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季荭 > 爱不释手 | 上页 下页
二十九


  关掉电视后,言御轻轻将遥控器放下,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面对xx周刊的赵主编,和报导金英熙与巫欣爱绯闻的男记者许文。

  “正如金英熙所说的,假如贵周刊在二十四小时内不公开道歉的话,‘漾’的律师团将协助金英熙先生对贵周刊提出告诉。”言御清楚地表达立场。

  “言总裁,对于这篇报导我们已经做了必要的求证,内容并不是虚构,我们有信心才会将金英熙和巫欣爱小姐的恋情公开来,至于巫欣爱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我们确定绝对是金英熙先生的种,既然这是事实,我们何必公开道歉?又何必怕你们的律师团对我们提出告诉?”

  说话的赵主编,年近五十,在社会打滚多年的他,对于这类的威胁他看多了,一点都没在怕。

  “我很好奇,贵周刊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孩子是金英熙的?”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踪影,他锐利的眼神直视着毫无惧色的赵主编,和因为有靠山撑腰而一脸有恃无恐的许文。

  “根据消息,巫小姐目前怀孕一个多月,往前推算起来,她受孕的时间人正好在韩国拍摄广告片,那段期间她跟金英熙有着密切往来,甚至还有韩国粉丝提供两人相偕逛街的照片。”巫欣爱在韩国并无友人,唯一有密切互动的就是一名女助理喜秀和金英熙了。“我们已经调出巫小姐出入韩国的记录,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很有利的证据。”

  赵主编的人脉广,想得到什么资讯,向来轻而易举。

  “就凭这么薄弱的资料,你们就可笑地认定巫欣爱肚子里的孩子是金英熙的?那对孩子真正的父亲来讲,实在是不公平。”语气转为严厉,对于赵主编和许文执迷不悟,不肯公开道歉的态度,言御决定不再忍让。

  “那言总裁倒说说看,哪个男人才是巫欣爱肚子里的孩子真正的父亲?”赵主编冷冷笑问,一点也不客气地端起秘书沏来的热茶,喝了起来。

  “孩子的父亲,就是我。”言御严厉地回道。

  噗!赵主编还没吞下肚的茶水喷了出来。

  放下杯子,赵主编脸色大变。“你说什么?”

  “我是孩子的父亲,巫欣爱小姐在成为‘漾’的代言人之前,就已经跟我交往,我们早就有了亲密关系,在巫欣爱小姐待在韩国期间,我曾到韩国视察拍片状况,当晚并住进她的房间直到早上才离开,饭店绝对有我出入巫小姐房间的录影证明,他们也愿意提供,我若是提出这些证据,马上就能推翻贵周刊那些胡乱搜集来的资料。”

  他也愿意随时公开告xx周刊,假如这些证据还不足以证明他才是孩子的父亲,那他还有最后一招。

  “如果赵主编还是不肯相信的话,等孩子出生后,我会立即做DNA鉴定,到时候我一定能告赢你们,争取巨额赔偿。”

  “主编,这可怎么办?”许文吓坏了,转头看着脸色发白的赵主编。

  “哼,你以为我会笨得被你威胁吗?在DNA结果还没鉴定出来之前,我们的报导绝对站得住脚。”

  “好!那就等着瞧!”老狐狸竟然还敢呛声?!“我绝对有耐心等到孩子出生,用准确的DNA鉴定报告告得你倾家荡产,但在这之前,我也绝对有本事让贵周刊倒闭,我希望赵主编能好好咬牙撑着公司,在我的孩子出生之前,最好别太快销声匿迹才好。还有你,也别太快从记者界蒸发,我还想要好好地跟你算这笔帐。”

  只要明天没看到周刊公开道歉,他言御绝对会立即采取行动,让××周刊很快地从台湾消失无踪。

  面对言御严厉可怕的威胁,许文软了腿。

  第十二章

  赵主编虽然还强装镇静,但他发白的脸色和颤抖的手,已经泄漏了他心里的强大不安。

  “方秘书,送客。”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言御下逐客令,不想再浪费时间跟两人瞎搅和。

  方秘书立即将办公室的门打开。“赵先生,许先生,请这边走。”

  赵主编和许文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言御坐在办公桌后面,神情凛然而严肃。

  他会静待明天的变化,随时准备对xx周刊采取行动,不过他更相信赵主编会屈服于他的威胁之下。

  果然,隔天一早,xx周刊大篇幅在某大报纸上刊登致歉信,对于错误的报导向金英熙先生提出道歉,内容很巧妙地没提及言御。

  一早,言御从方秘书手中接过报纸看着上头的报导,这几天来的烦乱心情,终于可以放下了。

  接下来,他该静静等待巫欣爱主动出现。

  但,她会出现吗?

  关于这点,他突然没把握了……

  下雨了。

  巫欣爱望着窗外,一双眼红红肿肿的,很明显的曾经痛哭过一场。

  躲在旅馆的这一星期来,她几乎天天以泪洗面。

  她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单纯跟金英熙见个面,却闹出这么大的八卦绯闻!这教她如何面对言御,还有言御的家人?

  他是那么爱她,出国后还特别叮咛方秘书安排一场言家人的聚会,就为了在返国后将她介绍给言家长辈认识,进而开始筹备婚事,让她正式成为言家的一份子。

  但现在她闹出了这样的新闻,言御还会爱她吗?言家人还可能接受她吗?

  想着想着,伤心的情绪又窜涌上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下一秒,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蹲在窗前,她哭得不能自抑,窗外一直下不停的蒙蒙细雨,仿佛了解她此刻难受的心情,陪着她一直掉眼泪。

  直到黄昏,她哭累了,脑袋昏沉地回到床上躺着。

  她疲惫地闭上眼,不敢想像言御盛怒又鄙夷的神情,她只能像只鸵鸟一样躲起来,不敢奢望自己还能有机会再见到他,还能拥有他的爱。

  叩叩。

  敲门声响起。

  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她,张开疲惫的眼。

  她听错了吗?伸手摸了摸还戴着的助听器,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但下一秒,却传来门铃声。

  清晰的门铃音乐声传入她的耳里,她虚弱地掀开被单下了床,缓步走往门边。

  “请问哪位?”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