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二八


  凌晨的寒风随着雾气,一丝丝透体而入,侵袭着他,朱允炆直觉的感觉着有些冷,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前面两丈处古松树下,插着一盏灯,随风而颤,摇曳出一片昏黄光色。

  这个时候,应当是四更残未,天将五鼓,不久即将天亮了,却是大家伙累了一夜,以昼为夜,睡起觉来,预想着一觉醒转,必当是午后时分,再次起程,势将又连夜而行,下一站又当是哪里安歇?

  其实,敌人居心叵测,丝毫未也曾放松,眼下说不定正倾全力,在搜索山林,果真如此,这里虽地处隐秘,也保不住就得安宁……

  这么一想,朱允炆真有点坐卧不安,越加地心绪不宁起来。

  眼前人影一闪,一个人猛地飞身而前,手里更拿着一口明晃晃的宝剑。

  朱允炆“啊!”地吓了一跳!

  那人低声道:“先生勿惊,奴才是高鹤行——”

  “是你……”

  来人高鹤行,四十上下年岁,原与李长庭、钱起、宫夭保同在大内锦衣卫当差。

  这人长手长脚,背拱如驼,其貌不扬,其实武功与李长庭应在伯仲之间,算是昔日锦衣卫士中之佼佼者,只因为相貌丑陋,一口山西话听来不惯,是以不为朱允炆欢喜,对他自不重视。

  此番李长庭御敌未返,护驾的重责大任便落在了他的肩上。

  却是这人外表木讷,话不多,但是心思缜密,对于朱允炆防护极是仔细。

  即以眼前而论,在一夜苦行之后,其他人俱都熟睡不醒,他却依然守护不眠,作临场戒侍,着实难能可贵。

  乍然发觉到来人是他。

  朱允炆炆自缓缓点头道:“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你!你没有睡觉?”

  “奴才不累,还不想睡……先生怎么还不休息?天快亮了

  “唉!”朱允炆叹息道:“哪里睡得着?!”

  一面说,索性撩开了被子坐好了。

  高鹤行忙取过一领披风为他披上,小声道:“先生还是早些安歇吧……一切有奴才在,回头起来,还要赶路呢!”

  “我睡不着!”朱允炆道:“你来得正好,我一个人正闷得慌,你就陪着我聊聊吧……你坐下!”

  “奴才遵旨!”

  说着,高鹤行便在一截树根上坐下来。

  朱允炆关心地问:“李长庭怎么还不回来?你看他有危险没有?”

  高鹤行摇摇头说:“奴才不敢瞎猜……李长庭功夫很高,以奴才想,纵然不见得能是对方的对手,退一步也应该可以保住性命……只是奇怪,他何以迟迟不见回来?……”

  朱允炆皱眉道:“什么?敌人是谁,这么厉害?连李长庭也不是对手么?”

  “这……奴才可就不清楚了……”

  停了一下,他才又道:“敌人里面有个姓方的,还有个姓井的,很是厉害,要是李长庭遇见了他们,可就……”

  朱允炆不觉怔了一怔,他已不只一次地听见这两个人的名字了,高鹤行既然也这么说,足见这两个人断非易与之辈。

  一时间,他心里大大生出了隐忧,不禁为着李长庭的目前安危担起心来。

  “先生好好歇着吧!天快亮了。”

  高鹤行说了一句,拱身站起,方待退后,耳边上却似听见了什么异声。

  朱允炆也听见了。

  一缕尖细的破空声,自远方划空而过,像是哨子般发出了长长的声音。

  高鹤行登时神色一凝,抖手打出了一枚飞蝗石子,却不是飞向空中,而直袭向当前那一盏高挑长灯。

  “波!”的一声,纸灯应声而灭。

  登时,眼前一片昏暗,东边天的一线曙光,鱼肚子白色,看起来也就格外显眼。

  朱允炆吓得身子向后缩了一缩,“那是什么?……”

  说话时候,高鹤行已飞身纵出,他轻功极好,一连几个起落已是十数丈外。说时迟,那时快。即在他身子方自站定的同时,“唏哩!”声中,天空中再一次传过来前闻的尖锐声响。

  黎明前的晨曦,甚是晦黯,看不清空中到底是个什么物体,银灰灰的闪一闪,“叮!”的一声,射向山壁,反弹而坠。

  高鹤行身形前纵,赶到近前,弯腰拾起来一看——

  一支弯曲如蛇的小巧响箭。

  这玩艺儿制作精巧,断非一般江湖人所施展。高鹤行出身大内,一望即知,正是昔日锦衣卫惯常使用的玩艺儿。

  见微知著,不用说,敌人一面已有人发现这里,正自施展讯号,通知同僚。

  果真如此,可就大事不妙。

  高鹤行心里一惊,却是惊中不乱,当下右手翻动,用“甩把”之势,“唰!”的一声,把手上响箭以全力掷出,手法疾劲特别,极是内行。

  这便是高鹤行聪明的地方了。

  眼前施展,故布疑阵,以得自敌人之响箭,给敌人以错导,高明透顶。

  响箭出手,发出了极其尖锐的一声哨音,却是取势迂回,向着左面相反方向飞坠过去。

  敌人一面,在不明就里情况中,万难分辨,势将作出错误判断。

  高鹤行响箭出手,人已飞纵而起,起落之间,一如燕子的翩跹,落身于数十丈外。

  高鹤行落身之处,正是前此响箭来处,他以为这个发箭的敌人,事在关键,最是要紧,当尽全力给以歼灭,乃可暂时相安。

  这个判断,甚是正确。

  殊不知暗中敌人竟与他打着同样算盘,即是恨极了他,决计要取他性命。

  如此一来,正是不谋而合。

  高鹤行身子方一袭近,猛可里左前方树枝哗啦一响,一条人影箭矛也似飞向眼前。

  来人一身黑色紧身衣靠,头扎网巾,一看之下,即知出身大内,这类衣着,高鹤行当年亦是常穿,说起来双方原是一家,想不到一朝环境变迁,竟成了彼此不能见容的敌人。

  “好可恨的东西!”

  黑衣人嘴里喝叱一声,右手突扬“咔!”的一响,发出了一枚袖箭。

  仗恃着皇家大内实力,这些锦衣卫士即使在兵刃、暗器一面,也屡有推陈出新。

  即以眼前这枚小小袖箭来说,便是甚具匠心,箭身虽是小巧玲珑,分量却是不轻,另外在箭头部位,更有特别机关,一经着力,即会由箭矢头上两侧,弹发出两枚倒刺,如此一来,若要拔出,便非得要连同一大块肉一并挖除不可。

  高鹤行既是大内出身,自然省得,随着背后一口弧形剑的忽然展出,“当!”一声,已把眼前这枚小小袖箭,卷上了半天。

  紧跟着黑衣人的一声怒叱,双方已凑在了一块。

  来人手上是一把软兵刃,随着他身子的一个急切,“哗啦!”一响,把一根十二节亮银软鞭抖了个笔直,蓦地向着对方前心就扎。

  高鹤行“哼”了一声,弧形剑倏地向外一翻,“呛”的一声,点开了对方鞭身,却是一截剑尖,戏剧性地插进了软鞭的环结。

  高鹤行忽地运力一挣,力道至猛,叱了声:“撒手!”

  来人足下一跄,由于事出仓猝,简直难以把持,手一热,一根十二节亮银鞭“呼!”地脱手而出。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