭声说道:“小民二人受王爷恩典,终生不忘!即使是肝脑涂地,也难偿报王爷活命之大恩大德!”

  裘方更是冲动地道:“我等二人,愿意听凭王爷差遣,万死不辞!”

  铁崇琦眉毛一挑,道:“此话当真?”

  裘方道:“丈夫一言,如白染皂,岂有说话不算数之理?”

  铁崇琦哈哈笑道:“好,我喜欢的也就是你们这股子豪爽劲儿!只是我哪里有什么事用你们效劳?你二人只管安心在我这里住下,有我袒护你们,谁也不敢说话,你们住上一年两载,等外面风声凉了下来,要走我也不拦你们,怎么样?”

  二人对看一眼,忍不住热泪盈眶。

  血性男儿多的是视死如归,甘冒万死而无一惧,最怕的却是别人以至诚肝胆相待。

  铁崇琦这番纡尊降贵,以德报怨的侠义举止,深深地打动了江、裘二人,俱存下了誓死以报知己的深心。

  当晚,铁王爷设下一桌丰盛筵席,与二人接风洗尘,席间对二人更是表露出一番推心置腹的深切情谊。

  江浪、裘方自幼飘荡的一双弃儿,从懂事以来,还不曾宁静地过一天日子,忽然为贵人所垂青,倾心结交待若上宾,心里的感戴之情,当真非言语所能形容。

  酒筵间,铁崇琦还特别请出了他最宠爱的七福晋奶奶作陪。

  七福晋无疑是铁王爷最宠爱的一个妃子。

  她小字“巧巧”,王府上下皆以“巧妃”称之。

  其实这位自幼生长在江南的佳人,是个道道地地的汉人,“巧巧”之名乃是后来铁崇琦为她取的。

  这个名字并非显示她人生得小巧,而是由于她为人机灵,诗书琴画无所不精,善于应付。

  因为这样,这位巧妃在王府十美之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

  铁王爷对于这位爱妃,当真是无微不至。

  巧妃亦识大体,周旋宾客之间落落大方,丝毫没有一般小家女子忸怩作态的寒酸模样。

  她似乎对丈夫这两个武林道上的朋友很有好感,可能是她父亲曾经官拜江南提督,是个“将门之女”的缘故。

  七福晋长身玉立,肤白如脂,芳龄二十二三,风华绝代,举止若仙。无怪乎这位“热河郡王”甘愿拜倒在石榴裙下。

  这一夜宾主尽欢,一席酒筵,直到月满西楼,才尽兴而散。

  巧妃即席关照,把北面院子里的“梧桐阁”整理出来,供江浪、裘方长居。

  她告诉二人说“梧桐阁”地方清静,过去王爷曾经住过,后来新辟了“琴瑟馆”,王爷迁过去,梧桐阁因此废置下来。

  她并且说梧桐阁与新辟的琴瑟馆相距很近,今后王爷要想与二人讨教武功也方便。

  铁崇琦很满意巧妃这种安排;

  巧妃对于王爷练武的事情很注意,她告诉二人说,王爷目前正在练习一种指力。

  铁崇琦哈哈一笑,忙用闲话岔开。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