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太苍之龙 | 上页 下页


  像是句开场白,不来上这么一句老和尚就不会说话似的。

  “二位施主近来可好,多日不见了……”老和尚单掌打着问讯:“有僭、有僭!”

  叶先生说:“里面请吧!”

  除去空头陀以外,四个人来到了殿里。

  一进去就觉出了气氛不对,正面的三尊大佛,敢情全都由布幔子给盖住了,里面的摆饰也都给移动,换成了一般俗家待客的堂屋模样。

  老方丈四下打量一眼,颂了声“阿弥陀佛”的佛号,银眉频频眨动,只是像对座叶宫二位频频打量不已。

  “贵上主人近来可好?”

  “啊!好!好!”叶先生满脸堆笑道:“两位大师这是……”

  阿难和尚“哼”了一声:“你还要明知故问么?……你们要大空干的好事!”

  “阿难!”老方丈低声一叱,止住了住持和尚的话头。随即转向叶、宫看道:“二位施主知道?”

  在他慈祥却不容狡辩的目光之下,叶先生颇似尴尬地笑了,抬起一只手,捋着下巴上的黑须,叶先生“咳”了一声:“原来是这件事,哈哈……”

  阿难和尚忍不住道:“这件事还小么?传扬出去,我们这太苍古寺以后谁还敢再来烧香了?不来烧香,今后的香火账可就……”

  “阿难!”老方丈再一次压住了他的话,却是该说的也都说了。

  “噢!”叶先生笑了:“原来如此……这就不劳挂心了!”

  说着仰起头来,眼望殿梁一派自负地笑了,抬起来摸着胡子的那只白皙素手上,戴着个碧绿碧绿的翠玉“扳指”。神态里涵蓄着十足的官人习气,与今日庙里循佛念经的隐者身份,却是大相径庭。

  “这件事,今天早上我家主人原是关照过了!”叶先生微微点了一下头:“其实二位即使不来,回头我也要打发人去请。”

  老方丈“嗯!”了一声,又是一句“阿弥陀佛”。

  叶先生这才微微一笑,看向宫先生点点头道:“拿来了没有?”

  宫先生“嘿”了一声说:“有!”站起来,一只手抄向里衣,肚子往前一挺,由里腰抽出了个黄绸子包儿,长方形,小枕头也似的,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叶先生两只手接过来,看样子分量不轻。

  “我家主人关照,多有打扰,这里是三百两银子,就算是布施贵庙的香火钱吧!”

  说时双手奉上。

  老方丈“阿弥陀佛”了一声:“这就不敢当了!”

  话声未完,阿难大师却已把银子接了过来。入手分量极沉,足证所言不虚。

  两位高僧尽管平日吃斋念佛,却也不能免俗,对此“阿堵物”亦有偏爱。

  银子一到手,脸色可就缓和多了。

  阿难大师把银子放置几上,双手合十道:“请问贵主上大名……”

  宫先生道:“姓朱。”

  叶先生忽然咳了一声,接道:“诸葛一一赫赫……是个复姓,‘诸葛’先生……”

  “啊!是是……”

  只要银子到手,管他什么姓都好。

  阿难和尚笑得眯起了眼睛:“凡是于敝寺有大布施的善士,我们都要把他老人家的大名刻记在后面佛塔,长受本寺的供奉,请转告贵主人诸葛先生……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一面说,他犹自不放心地解开了面前绸包。

  呈现在眼前的,是十五锭大小光泽同一式样的官式元宝,用一个特制的银盒盛着,崭新耀眼,这类出自朝廷府库,非自各省藩库的供银,一般民间很少过手,自是通用如常。眼前银锭,格式一致,圆圆团团,十分光滑,像是出自山西的官银,俗称“光锭”,显然还是全新的。

  两位和尚不约而同地一齐颂起了佛号。

  一锭二十两,十五锭便是三百两之数,一望即知。

  叶先生似笑不笑地道:“我们一行,一时半时还动不了,以后怕还多有打扰,尤其占用了贵庙的偏殿……很不好意思,所以……我家主人关照,如果贵寺如有开销,我们会按时布施,这一点大可放心。”

  “阿弥陀佛!”阿难大师双手合十道:“贵主上太客气了……”看了方丈师父一眼,正自盘算着先前的那档子事,一时不知如何出口。

  怪在老和尚更似一团和气,心里压根儿就没这件事似的。

  当初来的时候就莫名其妙。

  也是这位叶先生接的头,布施了二百两银子,说是开春就走,一行人二十来口子,老的老、少的少,虽是衣着朴素,却是举止不俗,派头十足。看在那二百两银子的份上,便自胡里胡涂地收留了。

  后来打听出来,说是来自安南的一帮子珠宝客商。朝山进香来的。再住住,发觉到味道不对,敢情是这帮子香客派头好大,并不像是买卖商人,更不像什么虔诚礼佛的善士,大块吃肉,大坛喝酒,经常是筵开不夜,只差着没有女人。实在不像话,老方丈忍无可忍,亲自过来交涉了一次,安静了几天,又自故态复萌。

  终致于落到了今日田地。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