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天岸马 | 上页 下页
福气


  原来他就是当今“金龙令”的持有之人!

  虽然这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一件往事,却由于这一事件在当年武林所引起的震惊太大,太过离奇,所以至今仍不为人所忘怀。

  孟天笛虽不曾亲身经历,却由于当年争夺金龙令关键人物之一的孟九渊,是他父亲,在父亲生前每一次的追述回忆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只当拿走金龙令的那个人,再也不会涉足中原武林,是个化外野人,哪里知道……

  这个人活生生的就在眼前。

  当然,他更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化外野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汉人。

  在当年夺令离开之后,秦风并不曾真的“销声匿迹”。此后不久,他就染上了令人不寒而栗的怪病“九更秋露”,因此为识者取了“病龙”这个绰号。

  真正是一条“生病”的龙……

  孟天笛的眼睛,不由自主又落在了对方看来像是生有癣疥的细长脖子上,如果仅仅以形象而论,他可也真像一条龙,一条生病的龙!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触,对于眼前的老人秦风,直觉地滋生出无限同情。

  形势的发展,已把他们二者联为一体,就是方才秦风说到的一双老怪物“天长”、“地久”,也同自己结了“梁子”!

  空气太沉闷了。

  真有点使人“窒息”的感觉。

  盂天笛站起来,走向窗前。

  窗外朔风怒号,飞雪成珠。大别于先时的风平雪静,这般“咳唾成珠”的奇寒气候,人兽都无能挺受,即使惯以夜号的狼也不复长嗥……

  孟天笛似有一种冲动,想破窗而出,奔驰于风天雪原,他却没有……

  只是冷静一下而已。

  秦老人苦涩的在一边微微笑着。

  他了解到对方年轻人的气闷和苦恼,也了解到对方的纯朴无辜。

  “你走吧……现在还来得及,再晚了可就不行了……”秦老人说:“往东面走。”

  孟天笛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秦老人喃喃地说:“他们要找的人是我,不是你。”

  “太晚了!”

  孟天笛蓦地回过身子。

  秦老人看着他微微一怔:“……”

  “我们早就联在一块,分不开了!”

  孟天笛终于甩脱了心里那股子别扭劲儿,爽朗地笑了。

  看着眼前这条“病龙”,他神采奕奕地说:“前夜,你救过我一条命,这一次该我救你了,就是要死也死在一块吧!”

  秦老人眼睛眨也不眨地向前盯着。

  良久。

  他冷笑一声:“星宿海的来人,不比陶老婆子,你留下来,活着的机会不大……你可想过了?”

  孟天笛一笑道:“那只是你这么想而已,事实是,现在我们不都是好好的活着吗!”

  “那只是现在而已……”

  秦老人微微地发出了一声叹息,随即闭上了眼睛。

  孟天笛说:“现在还活着就好。”

  忽地跨前一步,大声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闯,走!我们现在就走!”

  秦老人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

  “上哪里去?”

  “东面安全,就往东!”

  一丝苦笑,绽现在秦老人脸上:“那只是你一个人,加上我就不一样了,再说我身上的这个病……哼哼‘九更秋露’九命亡魂’……带着我,太累赘了!”

  “胡说!”孟天笛大叫一声:“除非是你自己想死!谁也不能夺走你这条命!只要我还活着,你就死不了!”

  “说得好!”

  一扫先时的沮丧,秦老人颇似称许的目光,直直地向他逼视着。

  他看见了一个刚毅、勇者的形象。

  当然,他自己一直有足够的勇气,本来就不是一个弱者。

  “孩子……你可知道?”

  很久,他才讷讷地吐出了一句话:

  “你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