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四九


  岳青绫显然还是第一次领教,却是父亲岳天锡不只一次告诫过它的厉害,也因此对它也就有了特别的认识。

  耳听得天空传过来两股极是刺耳的哨音,淡蓝的星月光华里,蓦地现出了两道孤光,双双取向岳青绫两侧直飞而来。

  岳青绫身子直立不移,哨音尖啸里,两道弧形光已双双擦着她的身边飞了过去。

  却是其中之一,忽地就空一转,“劈啪!”一响,铁翅拍空里,捷似电闪星驰般,反向她脸上袭来。

  “呛!”一声脆响。

  即由岳青绫反手一剑,撩了个正着。

  这一剑亦称绝剑,正因为岳青绫由父亲嘴里,悉知这门暗器特性,才致有眼前的沉着应战。

  眼前反手一剑,施展得亦称绝妙。

  火星四溅里,返攻铁蝙蝠的一只右翅,随为之当场劈落,“当!”一声射向地面。

  其时,另一只暗器铁蝙蝠,在一阵疾烈的“劈啪”展翅声中,也已来到,唏哩!一个打转,直向岳青绫后背袭来。

  宫天保眼见如此,生恐害及朱允炆,不容岳青绫反身施展,陡地举刀便磕。

  他所施展的兵刃是一口韧性极强的缅刀,刀势乍吐,“叮!”一声,已把这枚铁蝙蝠磕开一边。

  蓦地,岳青绫叫了声:“小心!”

  叱声未已,这枚看似已为磕开的暗器霍地已转身而回,其势之快,出人想象。

  宫天保方庆一刀得中,却不知对方暗器如此诡异莫测,眼前银光乍闪,似听得那物件“劈啪!”振翅声响,简直来不及看清怎么回事儿,只觉着肩窝上一阵奇疼,已为那物件打了个正着。

  “啊哟!”

  宫大保脚下一个踉跄,几乎坐倒了下来。

  急切之间,却为岳青绫一把抓住了手腕,叱了声:“快走!”

  蓦地腾身而起,纵向丈许以外。

  崔化眼见如此,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慌不迭跟着向外腾身纵出。

  三个人身子方自纵出,即听得身后哧哧声响,紧接着轰然爆响,炸射出大片火光。

  各人自是心里有数。

  原来井铁昆在阵势、铁蝙蝠双双不能取胜之下,竟自发动了他身后携带的“五云喷火筒”,将内藏的火药硫磺烈火弹丸,大肆向敌人施出。

  火光四溅里,岳青绫背负着朱允炆,带着身后的宫、崔二人,一连五六个打转,已潜出数十丈处。

  眼前是大片灌木树丛。

  岳青绫一脚踏进,身势极其灵活,取势迂回,一连转了几转,便自在一处地方站定。

  身后宫、崔二人亦步亦趋,所幸还不曾走失。

  却只见井铁昆那一面红灯闪动,瞬即隐身不见。首度交锋,敌人井铁昆一面显然大败,出师不利,不得不临阵逃逸,再作补救之策。

  放下了背后的朱允炆。

  岳青绫小心道:“先生您没有事吧?”

  朱允炆这才似由梦里惊醒,道:“啊……好险……宫天保……你怎么了”

  “不要紧。”宫天保咬牙忍痛道:“先生您别管我,死不了……”

  说时他手按肩窝伤处,一霎间那只手俱为血所染满,却似有个物事兀自在伤处向里面钻,只疼得他全身上下连连颤抖不已。

  崔化在一旁吓坏了,“宫大人……你怎么了……?”

  岳青绫打量着他,忽地一惊道:“拿开手!”

  宫天保依言而行,才松开手,大股鲜血,直由伤处的一个血窟窿里冒了出来,即是那枚暗器,铁蝙蝠竟然像是钻进了肉里,更似一直在往里面钻。

  “啊哟哟……”只疼得宫天保牙龈打颤,叫了声“好疼”,双眼一翻,便自昏了过去。

  朱允炆眼看之下,吓得脸上变色道:“小绫……小绫……这可怎么是好?”

  其时岳青绫左手晃动,一蓬火光,已亮起了随身携带的千里火。

  她把千里火交给崔化,陡地由身上取出了一口匕首。

  当下不容分说,已插进宫天保肩窝伤处的那个血窟窿里,猛地向外面一挑,“蹦!”的一声,拨出了那玩艺儿。

  包括崔化在内,也只是听说过铁蝙蝠这个名字,倒是第一次见过。

  看上去,就是一只小小的蝴蝶,全身银白透亮,大小亦如常见的那种小小白蝶,通体似为纯钢所制,足须俱全,惟妙惟肖。

  却是不知道这小小物什,煞费匠心,全身配件非但锋利如刃,且是各有作用,六只细脚,在一个特设的钢簧运用之下,一经中人,立时操作,力爬之下,便能使整个暗器深入肉里,若是伤中心腹要害,焉能还有命在?真正好厉害也!

  各人看得心里打颤。

  岳青绫乃自取出一方布巾,把地上暗器包起。随即匆匆取出刀伤灵药,敷向宫天保伤处。

  崔化随即把长衣撕成布条,匆匆为宫天保包扎妥当。

  岳青绫注视着宫天保,微微叹道:“好险,再晚上一会儿,可就没有得救了!”

  朱允炆悲喜交集地向宫天保看着,一面用手摇动着他,频频呼唤道:“天保!天保!”忍不住热乎乎的泪流了满脸。

  眼睁睁看着他身边人一个个离他而去,撒手人寰,眼前只剩下了宫天保一个人,再也不能让他离开而去,摇着,晃着,竟自低头泣了起来。

  “先生您身子要紧……”

  岳青绫轻轻叹道:“有我在这里,宫师傅他就死不了……快别伤心了!”

  崔化跪下来磕头道:“皇上龙体保重……龙体保重!”

  朱允炆这才强忍着伤心,坐好了身子。

  岳青绫随即运施真力,缓缓在宫天保身上运行游动,一来一往,血气顿开。

  宫天保忽然出了口长气儿,三魂悠悠地乃为之醒转。

  朱允炆喜道:“他醒了,谢天谢地!”

  宫天保眼睛睁开,在各人脸上转了一转,慌不迭翻身坐起——

  “宫师傅你听着!”岳青绫道:“你的伤很重,但是还不是要害,所以不要紧!”

  宫天保点头道:“是姑娘救了我?”

  岳青绫一笑说:“是你命长,先生的福大,保住了你!”

  说时向着身边的朱允炆递了个眼波儿,笑靥初展,美丽如昔。

  一行患难与共,生死相期,大是加深了彼此之间的感情。难得她镇定如恒,还能笑得出来。

  目睹着她美丽笑靥,各人如释重担,尤其是朱允炆更似得到了新生力量,神情为之一振,一时间也看着她笑了起来。

  宫天保也笑了。

  崔化也笑了。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