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二五


  挽起了袖子,孟小月真个地便干起了他的花把式来,有几棵珍贵盆栽,一经他细心调理,较诸先前果然大不相同,干挺叶绿,花蕊鲜明。

  王爷就要来了,虽是家居日常生活,防范也不能疏忽,四名便衣侍卫,先已来到,内外站好,一干丫鬟婆子俱都退到里间,非经呼唤,不得擅自步出。

  孟小月在里角,背朝着门在整理盆景。

  “干什么的?”一个便衣侍卫走过来,一只手叉着腰,只是上下打量着他,官气十足地说:“新来的吗?王驾就过来了,还不回避?”

  “是是是!”

  孟小月站起来,刚要避开。另一个人却走过来,一脸叠笑地道:“是孟兄弟吧?用不着,自己人!”

  先前侍卫怔了一怔,待要问明,王爷已现身正门。

  朱华奎今天看来兴致挺好,过年了嘛,各处听见,张灯结彩,上上下下都是一团喜气,他也就笑口常开。头上戴着顶乌纱折角向上巾,一身紫红绵缎盘领大袖银狐,勒着条宽缘镶有红绿宝石的革带,脚下一双云字高履,这样子像是刚从外面回来。

  三姨娘匆匆得讯已迎了出来,刚刚下楼,就在梯口行了个万福一一

  “王爷万安!这是从哪里来?”

  朱华奎哈哈一笑,国字脸上逸兴横飞。

  “起来,起来,刚刚在前厅接了圣旨,皇上又有恩赐,亲笔赐了个福字,来的正是时候!”

  三姨娘展眉笑说:“哟!那可真是恭喜您了!”

  朱华奎抓住了她的一只胳臂,小声说:“我也要恭喜你!你猜怎么着?”

  他是直性子人,凡事搁不住,赫赫笑说:“上一次我特地为你向皇上请旨讨的封,发下来了,赏了你‘如意鄂妃’的封号,凤寇霞帔随后就到,明天一大早,七公公再来的时候,你要穿戴好了谢恩接旨!”

  三姨娘“啊!”了一声,身子摇了一摇,一时过于惊喜,脸色雪白地道:“这……王爷、王爷……我可不敢……”

  “这是圣旨!”朱华奎笑说,“七公公说请旨讨封的共有五个王爷,皇上只准了两个,可见面子不小……”

  “王爷……”

  发现了他的声音太大,三姨娘面现娇羞地特意提醒他一声。可不是吗!身侧四周还有那么多双眼睛呢!

  朱华奎哈哈大笑了几声,眼睛一扫,可就看见了那边角落里肃手站立的孟小月。

  “这是……”

  “小孟!”三姨娘笑说:“正好,王爷不是要差遣抬举他吗?”

  朱华奎才似忽然想起,“啊!”了一声,连说:“对啦、对啦!你过来!”

  “王爷传你呢!”一个侍卫上前大声向孟小月招手:“快过来!”

  孟小月应了一声,大步向前。

  “王爷吉祥!”深深一鞠躬,继而屈膝下跪。

  朱华奎点头说:“起来说话!”

  孟小月垂手而立,一派敬谨服从形样。

  “你叫什么名字!”

  “孟小月!”

  “小……月?”朱华奎摇摇头:“这名字不好,不是个成大器的名字,往后改一个吧!”

  三姨娘在一旁说:“王爷既然说起,不如就赐他个名字,也省得他还要自己再费事取了!”

  朱华奎笑说:“我也取不好,裘先生有学问,回头我叫他给你取一个就是了!”

  三姨娘说:“有话等王爷坐下再说吧!”

  朱华奎说:“来来来,你给我好好说说!”随即大步进了茶厅。

  三姨娘移步跟上,向着孟小月招手说:“你来!”

