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迎驾


  袁菊辰甚至于不再向他们多看一眼。

  他的目光却为另一起来人所吸引。

  旌旗招展,尘土飞扬。

  夕阳残照里,来人一行已蜿蜒奔驰而近,将土的头盔、甲胄,在阳光渲染里,一片璀璨,难道是地方上驻防的马队骑兵?

  说来就来,还是真快。

  俟到为首马上战士的“八音号角”响起,一行二十人的鲜艳马队,风驰电掣地已来到面前。

  猝然而临,突然而止,激荡起漫天黄尘,雾也似的在当前团团打转,久久不散。

  为首的一个武官,相貌堂堂,长眉细眼,猿背蜂腰。想是一路骑马过久,脸上已见了汗渍,陡地举手延臂,止住了马队的前进,却把一双眼睛逼视着面前的马车。“这就是了!”

  目光一转,看向当面的袁菊辰,抱拳洪声道:“借问一声,可是潘老夫人的车驾?”

  袁菊辰神色一喜,一心期盼的人终于到了。

  “你们是……”

  “在下侯亮,奉总兵大人手令,专程迎接潘夫人、小姐一行,原指望可以出城迎接,想不到夫人车驾如此之快,迟来一步,还请恕罪。”

  说着滚鞍下马,眼睛直看向马车:“夫人呢?”

  凭着袁菊辰的直觉观察,来人一行应非匪类乔装,只是为慎重计,他却不敢稍有疏忽。

  “总爷刚才说到奉有总兵大人的命令,不知可肯赐示一阅?”

  姓侯的武官看他一眼,点头道:“这个自然。”

  回头一声招呼:“张得胜,把大人的手令拿来。”

  张得胜应了一声,滚鞍下马,即由身边抽出一截缠有彩带的竹筒,打开来,内有一纸手令。

  “大同镇营官百户侯亮出关一行,各城口关隘准予放行,此令。”

  虽是一纸手令,却也盖着颗“大同镇总兵官”红通通的大印。

  袁菊辰看了一眼,双手奉还。

  侯亮嘿嘿一笑道:“怎么样?错不了的。”

  话声才住,车门已打开来。

  洁姑娘第一个下来,轻声唤道:“袁大哥……没错儿,这个人我们认识……”

  侯亮哈哈一笑说:“哟!这不是大小姐吗?”

  上前一步,大声唱喏,行了个礼,问:“老夫人呢?”

  洁姑娘指了一下座车,其时彩莲已搀着潘夫人下了马车。一路的车行颠簸,连惊带吓,潘夫人那张脸可就明显变得十分憔悴,却也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

  “侯亮,你早来一步就好了……那些个要命的土匪……要不是袁先生……我们早就完了!”

  侯亮忙上前行礼问安。自责道:“原打算出城去迎接您,来晚了,来晚了……潘大人的事,这里也听说了,唉……真是从何说起……”

  这个侯亮原来是洪家的老人了,一向在洪府当差。水涨船高,如今补了个百户的小武官,算是洪家一个心腹当差。

  潘、洪两家,过去称得上是通家之好,逢年过节,礼尚往来,洪大人总是打发侯亮奔走,故此认得。

  提起了潘大人的不幸,夫人可就由不住触动伤怀,少不得又落下泪来。

  侯亮才发觉说错了话,忙自打岔,用话遮过。

  又道:“这一段山路,平素就听说不大宁静,却是没有料到竟敢向夫人下手,真真该死!”

  说话时候,他手下的官兵已把道边死人远远搭向一边,一面用物什掩遮,回头再发交地方。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