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金鸡三啼 | 上页 下页


  高挑的个头儿,细细的腰,乌溜溜的一双大眼睛珠子,那样子可机灵了。

  话到人到,蝴蝶样的轻飘已到了面前。

  再看,大姑娘穿着红袄,下面是粉色拖地裙子,玄色的绑比巾,勒着条销金巾,也学时下风尚,穿着双面绣花高底鞋儿,一双大辫子扎结在后头上,用一根玉簪子穿着,模样儿十分俊俏。

  上前来不说别的,冲着高钱二人先来了个万福。

  高钱二人只一听声,就知道是谁来了,俱都喜了个眉开眼笑。

  “哟!这不是三姑娘吗!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进来啦?”高大爷摆着手说:“来来……外头冷,到里面坐去!”

  三姑娘笑说:“还是外头说话好,里面人多,臭烘烘的!”说时她抬起手捏了一下鼻子。

  高大爷哈哈笑了。

  “倒也是,刚收了些子奴才,臭衣裳臭鞋的,哪能不臭?那好,只要你不嫌冷,就在这里站会子吧!”

  钱管事笑眯着眼说:“老先生可好?”

  “好!”三姑娘说:“天冷,他老人家风湿骨头疼,哪里也懒得动弹,还说呢!哪一天要找大爷聚聚,喝回春酒呢!”

  “哟,可不是!”高大爷说:“你不说我还忘了,上次去你家是年头上,看看这又要过年了!”

  钱管事说:“三姑娘你人缘儿好,到处忙到处也见不着你,有什么事吗?”

  “有!”三姑娘说:“正有事找大爷五爷来着!”

  一面说把手上的包袱递给钱管事说:“这是上回五奶奶托我绣的裙子,说要过年穿的,正要送过去,五爷既在这里,省了我再多跑一趟!”

  “那好,好好……”

  钱管事连口地称着谢,接过了包袱。

  “今儿个是有事,找二位爷来着!”

  脸上带着甜甜的笑,三姑娘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四下里一瞟,微微一惊,可就瞧见了那一头高高吊在廊柱子上的人了。

  “啊!这里还吊着人哪!可是怎么回……事?”

  “不听话,闹事啊!”高大爷说:“别理他!说咱们的!”

  “是这么回事!”三姑娘那双眼睛总似离不开吊着的那个人:“三姨娘那边要两个人,听说府里刚买了批奴才,叫我跟高大爷商量一下,要身强力壮,最好还懂得栽花儿的。”

  “花把式!”高大爷一笑说:“行!这事不难!回头老五你留意一下,过几天给送过去!三姨娘那边,姑娘你代我问个好儿,这两大老忙,老忘了过去请安问好!好吧,你们聊聊,我先走了!”

  他只惦记着小五子受伤的事,怕他到处嚷嚷,还要好好嘱咐一番才是。

  高大爷走了,三姑娘也敢放胆说话了。

  “是怎么回事?”向着吊着的那个人递了个眼波,三姑娘怪神秘的样子:“是新来的?”

  “那还用问?”钱管事鼻子里哼了一声:“小子欠揍,天生的贱种!”

  “有这么大的罪过?”

  一面说,三姑娘缓缓地向着吊着的那个人走了过去。

  钱管事忙跟过来嘿了一声:“离他远着点儿,当心他撒野,踢你!”

  三姑娘说:“不会!”

  瞅着、看着,渐渐地她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却兴起了一丝怜惜之情,黑溜溜的眼睛珠子,只是骨碌碌在姓孟的身上转着。

  姓孟的忽然睁开了眼睛,似乎对于面前三姑娘这个人的出现,极是惊讶!自然,以他此时此刻的尴尬,对于出现在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本能上都存在着戒心与敌意。

  眼前的三姑娘一样也不例外。是以四只眼睛一经接触之下,后者为对方锐利凶狠眼神所震慑,吃了一惊。

  钱管事冷笑说:“你瞧瞧他这个样,这小子简直不是人!是野兽!”

  话声未顿,已为姓孟的“呸!”的一口,吐了个正着。

  “他娘,你小子是找死!”

  钱管事简直要跳了起来,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鞭子,却为三姑娘抓住了胳膊。

  “五爷,您别……您就消消气吧……”

  “我打死这个混小子!”

  钱管事暴跳如雷,想要扑过去,再一次又为三姑娘拦住:“得了,五爷,大人不见小人怪,何必跟他一个奴才一般见识!”

  话才说到这里,耳听着“呸!”的一声,一口血痰又飞了过来。

  这一次不是啐钱管事,却直向三姑娘身上飞来,三姑娘“啊!”了一声,身子一闪,没有沾着,神色微微一变说:“你……”

  紧接着她随即明白过来,正是祸在自己那一句“大人不见小人怪”上,对方耻以小人自居,焉能不对她愤恨?

  抬头看时,姓孟的一双眼睛睁得极大,颇有发须怒张之势,三姑娘顿时深悔失言,从而也就认识到一个人的志不可夺,以眼前此人而论,虽然沦落为买卖贩奴,却仍然能坚守其崇高人格,不使其高操品格受辱受损,他之所以显得如此桀骛不驯,不与苟同,不正是这样的性格使然么?

  一念之警,乃使得三姑娘对眼前这个人,大兴钦佩,刮目相看,那一句“大人不见小人过”,仓促出口,真正是悔之不及了。

  钱管事早已霍然大怒,怒声叱道:“该死的东西,你当这王府地方,是你随便可以撒野的么?我打死你这个狗东西!”

  说时鞭如雨下,“叭!叭!”一连两鞭,抽在了姓孟的身上,鞭梢下处,只抽得姓孟的身子在空中滴溜溜打转,第三鞭待将抽下时,却为三姑娘再一次抓住了他的鞭子。

  “五爷!五爷……你就……饶了他吧!”

  “你……还给他讨情?”钱管事气得直吐气:“这小子祸闯大了,这样的东西,要是还留在府里,往后还不知道要惹多大的乱子……”

  他这个五管事,平日是专管这院里的仆役奴才,岂能让这个新收的奴才杀了自己的威风?盛怒之下,决计要给对方一个厉害,打死了人也在所不惜。

  却是三姑娘苦苦为之讨情不已。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