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三二


  池子里不时传过来几声响动,浪花翻涌处,时见小鱼的泼刺。薄薄的冰面,立时破碎不堪。大片雾气,随着晨风,直向这边慢慢扩散……

  盂小月整理了一下身上,起身返回。

  时间晚了点儿。

  天已经大亮了。

  惟恐惊动了府里各人,孟小月选择一条幽静的小路,直朝王府北侧面,然后再小心地施展轻功,一路掩饰转回。

  他身法至为灵巧,转侧之间,已深入王府内院。

  王府里显然已有了动静,几个早起的小厮,正在用铲子铁锹在清除着道上的各处积雪。

  孟小月很机警地避过了他们,来到了赏心小苑,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柴门虚掩,一如出来情景。

  推开、进入,里面却坐着个人。

  高庆麟。

  孟小月一惊之下,顿失所措,可是立刻他又恢复了镇定,“是高大爷,你怎么来啦?”

  “哈哈……”高大管事宏亮的笑了两声,站起来说:“小兄弟,这是往哪里去?好早呀!”

  一面说,那一双光采灼灼的眸子只是不停地在对方身上转着,直似要把对方看个透穿。

  “不过是随处走走!”盂小月一面坐下来:“大管事找我有事?”

  高庆麟又是哈哈一笑:“一来要给你拜个晚年,再来哈哈……这些日子一直不见,想找你聊聊……”

  眼睛一转,可就落在了对方的一双脚上。

  “兄弟这是……怎么,掉在沟里了?”

  孟小月一笑说:“可不是!”他因而直言说:“不瞒大管事的说,很久没练功夫啦,都拉下来了……”

  一面说解下了湿透的鞋袜。

  高庆麟冷冷说道:“这就是了,当初第一眼见你,我就知道你是个练家子,你看我这双眼睛怎么样?厉害不厉害?”

  “大管事对小弟的知遇之恩,今生今世,永志不忘!”

  这两句话,倒不是一时的权宜,信口之言,说真的,若不是最初蒙他青眼相待,慷慨解救,自己哪有今天?怕是早已死在那群人肉贩子手里了。

  大大夫知恩必报,对于高庆麟,孟小月确是心存感激,一时情发于衷,自然有所流露。

  高庆麟聆听之下,微微一怔,“赫赫!”地发了一阵子笑声。

  “这倒是……”他呐呐说:“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大爷古道热肠,对小弟患难之时所加诸的恩情,有如寒天冰水,点滴心头,焉敢时刻见忘!?”

  “啊……”

  高庆麟冷竣的面色,立时大见缓和。

  顿了一下,孟小月随即抬起头来,眼神蕴蓄着一种强烈的意识,对于面前的这个人,王府的大总管,他确有颇多感触,却有不能尽言的苦衷。

  “大爷今天来到这里找我是为了……”

  “哦……”高庆麟顿时脸现犹豫,摇摇头,半含着笑说:“我刚才不是说过了,没事儿,找你闲聊聊……”

  天知道,要问以前,他还曾为着手擒对方的过程而煞费心机——便是眼前他所坐立的位置,都绝非偶然,原来在孟小月踏上草堂之始,他就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手法,立擒对方手下,却是不知怎么回事,糊里糊涂地竟自疏忽过去了,此刻他亦应以早已设计好的第二次出手,出其不意地向对方出袭,却是,竟然在聆听过对方的一番肺腑之言之后,莫名其妙地又自打消。

  孟小月站起来想去为高庆麟倒一杯水,摇摇瓦壶,里面却是空的,笑笑说:“高爷您稍坐,我给你沏茶去!”

  “用不着啦,兄弟!”

  高庆麟话声里透着些许寒意,闪烁的眸子,更似鹰样的锐利。

  “实在跟你说了吧……”停了一下,他呐呐地道:“咱们这府里窝着贼啦,兄弟,你可听说了?”

  说时,他的那双眼睛瞬也不瞬地直向对方盯着。

  “啊!?”

  孟小月显然为之一惊。

  “这个贼他好大的胆,竟然敢拿王府做掩饰,在外面胡作非为!”高庆麟凌声道:“案子做到了巡抚大人的头上,这还了得?”

  “有这种事……”

  孟小月一时纳闷地道:“大管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高庆麟哼了一声:“王爷已经当面交代下来,拿不着这个贼,我这个差事也就别想干了……”

  “这……”

  孟小月呆了一呆,喃喃说:“可又会是谁呢!大管事你认为……”

  “这就要请教兄弟你了!”

  “我?”

  “老实跟你说吧!”高庆麟用手向他一指:“这件事你也落了嫌疑一一”

  “我?”孟小月面色猝然一变,虎地站起了身子。

  “兄弟你先别急,坐下坐下……”

  “这是怎么回事?”孟小月硬生生地坐下来,强自镇定着道:“大爷你也这么认为?”

  “兄弟你多虑了……”

  高庆麟脸上阴晴不定,阴森森地笑着说:“要真是这样,我还能不动你?你先别急,这件事我倒是想好好听听你的意见!”

  孟小月脸色大是迷惘。

  “譬如说,兄弟你旁观者清,你给我判断判断,看看这件事会是谁干的?”

  高大爷皱着眉毛,眼神里透着玄,倒是一时猜不透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我不知道!”孟小月摇摇头:“真的不知道!”

  高庆麟“哼”了一声,点着头道:“无论如何,这件事应该是到此为止了,兄弟,我听说了,这里裘老爷子一家人都很照顾你……这几天过年,他们家来的人多,可都是些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吧!”

  孟小月点点头说:“老先生和三姑娘对我是很照顾,可是除此之外,我所知不多……”

  高庆麟说:“譬如说他的那几个远房亲戚……”

  孟小月想了想,脑子里不觉闪过裘大可一子二徒等三个人的面影,心里大大为之动了一动,其实,包括裘大可继室那个红衣高大妇人秦氏在内,都显得那么神秘,尤其是那一夜为自己飞石击伤之后,直到如今,他心里仍存着个疑团,未曾解开,眼前为高庆麟一提,不觉一时神驰,心里细细推敲起来。

  却是兹事体大,哪能信口雌黄,随便认定!

  想了一会,他仍然只能摇头:“我实在是不知道……”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