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阁网 > 萧逸 > 风雨燕双飞 | 上页 下页
三六


  听差的刚跑进门,就见一个穿着月白缎袍子、又干又瘦的小老头儿,由门里面跨出来。

  两个人差一点儿撞在了一块!

  小老头儿身子骨真是称得上利落,只一闪,飘出了丈许以外。

  倒是那个行动慌张的听差的急慌闪躲之下,摔了个大马趴!

  良弼看见小老头出来以后,这才俯下身来,跨进了轿子。那个身穿月白缎袍的干瘦老头儿,匆匆赶过来,由小厮手上接过马缰,翻身上了马。

  两小队亲兵左右开道,将军的大轿在八名轿夫熟练地抬动之下,慢悠悠地下了石阶。

  江、袭二人自从那个穿着月白色缎袍的干瘦老人出现以后,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人身上。

  裘方低声说道:“这个人,莫非就是索云彤?”

  “大概是吧!”

  说话的时候,开道的两列亲兵,已由面前趋了过去,江、裘两人不得不向后面退一些。

  大轿子过去了老半天,那个干瘦小老头儿才策着马由后面跟过去。

  两个人特别地打量了他一番。

  这个人大概有六十好几了,黄巴巴的一张瘦脸,一双眸子深深地凹在眼眶子里,脸上皱纹很多。

  他头上戴着的一顶小缎子帽,也是月白色的。这么冷的天,他穿得却是很单薄。后脑瓜上,垂着一根小辫子,大概只有小指头那么粗细,其色如霜!

  这样一个人,要是走在街上,谁看着也会躲着他远远的,生怕一下子把他碰倒。

  可是,在江浪、裘方两个人眼中,对他并没有丝毫的轻视。

  江浪注意到,这人有如鸟爪般的一双瘦手,似乎较一般人长出了许多。

  也许别人不会看得那么仔细,江浪却看见了。

  他的那双手上,每个指上的关节,看上去都是黑色的,原本又白又瘦的一双死人手,加上这些黑色的圆点,看上去甚是恐怖!

  江浪只看了一眼,心里就有数了。

  他可以断定,眼前这个瘦老人必然练过“大力鹰爪”功夫。

  而且,由瘦老人惺松的睡眼,以及此刻那种懒洋洋的表情上判断出,对方必是一个勤于夜里练功、白日就寝的怪人!

  大凡一个勤于夜里练功者,武功是不可轻视的。这类人物,多半练有一种属于本身独特的气功。

  凡是练这门气功的人,在不曾施展发作之时,看上去不分日夜,永远像是犯了烟瘾一样的没精打采。然而,如果一旦运使出这门功夫时,那可就精神百倍。看上去,如狼似虎,神威不可一批!

  武林中,对于这种练夜功的人,最是心存忌讳,称之为“鹰客”。

  因为这种人的习性完全同于一只猎鹰,未出击之前,看上去永远是不带劲;只要一上了架子,可就精力饱满;待到一撒出手,遇见了猎物之后,就更是劲发十倍,翅猛椽坚,神威极了。

  江湖上之所以把以夜练习者称之为:“鹰客”,盖取意于鹰欲成为一只猎鹰时,必须经过“熬夜”的艰苦阶段。比之常人,可想而知,这类人物当然是不可轻视的!

  江浪既然有了这番见地,对于这位将军府的清客——昔日的湖海大盗“辽东一怪”索云彤,自然是心存警惕。他心里很清楚,这个人将是一个大敌。

  这时,将军良弼的大轿已抬过了对街,循着一条直畅的黄土道路直奔下去,八名轿夫,都像是受过特殊的训练,步伐、肩式全然一致,一平如水,二八一十六条腿走开了,当真是健步如飞!使得两侧护轿的亲兵,不得不小跑着步子,才能跟上。

  如果不是想着要追回那个翡翠塔,江、裘二人就会考虑在此刻出手;只因有了以上的顾虑,才不得不按捺着内心的激动,眼睁睁地放过了这样的大好时机!

  离天明大概还有一个时辰。

  冬季时光,天原本就亮得晚,这时候外面如同墨染一般的黑,夜风吹着窗户纸。二月的天气,可真有股子冷劲儿呢!

  江浪用力地把裘方从热被窝里给摇醒了!

  裘方吓了一跳,一下子坐起来道:“什么事?”

  “该行动了!”

  江浪说着,把桌子上的油灯引了拨亮了一些。他身上的穿戴都料理好了,但觉得还漏了件事儿,就坐下来用两根牛皮绞筋,紧紧扎着一双小腿的腿肚子。

  裘方由热炕上跳下来,含糊地道:“上哪去?”

  江浪白了他一眼,意思像是在说:“这还要问?”

  裘方顿时明白了过来!

  他慌忙地找着衣服往身上穿。


虚阁网(Xuges.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