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夜店


  唐大老爷前前后后在客栈里走了一圈。

  临去前,呼来客栈主人,特别嘱咐了一番,留下两个捕役负责戒卫,这才抬着李福尸身去了。

  时间是黄昏时分。

  张厚陪同押护尸身还没有回来。

  老仆潘德却又病倒了。

  ——他岁数大了,身体原就不好,昨天夜里连惊带吓的这么一折腾,可就犯了病,所幸有个儿子潘恩在身边服侍,延医煎药,格外辛苦。

  夏嬷嬷掌灯进来。

  屋子里静悄悄的……

  烛光摇曳,把人的影子映在墙上,朦朦胧胧,摇摇晃晃,更似无限凄凉。

  潘夫人和女儿正在吃饭,她只吃了半碗面条,就放下了筷子,眼巴巴地看向夏嬷嬷。

  “张头儿回来没有?”

  “还没有!”夏嬷嬷说:“他们是结拜的兄弟……怕是还有一阵子耽搁。”

  “潘德的病呢?”

  “正烧着呢!”夏嬷嬷坐下来叹了口气。

  洁姑娘接着道:“不是说要扎针吗?刚才我看过了,烧得好厉害!”

  夏嬷嬷说:“扎过了,郎中说他的病是‘紧头风’。头上有伤见了风,心里又有火毒,一天半天还好不了,这可真麻烦!”

  潘夫人点点头,苦笑道:“真是没有法子……我记得他老家是……”

  “河南府。”夏嬷嬷说:“我看……要不然就叫他们……”

  潘夫人叹了一声:“叫他们留下来吧……还有你,张管事的,年纪都大了,都别跟着了!”

  夏嬷嬷愣了一愣,欲言又止。

  潘夫人说:“我刚才也想过了,到山西去,我们是投靠人家,这么多人也说不过去,再说这一路上太危险……你们也都看见了……往后一路,可保不住危险生事!”

  洁姑娘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走向窗前,向着院子里静静坐着。

  一想到离开这些昔日共守的老人家,她心里真像是刀子在割一样的难受。

  “先到潘德老家去住着吧,以后我们安定下来,再来接你们回去……”

  潘夫人终于下定了决心,看着夏嬷嬷道:“你、张管事的、潘德父子两个都留下来,以后我们定下了你们再回来!”

  夏嬷嬷什么话也没说,想着心里难受,掏出手绢擦着眼泪。也只好这样了,路上不太平,侍候不了主人反倒给主人添麻烦。能够在潘德家里先住下来,确是一条万全之策。

  这么一来,潘氏母女身边便只有三个人了,丫环彩莲,张厚和袁先生。

  彩莲自不用说,当是洁姑娘的陪房丫环,张厚是李老大人暂时打发过来的人,还要回去,袁先生呢,他原本是潘家的客卿,更不会在山西洪家住下去,一家人便这么无情地分散开了。

  夏嬷嬷找着了张管事商量,把夫人的意思转告了他,张管事生就胆小如鼠,一路上早已吓得神魂不安,夫人这个决定,正同皇恩大赦,心里虽难以割舍,为大局着想,也只好如此。

  他们两个随即去看生病的潘德,把夫人的打算告诉了他们父子。

  倒是那位袁先生,独个儿倚门而坐,没事人样的,长长地伸着两条腿,悠闲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大黄狗不用说,就趴在他身边。

  月色如雾,闪烁着一树的银杏泛着亮光。

  彩莲打个灯宠,从对面走来,远远站住。

  “袁先生还没歇着吗?夫人请你过去一趟……”边说边自后退,她实在怕那条大黄狗。

  他随即站起来,狗也站起来。

  “你留下来!”袁菊辰说。在狗头上轻轻拍了两下,大黄就又趴倒下来。

  潘夫人说:“我请你来,是想听听你的意见……袁先生你看这些杀人的人是哪里来的?”

  袁菊辰想了想,说:“来人的武功很高,既然连李侍卫都不是敌手,而遭了毒手,我猜想这些凶手,是朝廷下来的……可能是来自东西两厂。”

  “啊!”洁姑娘吓了一跳,插口说:“是锦衣卫?”

  “很可能!”

  “只是,”潘夫人说:“他们的目的是我们母女,却是没有得手,你看他们会就此甘心?”

  “大概不会……”

  “那意思是说,他们还会再来?”

  袁菊辰摇摇头:“暂时不会……”

  “为什么?”

  “因为这种暗杀手段,不宜公然行施,这次李福的死已惊动了很多人,又惊动了官府,这大概不是他们所乐意看到的……”

  潘夫人微微点了一下头,用赞赏的眼光看着他。

  “你说得很对,大人在世的时候,就说过,刘瑾和马永成这班人,平日坏事做绝,却是表面极要面子,更怕御史老爷的参奏……”

  袁菊辰说:“虽然如此,他们却不会就此甘心,而且,眼前我们却不能留在这里……”

  洁姑娘张大了眼睛:“为什么?是因为唐知县……”

  潘夫人看了女儿一眼,小声唤道:“你又乱说话了。”

  “姑娘说得不错!”袁菊辰道:“是他!”

  “唐知县?”潘夫人说:“他……难道会……”

  袁菊辰摇摇头说:“事情还有待证实,不过,这个人神色可疑,我担心他有异心,借故把夫人母女扣留,转而向上方请示发落,详情是不是这样,很快就知道了。”

  潘夫人“哦”了一声,神色变了一变。

  洁姑娘看着母亲,点头说:“袁先生猜想得很对……这个唐知县我看他也是个很工心计的人……娘!你可小心着点儿……不要上了他的当。”

  潘夫人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袁菊辰苦笑道:“我们娘儿两个,如今是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害我们的性命?这又为了什么……”

  说着一时垂下了头,忍不住淌出了眼泪。

  洁姑娘说:“张厚怎么还不回来?他回来就好了……”

  “我有点担心,他回不来了!”

  “什么……”洁姑娘一惊:“你是说张头儿……”

  潘夫人也似吓了一跳。母女二人用不胜诧异的眼睛向他望着,显然是大惑不解。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