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玉兔东升 | 上页 下页
旦夕祸福


  李福“啊”了一声。

  来人好快的势子!

  ——随着他陡然袭近的身子,小小客房里蓦地兴起了一阵狂风,那一双递出的手指,有似出鞘之剑,直向着李福前心点来。

  仓猝之间,李福简直无以应敌,本能地向着侧面一个疾滚,险险乎躲开了对方的一双手指。

  这双手指,擦着他的衣边滑落过去一一一“呼啦”一声,连带着李福上衣亦为之撕开了一道破口。

  “嘿!”

  来人低沉地喝斥一声。投空的身影“唰”地一势掉转,怪蟒般地已自翻转过来。

  空间狭小,事发突然。

  李福一惊之下,早已冷汗淋漓,直觉对方决不是好相与,脚下力顿,待向院外跃出,却是晚了一步。

  随着来人翻起的一只巨掌,“噗”地拍中他后背脊梁。

  这一掌力道疾猛,关键之处乃在于五指间的一式“结印”。正是武林中盛传的“三阴绝户”手法,极是险损毒恶。

  李福身子不及跃起,便自向前仆倒下来,却为来人翘起的一只左腿接住,随即轻轻放倒地上。

  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倚身门侧。

  ——这个人一声不吭地向外默默打量观看。

  黑而浓的一双炭眉之下是既细又长的一双长眼,却是双目之下,扎着一方黑色丝帕,看不见是个什么长相,约摸着是张刀把子也似的长脸。

  先时的一番打斗,看似雷霆万钧,其实匕首不惊。

  甚至,院子里的那头大黄狗都不曾受惊。

  蒙面人原欲闪身外出,只是如此一来,难免不惊动了那头黄狗,却是他深所忌惮。

  却在这时,脚步声音,一片灯光闪动,带动着一条晃动的人影。

  张厚回来了。

  蒙面人吃了一惊,一式旋风急转,贴壁而立。

  一不做、二不休!

  ——这个人回来的正是时候,便像刚才那个人一样,结果了他。

  张厚较李福要机警得多。

  灯光扬处,猛然瞥见了房门虚掩。

  虽然不是惊人,却带给他一种“意外”的警惕:“难道李福还没有回来?”

  心念一动,脚下自然也就放慢了。

  听听,房里没有一点声音,更不见一些灯光,张厚越加起了疑心。

  ——离开的时候,明明留下灯光一点,何以熄灭了?心念一转,右手翻起,已把背后的折铁长刀,抡在了手上,随着他前进的身势,“砰”一脚踹开了房门,左手灯光照处,一条修长身影,贴壁直立。“好强盗!”

  嘴里一声喝叱,纵身直入,折铁刀灿若银河,取势流星走月,直向壁间蒙面人当头直落下来。

  蒙面人原以为可以重施故伎,将来人毙之掌下,却不意这个张厚心思灵敏,动作机警。一口折铁刀,矫若银龙端的是不可轻视。

  眼前刀势,居中挂二,一刀劈临,其势凌厉。

  蒙面人身势一个疾闪,折铁刀“呛”一声劈落壁上,火星四射。

  却是,刀势挫处,划出了一个弧度,直向蒙面人背项间曳来,这一着,有分教:

  “不惧正面刀,却怕斜里扫!”

  以蒙面人之诡异精灵,竟然计不及此,随着张厚拉出的刀光,“唰”地一声,直由他后肩划了过去,一时皮开肉裂,留了了三寸来长的一道血口子。

  “哼哼……”

  直痛得蒙面人打了个寒噤。右手递处,指尖上挑,“嘿”地劈出一掌,正中张厚那只拿刀的手,“砰哧”连声,一口折铁刀脱手直出,“笃”地钉在墙上,忽悠悠晃个不休。

  这一掌力道十足。

  张厚只觉着一只右手,连臂发麻,宛若骨断筋摧,连带着半边身子都为之动弹不得。

  蒙面人一声冷笑,蓦地袭身而近,右手倏起,待将以“双龙出水”之式,直取对方双瞳。

  猛可里,“呜”的一声,一条黄影,蹿空直起,其势绝快,直向着他当胸袭过来。

  昏暗灯光里,照见来物毛忽忽的一团,正是院外的那只大黄狗。

  锯齿獠牙,探爪若钩。

  蒙面人若不抽招换式,保不住便将在这只畜生齿爪下负伤吃亏。

  急切间,哪里再顾得伤害张厚!慌不迭收回了那只探出的右手,就势拧腰倒旋,“嗖”地闪身一旁,躲开了大黄狗闪电的一扑。

  如此一来,其势逆转。

  张厚惊得一惊,爆发出一声大喊:“有刺客。”

  眼前情势,蒙面人再也不敢多留,即在大黄狗二度扑身时,倏地掠窗而出。

  狗吠,人叫,霎时间乱作一团。

  像是一缕轻烟般的缥缈,蒙面人已翻身瓦脊,随即施展轻功,倏地倏落遁身栈外。

  这附近阡陌纵横,地势空旷,大可如意施展。

  一口气跑了三四里,蒙面人这才把脚步慢了下来。

  当前一道溪流,流水潺潺,映着天上月色,宛若匹练。溪边修竹迎以夜风,婆娑生姿,更有无限逸趣。

  他却是大感沮丧。

  竹林里拴着他的那匹高脚青骢瘦马——

  蒙面人走过去,解开缰绳,翻身待上的一霎,忽然怔了一怔。

  一个人直直地就站在眼前。

  这个突然的发现,由不住使他大吃一惊。

  “谁?”

  “阁下才来?我敬候多时了!”

  一面说着,缓缓向前踏近了一步——其势不偏不倚,正好拦住了蒙面人马前。

  一片月光,穿竹直下,照射着这人的脸,蒙面人忽然为之一惊,却是日前茅亭、吃食“茶叶蛋”时的匆匆一晤,记忆犹新。

  “是你……”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