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一五


  老方丈单手打着问讯:“姑娘好俊的一身轻功,看来是尽得令尊传授的了!”

  岳天锡嘿嘿笑道:“老和尚这一次你可看错了,我那两手如何教得了她?这丫头造化不差,自小就被南普陀的‘六如轩主’所收养,三岁离家,十六岁那年才回来,今年十八了,一身本事比起我这个老爸爸来,可强得太多了!”

  老和尚一声嗟叹道:“原来是六如先生的高足,这就难怪了……阿弥陀佛——”

  岳天锡这方向女儿介绍道:“这便是我常与你提起的少苍老师父,上来见过。”

  岳青绫叫了声:“老师父!”深深施了一礼,便自站立一旁。

  不像时下姑娘那般打扮得花枝招展,岳青绫却衣着素雅,长裙曳地,腰肢款款,衬着肩后的青霜长剑,饶是别有妙姿。

  老和尚自觉这般衣着,大是失礼,仓猝会晤,却也无奈,总是素交称好,也就说不得了。

  “岳檀越多年相知,深夜来访,必有要事,咱们就不拘俗礼,请随我来。”

  话声一顿,双手作合十状,道了一声:“请!”

  陡地拔身而起,月色里一如孤鹭白鹤,翻腾间已抄身丛岭。

  岳氏父女却也不含糊,随着对方的前导,各自展现轻功,亦步亦趋,紧蹑着老和尚身影跟了下去。

  眼前来到了方丈待客禅房。

  为免惊俗,老方丈独自个先进去,换了袈裟,这才开门纳客。

  岳氏父女坐定之后,老和尚才自唤了小沙弥倒茶。多点了一盏灯。彼此才得看了个清楚。

  却见这个岳天锡,貌相清奇,论年岁当应是五十开外,却是发如黑染,一根白的都没有,眉眼间显示着一种孤高,很有些卓然不群气势。

  岳青绫洁白素净,惟眉眼间秀中藏锋,颇有几分乃父的威仪,女孩儿家终是脸皮儿薄,老和尚多看了她两眼,便自脸上讪讪,随即把水汪汪的一双眼睛飘向窗外。

  “阿弥陀佛!”老和尚脸现笑容道:“老朋友深夜来庙,到底有什么重要事情?现在总可以明说了吧!”

  “嘿嘿!”

  岳天锡低笑了两声,目光炯炯看向对方道:“老和尚不要见怪,你道这庙里,我父女是第一次来么?”

  老方丈愕了一愕。

  岳天锡看了女儿一眼,继而笑道:“老实告诉你吧,这半个月来,我父女来了总也有七八回了,只是今夜遇着了你,才自现身罢了!”

  “噢……”老方丈微似惊愕:“这又为了什么?”

  “和尚你先不要问我,倒是你今夜鬼鬼祟祟,放着经不念,到人家住处偷看个什么?”

  “阿弥陀佛一一”

  老方丈银眉频眨,双手合十道:“这么说,你我倒像是为着同一件事了?!”

  “看来是差不多!”

  岳天锡喝了口茶,一面向老和尚打量着,脸上神态,含蓄着几分神秘。

  “都说你这庙里风水不差,如今来了条龙,太苍得龙,地灵人杰,以后香火活该大盛特盛了!”

  老方丈“啊!”了一声,轻轻颂着:“阿弥陀佛!”随即点头道:“这么说,老衲没有猜错,那位朱先生果然是落在我这庙里的了……”

  岳天锡一笑道:“如今你的责任重大,老和尚你打算怎么样?”

  “阿弥陀佛!”老和尚呐呐说道:“任他真龙天子,又干我庙里和尚什么事,老和尚只作不知,平日所为,吃斋念佛而已,南无阿弥陀佛——”

  岳天锡会意地点头而笑。

  “这就对了!”他说:“其他的事交给我们父女来做吧!”

  “什么其他的事……莫非……”

  “这些日子风声很紧,老和尚难道你没有听说?”

  “没……有……”老和尚摇摇头,慨然道:“出家人也只是吃斋念佛而已!”

  岳天锡冷冷说道:“征夷将军来了,有人说他此行奉有密旨,便是要搜查藏在你庙里的这条龙!”

  老和尚微微一愣:“阿——弥——陀——佛!”

  岳天锡道:“而且,我有确实的证据,京师大内也来了人,一个姓方,一个姓井,乃是当今逆皇跟前的两个败类,手底下很不含糊……”

  老和尚“噢!”了一声,讶道:“你说的是方蛟、井铁昆这两个武林败类?……”

  岳天锡点点头道:“原来老和尚你也认识?”

  “认识倒不认识!”老和尚说:“不过他二人早年在江湖的所作所为,武林中很有传言,后来听说投归燕王发了迹,以后倒是不曾再听说了,怎么他们也来了龙州?”

  岳天锡眸子里精光四射,冷冷一笑:“他们要是不来,我也就不来了!”

  老和尚不由轻轻颂了一声“阿弥陀佛”,察言观色,不言可喻,岳天锡与上谓的方,井二人,设非结有深仇大怨,亦必有瓜葛,心里明白,却不曾说破。

  岳天锡凌声道:“这两个败类,如今在逆帝朱棣手下当差,据说投效了锦衣卫,如今都有了功名,他们的来意,不问可知……老和尚,你却要十分仔细小心了。”

  老和尚来回地在禅房踱着方步……。

  少苍老方丈站立窗前,喟然长叹了一声,缓缓回过身来,看向故人父女。

  今夜他们的来,无疑于平静的太苍古刹,投落下了一颗石子,激发而起的层层涟漪,足使得一心向佛、心无杂念的老和尚为之意乱心惊。

  一个不祥的意念,忽然感染着他,似乎让他觉得这所古寺自此而后,将不再安静了,而致使此一突起事端的那个“不祥人物”——建文皇帝,正是下榻在自己庙里。以往不知,倒也罢了,如今知道了这个隐秘,反而无能推卸……关键在于老和尚本性亦属侠义中人,却与他跳出红尘的佛家身份,大相径庭,再者庙里五百僧众所倚所恃,亦不容许他稍有差池,这就让他感到十分为难,举棋不定了。

  岳天锡十分明白他的处境,见状微微一笑:“你不要想得太多,只要守口如瓶,一切都将无损!”

  老方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呐呐道:“你放心吧,这件事不会由我嘴里传出去半个字!”

  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老和尚用着十分恳切的眼光,看向岳天锡道:“至于其他一切,只有交给老朋友你了!”

  岳天锡哼了一声:“错不了!”便自站起告辞。

  夜色深沉。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