  朱华奎夫妇落座,自有女侍送上香茗。朱华奎看来兴致很高,不时地自己发笑。

  赫赫笑了几声,一只手拈着腮上的胡子,却是频频向着站立面前的孟小月打量不已。

  “你的事我听说了一些,说是你一身功夫不错,瞧着也像,干这个花把式可是太委屈你了!”

  “王爷恩待,不敢言屈!”孟小月后退一步,垂下头来。

  朱华奎点点头:“说得好,看样子你还知书达礼,过去也念过书吧!”

  “念过……不多!”

  “这是客套!”朱华奎的脸上显示着极度的好奇:“展飞熊推荐你说,有一身好功夫,今天你就给我显显,也叫我见识一下!”

  说着哈哈大笑了几声,高叱一声:“石大贵!”

  门外应声道:“有!”进来个人,正是刚才护侍王爷身边四名侍卫之一。

  此人瘦高身材,长脸、浓眉,看来约在四十上下,满脸劲悍,一眼看上去即知不是好相与。

  指着孟小月,朱华奎笑向来人说:“我要你试试他身上的功夫,都是自己人用不着拼命,比划个三招二式,见了功夫也就行了!”

  石大贵愣了一愣,应了声“是!”却用奇怪的眼神,向孟小月看着。

  孟小月抱拳道:“王爷驾前,不敢放肆,再说……”

  朱华奎说:“不用推辞,石大贵手下有分寸,伤不了你!”

  话声方顿,石大贵那边已进身而前。

  “孟兄弟,你看掌吧!”

  身子向前一进,紧接着脚下一个快闪,已到了孟小月右侧方挨近不远,一只大手张开五指,似拍又抓,直向孟小月肋上击来。

  原来盂小月身上有功夫的传说,虽然未经证实,却是自他一来,早已在府里传开,人们画蛇添足,胡吹乱盖,把孟小月简直形容成了活神仙一样,虽属于虚不足采信,却也足令这个石大贵心生警惕。

  眼下当着王爷的面前,石大贵更不敢轻心大意,王爷言下之意,分明认定这个孟小月绝非自己对手,若是结果反而败在对方手里,那可是丢脸透顶。是以石大贵一出手即施展出全力,眼前一手夜叉探路,五指上内力灌注,真有洞石穿木之威。

  事已至此,孟小月想欲藏拙也是不能,当下顺着石大贵的出手来势向后一收,整个胸肋部分,硬硬地收回了半尺有余,石大贵的五指,乃自落空。

  石大贵“嘿!”了一声道:“好招!”

  随着他脚下的一个上步,右掌翻处,一式飞云飘空,进而向孟小月上胸兜来,劲猛力沉,较之前番更有过之。

  这么一来,孟小月势将非更大力施展不可了。

  看来这个石大贵期功心切,决计是要把孟小月折在手里不可。

  目睹之下的朱华奎,看得心里开心,高叱了个“好!”字,只以为孟小月眼下万万不及招架,这就要败下阵来,却是眼前一花,随着一阵长长荡风的“噗噜噜!”声息,眼看着孟小月的身子,白鹤般地腾身而起。

  朱华奎“啊呀!”一声惊呼。

  呼声未已,眼看着孟小月翩然身势,在几几乎已经贴着顶层彩绘藻井的一霎,猛可里一个打转,那姿态一如白鹤翱翔,翩翩乎己飘身丈许开外,正当那一面摆设空隙之处。

  石大贵叱了一声:“哪里去!”脚下点处,紧跟而进,却是他身子方一欺进,孟小月已唰地拧过了身子。

  石大贵由于欺身过猛,两个人几乎撞在了一块儿,即在此将撞未及的一霎,两个人四只手已迎在一块儿,眼看着二人身子麻花卷儿样的一阵子打扭,左右飘飞,散发出呼噜噜大股风声,只看得朱华奎眼花缭乱,大是兴奋地又叱了一声好!

  “好”字出口,胜负已分,眼看着四只紧紧互握的手,于双方互相较之推送之间蓦地分了开来。

  孟小月身子不过是大大摇动了一下。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