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四四


  火光照耀里,但见钱起仰面向天,胸腹以下,血淋淋地插着一双铁笔,圆通通地睁着双眼,一脸痛苦模样,那样子,正如朱允炆梦中所见,显然早已断气多时,尸体都僵硬了。

  朱允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只是搂着钱起的尸体不放。眼前已成了个泪人儿。

  多少日子的郁结、伤怀,一下子都发泄了出来,人像是抽出了骨头,泥也似地瘫在了地上。

  一旁的宫天保、岳青绫劝阻无效,但都吓坏了。

  “陛下,陛下!”

  宫天保一只腿跪下来,用力地捧住朱允炆前扑的身子,“龙体保重,龙体保重……皇上您千万……”心里一伤心,连他也跟着哭了起来。

  “是朕害了你……朕对不起你们……”朱允炆声音沙哑地泣着,忽然抬起头,向着枝茂叶集的天空大声嚷道:“老天,老天!是我朱允炆为德不足,害了多少人丧失性命……皇天有知,就拿我性命抵偿了吧……抵偿了吧……不要让他们一个一个都跟着赔上了性命!嗳唷,嗳唷唷……”

  一口气岔在了心口,递接不上,竟自当场昏厥了过去。

  宫天保吓得眼冒金星,“嗳呀,陛下……陛下……先生!先生!”

  一任他怎么摇怎么喊,朱允炆亦是不醒。一转身,岳青绫就在身边站着。

  “姑……娘……可不好了!先生他老人家……”

  “不要紧!”

  她亦哭红了眼睛,火把映照之下,她的那张脸苍白如雪,显然精神亦受了很大刺激。

  “先生只是一时岔了气……”

  说时她徐徐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抵按在朱允炆心口部位,将股真力徐徐灌入。

  朱允炆长长地吸了口气,忽地大声呛咳了起来。

  “好了,”岳青绫随即把他抱起,向着宫天保道:“快离开这里——”

  宫天保双手接过了朱允炆,转身前行。

  岳青绫乃得趁此机会,将钱起尸身匆匆移至树下,暂时用树叶掩起,做了记号,却听得那一面朱允炆的哭声又起,口口声声嚷着钱起的名字,说是他害了他,哭声较先前更为凄厉。

  岳青绫忽然来到面前,寒下脸来说:“先生您要节哀,这地方不见得安全,说不定敌人还在附近!”

  一听她这么一说,朱允炆随即止住了悲声,只是傻傻地向她望着。

  宫天保怔道:“姑娘是说?……”

  岳青绫道:“那些被吊死的人,既是大内的锦衣卫士,人数这么多,便保不住有漏网之鱼……我担心一定还有人藏在这附近。”

  宫天保忙即举火四照,看不见什么动静,呐呐道:“那么依姑娘所见,又是谁杀死了他们?然后把他们吊在树上?”

  “是先吊在树上再杀死,不是杀了以后再吊上去!”岳青绫心思敏悟地道:“这些人多半是在黑暗里,不小心踩着了那人事先设好的绳套,被吊在了天空,这个人随后出现,再用暗器飞刀,一一取杀了他们性命——”

  微微停了一下,她于是接下去道:“我猜想,钱师傅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动静,闯了进来……那个人便对他下了毒手!”

  朱允炆忽然叹了一声,道:“这么看起来,很可能杀死钱起的人,就是刚才的那个姓赵的小老头了!”

  岳青绫看着他点点头说:“您猜得不错,我心里也是这么猜想……”

  “这又为……什么?”宫天保甚是费解地道:“姓赵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简单!”岳青绫说:“因为他们不是一条线上的……”

  她静静地分析说:“虽然他们都想着要对先生不利,可是各人的目的和打算都不同,大内的人是想把先生带回去,向主人奏功,姓赵的老头儿很可能想擒住了先生,可以向朝廷要价,发上一大笔横财……所以,他当然不愿意先生落在对方手里!”

  这么一说,朱允炆和宫天保全都明白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宫天保恨恨地道:“这个老东西也太可恶!”

  “我倒觉得很可爱!”

  “很可爱?”宫天保为此一呆。

  “你想想,要不是他在暗中帮忙,这些人一旦找上了我们,是不是麻烦?”

  宫天保呆了一呆,恨声道:“话虽如此,他的心也太可恶!”

  岳青绫冷冷道:“当然,其心可诛,我比你更恨透了他!”她顿了一下,缓缓说道:“等着瞧吧,这一路之上,少不得还要见着他,我们要打起精神,千万不能着了他的道儿!”

  话声才自出口,只听得附近林子里“哗啦!”一声树响,紧接着传过来枝叶摇动的零乱声音。

  岳青绫一手按剑道:“把火把给我!”

  宫天保依言而行,呐呐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岳青绫道:“你背着先生跟着我,我们过去瞧瞧!”

  地上尽是落叶,这里浓林密集,黑得紧。

  走了一程,耳听得那阵子树摇声,更为真切,有人出声大骂道:“王八老儿,还不快放老子下来……啊,啊……”

  各人才自会意,原来又有人被吊了起来。

  前行的岳青绫忽然站住了脚步,道:“小心!”

  持火前探,一个满布荆刺的藤圈就在面前不远。

  宫天保吓了一跳道:“好家伙!”

  岳青绫上前一步,举足一踢,触发机关,“唰啦!”一声,弹向天空,连带着一阵子呼呼作响,又有几棵大树弹空而起。

  三人目睹之下,亦不禁为之惊心不已,若非是岳青绫够机灵,一个误踏,那还得了?

  朱允炆吓得脸上变色道:“这……可怎是好,前面路还怎么个走呢?”

  “不要紧了!”岳青绫向宫天保道:“你跟着我,没事!”

  果然,这一处设陷机关的引发,附近已别无障碍,岳青绫持火而前,三个人很快地来到了别一现场。

  远远地可就看见了空中吊着的那个人,正在大肆挣扎不脱,忽然发现了火光的来到,才自安静下来。

  岳青绫举火以照,发现到那人掉下的一顶尖纱长帽、长刀,乃自断定出对方必是来自大内的东厂锦衣卫士。

  这人久挣不脱,加以藤索上的荆蒺刺痛,可谓狼狈不堪,由于头下脚上,人在高处,根本就看不见来者何人,只感觉着火光的移近而已。

  “老小子……你弄的好把戏!”这人说:“老子受够了,快放我下来……”

  岳青绫冷冷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好好吊在树上?”

  那人半晌才道:“原来你不是那个老鬼……唉……姑娘,怪我不小心,中了人家的埋伏,你就快救我下来吧,我一定重重谢你!”

  岳青绫道:“哪一个要你谢我?哼,你们这些朝廷来的鹰爪子,平常作威作福,想不到也会有今天下场,活该被吊死,活受罪!”

  那人顿了一顿,道:“姑娘你是……”

  岳青绫道:“你别管我,我只问你来这里又为了什么?”

  那人倒吊空中,耳中虽听见声音,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见现场情景,急得在天上乱转。

  挣扎了半天,受罪更大,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叹息道:“姑娘你要救我……回头那个老鬼要是来了,我就非死不可……你就发发慈悲吧!”

  岳青绫道:“谁又是那个老鬼?”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