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三五


  孟小月霍地身子一长,右手抖处,轻叱了声“着!”

  紫金镖出手,“哧——”地划出了一缕尖风。

  那人好机警,仿佛是背后生了眼睛一般,随着他身子的一个疾转,两只手就空一画“叭”的一声,已把飞来的暗器夹于掌心。

  如此一来,自不便再行逗留,随着这人身子的一个倒仰。“哧!”已反蹿了出去。

  楼栏杆一阵疾颤,抖下了大片落雪。

  夜行人事机败露,自不欲多所逗留。眼前一式“金鲤倒蹿”,足足飞出了一丈六尺。俟到身子方一下落,右脚再踹,足足腾起了两丈来高,直向着左面亭台花树交错密集的院落中遁去。

  孟小月自是放他不过,哈哈一笑,下盘用劲,随即施展上乘轻功提纵之术,霍地追了过去。

  一追一遁身法奇快。倏起倏落,已临两边院墙。

  夜行人将纵未起的当儿,霍起回身,狠狠向着孟小月一窥,右手抬处,“哧!”地打出了一枚暗器。

  紫金镖去而复返,直取孟小月前心要害。

  孟小月反手一抄,用右手接住了镖身,只觉着对方手劲头儿极大,震得掌心发热。

  来人像是急于脱身,镖势出手,身子不停留,一式“云里翻身”,呼地掠身而起,直向墙外飘落。

  孟小月却是放他不过,脚下力顿,紧跟着飞身而出,来人瘦小的身影,正自运功飞驰,沿着一道醒目溪流,倏起倏落,宛似跳掷星丸。

  原来这一带风光甚好,一衣带水,竹影婆娑。

  此时此刻,溪水俱已结冰,其色莹白,光若匹练,对方人影原已逸出甚远,忽然发觉孟小月自后追上,大为忿怒,倏地转过身子,正巧迎着孟小月飞扑的来势,几乎撞在一团。

  “哪里走!”

  嘴里一声喝叱,孟小月五指齐张,霍地直向着对方肋上插来。这一手功力,新近得自裘大可传授,五指霍霍生风,直似有洞树穿石之感。

  来人“嘿!”了声,身子向后一挫,闪开了孟小月颇具实力的一击,怒叱一声:“小子,是你!”

  身子转动之间,两只手合并着猛力推出,直向孟小月身上击来。

  孟小月霍地向后一抽,右手倏飞,直向对方肩上抓去,却是由对方开口出声的一句话里,忽有所悟,猛地一个疾转,飘出丈许以外,“你是?侯……”

  侯师兄三个字几乎已经出口,却又硬生生地咽回肚里,兹事体大,焉得信口雌黄!?

  却不意这番谨慎小心,对方并不领情,来人矮小的身影,紧跟着一个前蹿,如影附形般凑了过来,“臭小子!你是找死!”

  话声出口,一双手指,取势“二龙抢珠”,直向孟小月眼睛上点来。

  孟小月原已心里起疑,却不敢十分断定,对方再一次开口出声,终使他确定认出。

  “三师……兄是你?”

  话声出口,孟小月身子一个踉跄,险些立足不住,直退出七尺开外。

  瘦小人影哈哈一笑说:“你小子果然聪明,不错,就是我!”

  话刚出口,伸手已把头上遮面虎揭下,一副猴头猴脑模样,不是三师兄侯亮又是哪个?

  “啊——”

  尽管是心里早已认定,也不由吃了一惊,孟小月目睹下几乎呆住了。

  “小子,你坏了我的大事,今天饶你不得!”

  话出人起,劲风嗖然,随着他猝落的身势,一双雪亮的匕首,双双直向着孟小月两肋间力插了下去。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门中师兄,竟然会对自己下此毒手,孟小月一惊之下,双手力探,“噗!”地抓住了对方双腕。

  “你不……能……”

  “小子……”侯亮眼睛里交炽怒火:“我早听说了,你过去就跟我们捣蛋,还打伤了师娘,今天又跟老子过不去,嘿嘿……你小子真是鬼迷了心!”

  说话之间,侯亮两膀力量猝增,猛地左手一绕,用。‘金丝缠腕”的巧劲,挣脱了孟小月抓住自己的手,寒芒一点,直向对方脸上扎来。

  孟小月急切间一个倒仰。侯亮的刀锋“哧!”地直擦着他的脸滑了过去,孟小月几乎感觉着寒刃滑过时的一丝冷颤,就在这时,侯亮已挣开了右手,第二刀反向孟小月前心上斜刺过来。

  看样子三师兄这是要置他于死地了。

  孟小月“嘿!”了一声,身子一个倒蹿“哧!”翻出去两丈开外。

  眼前一片竹林。

  他自信功力较之侯亮应无少逊,倒也不必怕他。眼前之事,更欲弄个清楚,非要他说个明白才行。

  “慢着!”

  孟小月信手抄起了一截枯竹,直指向对方大声叱道:“姓侯的,有话好说,哪个还怕了你不成?”

  侯亮胸有成竹,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左右扫了一眼,更似有恃无恐——

  “吃里扒外的小子,今天夜里你就算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这片天去!”

  身子一纵,嗖地来到了眼前。一双匕首交叉着,再一次向着孟小月身上扎来。

  “叮当!”一响,却为孟小月手上的竹枝给拨开来,孟小月身势一进,竹杖权作长剑,上下挥洒之下,形成了一片“凌厉”杀机,侯亮猝当之下,还真有点吃受不住,慌不迭拧身跃开。

  “反了,你小子真的反了……”

  “姓侯的,把话说清楚了!”孟小月气势昂然的直瞧着他:“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地来到赏心楼上,偷开门锁,你是想干什么勾当!?”

  这么大气大声的一叱,侯亮一时反倒难以应答,呆了一呆,哈哈笑道,“老子的事要你这个小子多管?”

  “我且问你!你干这个事,老先生可曾知道?”

  “我……”侯亮一时又答不出来,恼羞成怒道:“老头子宠坏了你,废话少说,纳命来吧!”

  话声一落,压刀向前,起落之间,已扑到了孟小月身前,双刀合并着,直向对方当心落下。

  孟小月原来顾忌着裘大可的一脉师事之源,不便向对方猝使毒手,眼下见对方一再凌厉进逼,分明要置自己于死地,那就只好放手与他一拼了。

  便在此夜幕深垂的溪畔林边,双方展开了一场凌厉凶杀,猛可里侯亮的刀锋,直向他肘边划了过去,孟小月直觉着身上一凉,猜测着已为刀锋所伤,心里一惊,竹杖飞挑,施了一手绝妙剑招“太公钓鱼”,这一招曾得裘大可巧妙指点,甚有可观。

  侯亮竟然计不及此。

  俟到发觉不妙时,其时已晚,恍惚中只觉着对方这一式出手,招式极是特别,却又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念未完,只觉着肩头上一阵奇痛,已吃孟小月手中竹杖刺中肩窝。

  虽是一根竹杖,在孟小月内力灌注之下,却是大有可观,“噗刺!”一声,深入寸许,只疼得侯亮“吭”了一声,脚下打了个踉跄,差一点坐了下来。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