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风雨燕双飞 | 上页 下页
八二


  “什么事我心里有数?”

  “你还佯装什么……”夏侯芬忽然低下头,放声痛哭了起来。

  郭小苓缓缓走过来,道:“芬姐,你说到底为了什么啊?”

  “为……什么,我恨你!”

  “为什么恨我?”

  “你!你……”

  刚刚说到这里,一声嘹亮的马嘶声传了过来。就在二女惊愕之间,马上的江浪腾身而起。他一起一落,翩若惊鸿般地将身子落在廊道上。

  夏侯芬乍见江浪先是一呆,遂又冷笑一声,倏地跺脚而去。

  江浪赶了上去,道:“姑娘留步!”

  足下一点,已欺身而近,夏侯芬霍地掉过身子来。一连两剑!

  江浪一阵疾滚,剑锋落空。

  郭小苓惊叫道:“大哥小心!”

  她边喊边扑了上来!

  夏侯芬怒叱一声,一剑又向她击去,却被江浪猝然挥出的剑身架住了。

  双剑交锋,响起了铮挣声。

  夏侯芬后退一步,一双充满妒火的眼睛在对方二人身上一转,倏地冷笑道:“好……我走!”

  说完,霍然转身,足下运足了劲力,一路纵跃如飞而去。

  江浪才迫了几步,忽见夏侯芬右手挥处,“哧哧”两股尖风,由指尖上飞出了两点金星!

  江浪当然知道这种暗器的厉害,宝剑一抡,用“秋风摆蓬”的剑招,发出“铮铮”两声脆响,把一对金丸挥落在地。

  夏侯芬却是头也不回地飞身落于坐骑之上,那匹马长嘶一声,一径奔驰如飞而去!

  江浪呆了一呆,暗思道:真想不到她竟然这样下毒手,双方破裂至此,自是再无和好之机了。

  他颓然地叹息一声,偏过头来看着小苓。

  小苓嗔然一声,垂首而泣!

  “你受伤了?”

  郭小苓一只手掩着伤处,转身奔向卧房——她的房间,就在廊子这边。

  她推开门,扑身而入!

  江浪刚要进去,那扇门忽地关上了,“碰”一声大响,差一点撞伤脸。

  室内传出郭小苓伤心的哭声,道:“江大哥,你先回去吧,我心里难受!”

  江浪叹了口气,道:“小苓,你要相信我,我和夏侯姑娘之间没有什么……你开门,让我看看你的伤!”

  郭小苓在门内道:“不要紧,大哥,你回去吧,我自己会料理!”

  江浪又拍了几下门,她仍然不开,只得叹息一声,转身而去。

  他颓丧地走出了院门。

  就在他脚步方步出院门的一刹那,一骑快马擦身而过,马上坐着一个长身佩剑的姑娘,等到他认出了那个姑娘竟是郭小苓时,对方一骑人马早已驰骋如飞地消逝于视野之外了!

  显然,郭小苓是循着夏侯芬的去路追了下去;。

  “追”已经来不及了!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江浪怅然若失

  他几乎兴起了一种“浮生若梦”的感慨——昨夜的一夕风流,软语温情,那些“海枯石烂”的甜言蜜语,都幻为片片飞灰,他想到了李商隐的名句:“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面对着惆怅的秋风,他感到万念俱灰。

  ※        ※         ※

  西边的老日头只剩下最后的一股子劲儿了。

  天边上的白云,不过是沾了点太阳的边儿,在云层的外衣上镶了一圈儿金红,看上去好像身价颇不相同了。

  这时候,暮色起自遥远的沙漠,缓缓地向着“金沙郡”这片大绿洲上移过来。

  最先感染黄昏暮色侵袭的,该是这片大荒原了。

  当暮色像是一层大雾般笼罩着这片荒原时,干冽的地头风总是在这个时候贴着地面卷过来。

  于是,原野摇荡着芦丛!

  芦丛摇动着芦花!

  拖着白色长尾巴的芦花,像是临阵交锋时的乱箭,一支支飞射着,放眼看去有如银汉天系的流星群阵。

  壮观、缔丽。触目生惊,为大自然生动的彩笔下增添了奇异彩色的另一章。

  芦丛里的这条黄土道迄逐而前,巨龙似的伸展着,像是要伸展到天的那一边。

  由于芦苇的滋生泛滥,长年以来,早已掩饰了路的本来面目,也只有在有风的时候,才能够略微看清这条长长的黄色巨龙。

  那个人——江浪。

  他已经在这里坐侯了很久很久了……

  其实,他昨天、前天都来过。

  每一次他都要等到月上中天、甚至于天近黎明的时候才离开。

  今天他中午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

  为了要保持他临阵应战的精力,他不能一直持久地全神贯注于某一个方向,连坐着的姿态也得随时变换着;有时候,甚至把身子平躺下来,借以舒散一下筋骨。

  “生”与“死”常常是极其微妙的,这其间的距离,往往像纸一般薄。

  就像今天,江浪就在为自己生命下一个赌注。

  本来,他对于自己的武功,有足够的信心。在以往历次的打斗经验里,即使敌人再强大,他都有足够的自信,惟独今天是个例外。

  今天他感到很害怕!

  然而机会的造成,使得他别无选择——如果今天此时,在这个地方,他不能够狙击到敌人,以后的机会将是很渺茫的了!

  似乎有一种预感,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他”必会来的。

  “他”是谁?

  褚天戈!

  “大敌”褚天戈!

  面临着如此强大的敌人,江浪几乎有些胆寒了。然而,他仍然保留着相当的信心。

  他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把自己平生精修的武功理出了三十六个招式。

  这三十七个招式,是紊乱无章的,可是经过他加以整理之后,又精中选锐,仅仅得了十一个招式。

  然后,他再把这十一个招式分作前五后六,成为十一手极具威力的技艺。

  他要用这十一个招式对付褚天戈!

  换句话说,这十一个招式是决定他的生死存亡的惊险武技!

  他怅望着远天的云雾,感到无限的伤感一拜弟裘方之死,使他丧失了平生惟一的知己;郭小苓的消失,又使他丧失了平生第一个深深所爱的人。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