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六一


  大街上满是散兵游勇。三五成群,熙熙攘攘。茶楼洒肆,生意行号,全让他们占满了。

  这类武人每每衣装不整,街头大呼小叫,打架生事屡见不鲜,这些人吃饭不给饭钱,喝酒不给酒钱,即使当街抢物,亦不算新鲜。军纪散落到如此地步,真使人望之惊心,莫怪乎有心人要为之摇头三叹了。

  足足绕了一个时辰,天都快黑了,才在城南根下的“上国客苑”找着了一间房子。

  兵荒马乱,百姓不宁,能找到这么一个下脚的地方真正是不容易的了。

  到处都是人,军不军,民不民,谁还能顾得了谁?

  朱允炆、岳青绫、宫天保,虽说是三个身份绝对可疑的人,只是眼前看来,见怪不怪,却也稀松平常。

  坐了一天的马车,骨头都快散了,再加上沿途所见,每每令人伤感痛心,不用说朱允炆的心情坏极了,一进门就倒在椅子上,再也懒得走动。一切琐事自有岳青绫、宫天保二人打点。

  这么些日子下来,早已习惯了,一切随遇而安。

  还有什么好挑剔的?总算是身上银子不缺,有钱就好办事,倒也不虑吃喝。

  晚餐可也并不寒碜。

  三个盘子四个碗,要汤有汤,要肉有肉,由于宫天保的再三打点,肯出银子,掌柜的只当是来了财神爷,焉能不刻意巴结?即使兵荒马乱的此刻,什么“人参炖鸡”、“烩海参”照上不误。

  朱允炆尝了尝,味道还真不错,一时食欲大动。

  连日来,总以干粮果腹,即使在李家也不敢过于招摇,哪有什么好吃的?

  正因为如此,宫天保才特意打点,存心为朱允炆他老人家好好补上一补。

  在朱允炆、岳姑娘再三坚持之下,宫天保不得不权宜时局勉强坐下来与皇上同桌共食。

  “这是什么世界?”朱允炆喝了一口烫热的桂花酒,大声叹息着道:“朱能这个混账的东西,他统领的都是些什么兵?这样的兵还能打仗?朱棣那个逆皇,他知不知道?真是该杀,该死!”

  岳青绫微微一笑,瞅着他缓缓说道:“这只是凑巧了被您见着了罢了,天高皇帝远,其实谁当皇上都是一样……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怜的只是黎民百姓而已……”

  朱允炆呆了一呆,便自缓缓低下头来。

  岳青绫怕是引发了他的伤感,微笑着道:“您就别难过了,经过了此番劫难之后,先生您总算亲眼看见了百姓的疾苦,还有那些当官的是怎么骑在人民的头上,以后您再复了国,可就知道怎么当一个真正爱民的好皇上了!”

  朱允炆点点头,甚是激动地道:“小绫,你这几句话真正说出我心里的感伤来了!”

  宫天保正要开口,岳青绫忽然发觉了什么,道:“有人来了!”

  果然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道:“宫老爷在么!我们掌柜的来了!”

  一听说掌柜的来了,宫天保忙自起身开门。

  却见头戴瓜皮小帽,矮个头,红红酒糟鼻子的店主人,领着个小伙计,端着个大花瓷盖碗,站在外面,见面抱拳一揖。

  “唷!宫爷,怠慢、怠慢,这是跟您送好菜来了!”

  一面说,挥着袖子,命令身边的小伙计道:“上菜!”

  宫天保笑道:“还有菜?掌柜的你太客气了!”

  “哪儿话?”掌柜的撇着一口纯正的京腔:“您使银子我跑腿呀,这是特为孝敬您的一道名菜!哈哈!”

  边说边自挽起了袖子,亲自揭开了大瓷碗的盖子,里面黄澄澄浓浓的一大碗,上面还撒着菊花瓣儿,香喷喷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本地名菜!掌柜的笑眯眯着眼道:“三蛇燕窝羹!”

  在他的殷殷劝进之下,少不得每个人都吃了一大碗,确实味道不错。

  原来桂省一地,最是盛产蛇类,举凡草蛇、白花、响尾无不具备,本地人便以此巧施慧手,设置有极负盛名的蛇筵。

  宫天保刻意为朱允炆进补,这一道:“三蛇燕窝羹”算是搔到了痒处,既解了馋又进了补,真正一举二得。

  “这位是?”

  客栈掌柜的直向朱允炆、岳青绫翻着小眼,一面抱拳见礼。

  “这是我们少东家,这位是岳姑娘!”宫天保嘿嘿笑着:“兵荒马乱啦……没有法子!”

  原来他谎称一行在安南经营珠宝生意,宝号“盛德福”,朱允炆为该号少东,岳青绫是主人亲眷,一行以此少逗,还要前往京师会亲。

  掌柜连说:“贵人、贵人……招待不周,招待不周——”看样子极擅于奉承、巴结生意。

  “在下姓张,张五福。”掌柜的拍着自己胸哺,大声道:“少东要是看得起我,交个朋友,有什么事只管吩咐,这龙州地面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没有我不熟的,只管吩咐,只管吩咐。”

  朱允炆只略略点了一下头。凭他身份,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放肆说话的,而且能够与皇上说上话的人,多是人有人品、才有才品,居官则多为四品以上,像张五福这般口吻市井造型的还不曾见过。

  自然,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朱允炆已经算很能委屈将就了。

  宫天保笑道:“这就多谢了!我们在这里也待不久,一二天就要离开!”

  张五福一怔:“这么快?”

  “还说不准儿!”宫天保道:“还要看京里下来人早晚了,早来就早走,晚来晚走!”

  “说的是,说的是。”

  一面说,张五福那一双小眼,只管频频在朱允炆身上打量,却也没意到他随身所携带的简单箱笼,以及那个内盛贵重物什的嵌金黑漆箱子。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张五福说:“朝廷也好、安南也好,不管谁来谁往,咱们还是照样做咱们的生意,哈哈……是不是?光说自己人好,你们可也看见了,朱大将军的这些子兵,不比土匪、强盗更厉害!所以呀,这事情也难说!”

  宫天保叹了一声,说:“成国公想是年岁大了,照顾不过来,要不然怎么会……”

  张五福道:“准是人一老可就不中用、糊涂了!”

  “他还不老。”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