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五八


  随即不再多说,走到外面门口,等着朱允炆与青绫吃完,回来再收拾离开。

  瞧着他离开的背影,岳青绫静静地不说一句话,似在想着什么。

  朱允炆却也纳闷儿“我不是睡里面的一间,怎么又搬了?”

  “没有!”岳青绫才自回过念头来,摇头微笑道:“我是骗他的,您还是住原来的一间!”

  “这又是为了什么?”

  “希望是我多心!”岳青绫呐呐说:“这个人怕是有点靠不住……”

  “崔化他……”朱允炆吃了一惊:“不……会吧?”

  岳青绫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愿是我猜错了,要不然,他可是逃不过我的这把宝剑!”

  朱允炆呆了一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岳青绫说:“他昨天的形迹可疑,再说昨晚上那两个人来得也太快了一点……要是我没猜错,今天夜里就更热闹了……”

  “这么说……我们该怎么办?”

  “用不着担心!”岳青绫平静地道:“我心里早就准备着了,他们不来算他们的造化,要是来了,可就一个也别打算回去,您只管睡您的觉,吓不着您!”

  酉时前后。

  天还没有黑,却阴森森带有沉沉暮色。

  岳青绫在李家附近走了一圈,正好宫天保从外面回来,老远看见,打了一声招呼。

  “姑娘闷得慌了?”宫天保走过来道:“这附近没啥玩头,下去,二十里,有个集,倒还热闹!”

  岳青绫摇头微笑说:“我哪里有这个心情,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托先生的福,办妥了!”宫天保说:“车雇好了,哪一天走都行,给了他一两银子的定钱,喜欢得了不得……倒是,姑娘,我们哪一天走呀?”

  “我看就明天吧!”

  “明天?”

  岳青绫点点头说:“你只记在心里就是了,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宫天保怔了一怔:“有什么不对……了?”

  “还说不准,”岳青绫冷冷地说:“今天夜里可能有事,你小心着点儿!”

  宫天保更是吃了一惊。“今天晚上……”

  岳青绫点头道:“先生这边有我,你只提防着自己,且要小心着一个人……”

  “谁……”

  “崔化……”

  宫天保大大吃了一惊,一时为之瞠然。岳青绫却已转身自去。

  天渐渐黑了,且飘起了霪霪细雨。

  岳青绫却也并不忙着进屋子去,独自个来到桥头,向个卖编织的老头买了顶斗笠、蓑衣,穿戴起来,很是新鲜。

  这里人烟稀少,看不见几户人家。

  左右一片湖泊,湖柳几棵。

  正有两个披蓑人,倚树垂钓。长长的钓竿伸向湖面,泥塑木雕的人儿似的,一动也不动。附近一片榆树林子,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

  绕过湖边一条碎石子路,不足半箭便是李家大院,除此别无人家。

  这么说,钓鱼的两个人,莫非是李家的人?天都快黑了还不回去,却是好雅兴也。

  岳青绫缓缓来向湖边,在一棵柳树下站定。

  恰于此时,一个钓鱼的忽然站起来,向着另一个招呼道:“晚了,不钓了。”

  另一个嘿嘿笑道:“明天再来,天黑了,小心路滑!”

  一搭一唱,各自收起了渔具,双双向这边走来。

  岳青绫静静地向对方望着。

  她的观察至为犀利,似乎已注意到某些地方的有异寻常——就那是对方二人的一双腿脚。

  尽管是披蓑戴笠,却是一双脚下,锦裤快靴,大非寻常,一般百姓,庄稼人家能有此衣着打扮?

  心念思转,也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当口儿,两个渔夫,一左一右已来到了身前。

  左边的一个黧黑胸膛,留有一口络腮虬髯。右边一个下巴尖削,黄皮精瘦,每人手上提着根长长渔竿,却因原不是这个行当的人,拿着根竿子都不称手,一忽儿左一忽儿右,时上时下,好生可笑。

  岳青绫脚下不停,继续前行,却是两只眼睛异样机警,分别照顾了左右双方。

  看看彼此错身而过。

  却在此将过未过的一霎,右边那个黄皮精瘦的人似乎是脚下不稳,打了个跄。

  “啊!”

  嘴里一声吆喝,手上长竿倏地抡起,“嘶”一丝尖风响起,直向岳青绫头上甩了过来。

  岳青绫早已看出了蹊跷,自不容对方得手,左手轻起,只一下已抄住了对方竿上长线。

  耳听得铃声叮叮,黄脸人手上长竿竟自弯成了一张长弓。

  便在这一霎,左边虬髯汉子一声爆喝道:“打!”话声方起,偌大身子有似大片乌云,呼的一声,已自腾空飞起。

  一起即落。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