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一四


  说话时有人掀帘而入,手里托着两碗热茶,正是刚才门口见过的那个高大红衣妇人。

  一面把两碗茶分别放在裘先生、孟小月面前,红衣妇人脸色略似不屑地道:“这可好,咱们下了好几年的工夫,叫姑娘你这一搅和,全泡了汤啦!”

  三姑娘怔了一怔,顶撞道:“我又怎么搅和啦?又怎么泡了汤啦?”

  “你还我和争?”红衣妇人一只手叉在腰上:“人家要不看在你爹份上,姑娘你这条小命早完了,还当这个姓李的是好惹的?”

  三姑娘被她娘一顿抢白,气得脸色发红,却是当着父亲,不便对她过分顶撞,心里一口气压不下去,睁着一双大眼睛,只是向她瞪着。

  红衣妇人抛过来一个眼神儿,似笑又嗔地挑着一双眉毛道:“姑娘你还别不服气,问问你爹看看我说的对不对?老爷子,你倒是说话呀!怎么着,我说错了没有?”

  裘先生“哼”了一声,冷冷地道:“这里没你的事,你先下去吧!”

  红衣妇人一双吊梢眼角,向着盂小月瞟了一眼,撇着嘴笑说:“这不是孟小兄弟刚来吗,回头就别走了,在家里吃饭吧!”

  三姑娘代答道:“那可不行,三姨娘那边说不定还有事招呼呢!”

  红衣妇人看了她一眼,便不作声地转身自去。

  孟小月待将起身抱拳恭送,却为三姑娘一只手轻轻拉住,递了个眼色,心里微微一动,料将有故,便不曾移动。

  裘大可说了声:“喝茶!”一只手端起了茶碗,孟小月称了声谢,举碗互饮。

  茶质极佳,入口生津,再看碗具亦非凡品,裘先生举止有度,更似一善以品茗的文人雅士,甚而他左手五指,俱都留着晶莹透剔的指甲,设非是昨夜之后,已知他是深藏不露的高士,任何人在初初一见之下,莫不视之为典型的斯文人物。

  “李铁池这个人城府极深……”裘先生说:“他对我一直都在暗中注意,这一次与你动了手,绝不会就此甘心……却是要防着他一点……”

  三姑娘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还想说些什么,总是碍着孟小月在侧,不便多说。

  裘大可一双湛湛目神,随即移向孟小月,话题一转道:“近年以来,奸宦当权,迫害忠良,仅仅三年时间,已有十数巨户,惨遭落难发配,此次王府买奴,据说都来自以前文、赵两府,孟小月你的出身,可与这两家有关么?”

  孟小月怔了一怔,苦笑着摇了摇头。

  原来裘先生嘴里所谓的文赵两府,俱是名重一时的朝廷大员,前者文良,职任礼部侍郎,后者赵超,官拜福建总兵官,皆以开罪职掌朝廷近卫全权的京畿内廷都督马步云而遭致整肃,分别发配抄家。这是本年的大事,远近皆知。

  裘先生锐利的眼光,紧紧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对他的出身来历,有着相当的关切。

  孟小月虽是不欲多说,要想安全藏拙,却也不能。

  裘先生一笑,进而刺探道:“那么你的出身……又是哪里?”

  “我……”孟小月凄凉地笑了一笑:“不敢先生见问,先主人姓金,我……”

  “这就是了!”

  裘大可微微一笑,面现诧异地道:“莫非是金开泰都指挥大人的府上?”

  孟小月欲将否认,神情上却已难掩遮,一时神色凄凉,勉强地笑了一下,点头道:“先生说对了,小可正是来自金老大人的府上……”

  “我明白了!”裘大可一只手捋着山羊胡须,冷冷笑道:“这是去年春天的事,听说牵连极广,金家满门八十余口,全都下了大狱,同样是坏在那个马步云的手上……听说他府上奴仆,发配不多,一半多都到了南直隶应天府刘英大人的府上……”

  孟小月不由一惊,注目道:“先生……你怎么知道……”

  裘大可嘿嘿一笑,精锐目光未曾少移,冷冷说道:“当今天下大事,哪一件逃得过我的耳目观察?更承这里王爷错爱,事无巨细,每以咨询相商,便是每日抄印的官报,也都由我先看,摘要呈上,日久天长,也就当知尽知了。”

  盂小月点头道:“原来如此!”说了这四个字,一时竟无言以对。

  无疑的,裘大可所提及的金开泰一案,给予孟小月以极大的刺激,使得他原已压制冰封的思潮,再一次汹涌翻覆,一时之间竟为之颇难自已。

  老于历练的裘大可,看在眼里,自是心里有数。

  笑了一笑,他才缓缓说道:“有关你来自金家之事,不可对外人提及。”目光一转,看向三姑娘道:“你要记住,也不可在任何人面前提起,免生多事!”

  三姑娘说:“您放心,我一个字也不会说……”

  孟小月不由抱拳道:“先生对我真正爱护备至了!”

  裘大可微微点头,注目而笑说:“你我虽是初见,却也一见投缘,这里王府,人丁杂乱,外表平静,内里勾心斗角,大不简单,一切言行举止,都要十分小心注意,免得为人所乘,生出不必要事端,好在凡事,有妞儿关照你,这样方便的多!”

  三姑娘听他叫出了自己的小名“妞儿”,怪不好意思地叫了声:“爹”,就势站起来说:“我们也该走了!”

  孟小月站起来向着裘大可抱拳道:“告辞!”

  裘大可一笑点头说:“有空你就过来吧,咱们多聊聊!”

  孟小月应了一声,道:“还要请先生多多指教!”

  “那倒是好!”裘大可脸现神秘地道:“只是看你是不是真心就教了!”

  孟小月愣了一愣,不明白他话中之意。

  三姑娘说:“爹是逗你玩儿的,走吧,还得去高总管那边呢!”

  孟小月随着她转身离开,待将跨出天棚,踏入堂屋的一霎,耳听着身后的裘大可一声吆喝道:“小心!”

  话声甫落,即有尖锐的一股风声,直循着孟小月后脑袭来。

  事发突然,自是大出二人意外。

  三姑娘“啊!”了一声,慌不迭向外一闪,展翅飞鹰一般地已腾身而起,落向摆满了水仙花的长案之上。

  却是那暗器并非冲她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

  一双尖锐的竹签,已飞临孟小月后脑部位。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